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沐溪:重生

2021-01-11 09:44:16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前几天,老家四叔来电话说:儿子马上就要100天了,想让亲戚们一起庆祝一下。

  四叔兴奋的声音,震得我的耳膜一鼓一鼓的……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上次电话里四叔美滋滋报喜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回响……四叔结婚还不到两年,都快六十了,媳妇竟然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不得不说,这真是天大的喜事,我们都从心里替四叔高兴!看我不吱声,四叔有些急了,特地又嘱咐:“别忘了吭,等带着相机给孩子拍个照片!”回过神来,我忙不迭地应着,让他放心!

  今天就是四叔让我回去的日子。我收拾好要拿的东西,带着相机,开车大约40分钟左右就到了村口。远远地,就能看到四叔坐落在村头的新瓦房。这个季节,鸟语花香、绿树成荫,美丽的小村庄,到处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往远处看,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阳坡上,大片的向日葵好看得像一幅油画。

  再看看各家的门前,红红绿绿的花草、蔬菜;墙头上,穿着绿衣的爬墙虎和伸出头来看光景的石榴花,把个小村装扮得好看极了!四叔的庭院更是村里最亮的风景!

  说起我的四叔,话题比较长……

  四叔是我本家的长辈,他的背有点驼,听说是小时候发高烧留下的后遗症。四叔的父母总感觉愧对孩子,所以,从小对他就多了一些溺爱,他自己也惯着自己,抽烟喝酒样样都会,庄稼地里却不是一把好手!所以,没有哪个女孩愿意嫁给他,一晃五十好几了还是独身一人。

  四叔哥嫂结婚以后就搬出去单独过了,日子也不宽裕。父亲早逝,四叔和母亲住在老房子里。

  母亲年岁已大,庄稼地里全靠四叔打理,他却不舍得流汗,所以,庄稼地里一年也折腾不出多少钱来,日子过得常常捉襟见肘。俗话说,老光棍的日子难熬啊!四叔也没个媳妇,家里一点生机也没有。

  四叔的日子,像头老牛踩着碎步,在寂寞和无聊中,一年年地重复着……

  幸好,还有老母亲陪着他!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记得,那是2016年的一个冬天,雪下得很大,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把雪花吹得满天都是。

  那天,四叔和村里几个老光棍打完牌,一起喝酒,说着自己的烦心事,不一会儿,都喝得酩酊大醉。

  他东摇西晃地进了自己的院内,母亲耳朵也聋,屋里没有灯光,可能已经入睡了。四叔一个趔趄脚步没有站稳就栽倒在玉米杆堆的草垛上了……

  风夹着雪花,刮得草垛哗哗地响,四叔背靠在上面,摸索着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可能有些困了,拿着烟的手不自觉地耷拉下去……

  不一会儿,干透的玉米杆顺着风势就燃烧起来……已是深夜,四叔打着呼噜睡得很沉,很快,玉米杆越烧越旺,火苗顺着风向一下子就窜上了老房子,开始燃烧起来……

  四叔让烟火熏烤得一个激灵爬了起来,看着老屋起火了,顺着风,那些陈年旧木,噼哩啪啦烧得特别旺……他疯了似的不顾一切冲进去大声喊着母亲,只见母亲躺在地上,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四叔顿时吓慌了神,顾不得其他,赶忙抱起母亲就往外跑,可是,火太大了,一口浓烟伴着高温的火呛得他几乎昏厥过去。村里的三叔亮着手电筒急呼呼地跑过来,看到他在屋里,赶忙跑进去架着他背着老人跑出来了。就那么一会儿,三叔、四叔的衣服都烧成了炭黑色,胳膊和腿都烧出了大泡,可见,火的热度有多么厉害啊!母亲被放在平地上,三叔焦急地呼唤着自己的老婶子,母亲却没了一点气息。四叔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撞着脑袋,赶过来的哥嫂拼命地拉着他,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得不知所措……

  村里的狗警觉地叫起来,周围的邻居们奔着火光也都赶来了。尽管打了报警电话,但也不能干等着啊,眼看着火是越来越大了,大伙儿提着水桶使劲地往火上泼,无奈,风大火旺,很快,老屋就被熊熊的烈火烧了个精光。自己一时大意酿成大祸,把自己的老母亲也烧死了,再看看剩下的残缺、屋顶露天的老屋子,四叔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至今我还记得,四叔那绝望、无助的哭声,在那个夜晚,让人感觉特别凄凉……邻居们痛惜地围在老人身边,看着烧成了废墟的房子,许久回不过神来:“一个大意,一场大火,老房子就烧了个底朝天?!”大伙儿错愕之余,惋惜地悄悄议论着……民谚云,贼偷三次不穷,火烧一次全光。

  邻居家的老奶奶守着老人流着泪痛心地喃喃自语:“老姐姐啊,你说你丢下孩子就这么走了,这日子往下可怎么过呀?本来家里就穷得叮当响,也没啥东西,但好赖也能对付着过日子啊,这一把火,把这点家当也烧得精光啊……!”

  一时间,全家人整日以泪洗面,悲痛欲绝,一筹莫展……村委会看到四叔家遭遇这么大的事情,实在太可怜了!就商量决定,先帮着安葬了老人,再由村里出钱帮他重新翻盖老屋……四叔听了,朝着埋老娘的方向,哽咽地哭喊着:“娘啊,村里要给咱盖老屋了,您放心走吧……”

  四叔的哭声,就像钢针,扎得我们的心生痛!很快,不到半月,老房子焕然一新,四叔激动地围着房子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村里左邻右舍的乡亲也都来祝贺,还给四叔送来了一些生活日用品;市里的青年志愿者闻讯也送来很多吃的用的,嫂子流着泪嘱咐着四叔:“弟呀,把烟酒戒了吧,这玩意惹祸又费钱,好好找个活挣钱,有了钱,我们要报答那些好心人和村里给咱的帮助啊!”

  看着这么多人关心自己,四叔忍不住老泪纵横,重重地点了点头!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自己过好了,一定不能忘了这些好心人!

  从那以后,四叔变了,他烟酒都戒了,人也勤快了,开始想法子挣钱了。

  他利用自己的老屋在村头有利的位置,想开个超市,哥嫂很支持他,拿出了家里全部的积蓄,村里左邻右舍的乡亲也都解囊相助,村委会还帮他贷了款。四叔的超市,在春天花开的时候开业了!乡亲们也很帮助他,都去买东西。四叔的价格公道,商品质量也好,很快,超市就被他经营得有模有样,开始盈利了!

  他为人热情,左右邻居有事,喊一声,他从不拒绝。

  村里的快递也都送他那儿,他都给保管得好好的,从未丢过东西。没几年的功夫,四叔的小日子就过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超市的买卖是越做越好,开超市借的钱、贷的款也都陆陆续续还上了!他的变化引起了大伙的注意,也让村里的胖嫂子上了眼,她把自家的妹妹说给了他。女孩从没结婚,因为小时候右腿摔伤,恢复得不好,有点跛脚,但干活并不耽误,只是心气挺高,一年年的过去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年龄也渐渐大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嫂子安排两个人见了面,双方都很满意,相处一个阶段,两人选择了良辰吉日就成婚了。结婚以后,家里的超市媳妇照看着,四叔在自家门前还种植了药材,闲时,常去城里看市场,为扩大经营范围做准备,他还用心进一些村里老少爷们需要的便宜又实用的商品,尽管不挣钱,但心里却敞亮;他对村里的孤寡老人特别照顾,看到他们,就会想起自己的母亲……所以,时常嘱咐媳妇多送一些吃的用的给老人。

  有一次四叔到烟台进货,他看到烟台致远汽车在做消防宣传和消防设备的讲解活动,他挤进人群,看到横幅上有五个红色大字格外醒目——“微型消防站”,他的心里一颤,当年那场大火的情景历历在目,他的心,像被一只大手抓了一下——有点痛!母亲的样子,已经深深地镶嵌在他的心坎上了……随着讲解员的介绍,他明白了这款灭火器特别适合居民社区、农村社区使用。讲解员还说,这种“微型灭火器”是根据消防部门“救早、灭小、三分钟到达现场”的要求研发的。它采用的是高压细小雾灭火技术,有体积小、移动灵活、经济环保、操作简单、灭火效率高等特点。“当初如果有这么一台微型灭火器该有多好啊,母亲也不会……”

  “必须买一台!”四叔在心里坚定地告诉自己!

  “有了它,就不用担心火灾引发后继续蔓延的问题了,在消防员到来之前,微型灭火器就会快速地把燃起的火控制住……”

  台上,致远汽车的工作人员正在教给大家怎么使用,很用心地做着示范……四叔被这个“微型灭火器”深深地吸引着,他使劲往前台一边挤着,一边大声地喊着:“我要买一台!”接下来,好多人看了演示,也都纷纷抢着去买……从此,我们村就有了“微型消防站”了。四叔还当上了义务消防员,给村民普及学到的防火知识,还自己花钱请放映员到村里放映关于火灾的电影……

  在他的带动下,不少村庄都设置了“微型消防站”。村民的防火意识也越来越强!而“微型消防站”也成了每一个村庄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思绪回笼,我开车已经到了门口。刚把车停下,就听到四叔的大嗓门里带着欢喜,村里的亲戚,也一起出来迎接我。

  四叔门前有一大片芍药园,正值花开时节,芍药花压枝凝艳,粉色的花蕊散发出沁人的芳香。眼前这耀眼的花海,姹紫嫣红,五彩缤纷,让农家的田舍顿时生出童话般的美妙景象。

  我提议,在花海里,一起拍下这新生活的最美的画面!

  我想,四叔的儿子,在这甜丝丝的日子里,一定会茁壮成长;四叔的老母亲在九泉之下,一定会很欣慰的!

  作者简介:

  沐溪,原名宋协巧,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学生时代就爱好写作,毕业以后笔耕不辍,曾被莱阳广播电视台约稿,在单位厂办报纸发表过不少诗歌、散文、通讯、评论、小小说等,在《烟台晚报》发表文章,至今依然笔耕不断,写一些诗歌散文,自娱自乐。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