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王永青 | 母亲的咸菜坛子

2022-07-12 11:31:03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母亲有一个宝贝坛子,圆圆的口子,胖胖的肚子,形状似葫芦。它不是釉里红,也不是青花瓷,而是一个泥土色的地地道道用来腌咸菜的瓷坛子。这个坛子跟了母亲50多年了,母亲常常说:“这个瓷坛子真好,腌咸菜从来不臭,很少见。”

  自我记事起,每年收获萝卜芥菜的时候母亲就开始腌咸菜了。一个是比这个坛子大一点的小泥缸,再就是这个瓷坛子。不过那个小泥缸爱“倒缸”,腌的咸菜会起白泡,又变酸味又有臭味,所以以后母亲就不用它了,就用这个瓷坛子。瓷坛子腌的咸菜味道纯正,不会“倒缸”,而且腌的咸菜还脆,吃起来咯吱咯吱的。等我们兄弟姊妹都成家立业、并且孙子辈儿也都长大了之后,母亲就不用这个瓷坛子腌咸菜了,母亲用它来腌鸭蛋。

  先准备好黄泥巴,把盐巴倒在一个碗里,再烧一锅开水,等开水凉透了以后倒进黄泥巴里,调和成浆糊状,把鸭蛋洗净放进浆糊状的黄泥巴里,让黄泥巴均匀地把鸭蛋全部裹起来,然后把鸭蛋放进盐巴里一滚,均匀地沾上盐巴。母亲小心翼翼把沾满盐巴的鸭蛋放进瓷坛子里,整整齐齐地一层一层地码好,最后把坛子封起来放在阴凉通风干燥的地方。这样腌的鸭蛋蛋黄成粉状而且还流油,吃起来香香绵绵的感觉。蛋白的盐味也正合适,不咸不淡,吃起来美味可口。

  母亲之所以这样费工夫腌鸭蛋,是因为侄女、侄子和儿子他们都在天南海北的城市工作。一有假期,他们都会回来看望祖母。他们幼小的时候祖母照看他们都是照看宝贝一样的,肩扛腰背的,或抱着或搂着或牵着他们的小手的,人们常说:奶奶搂孙,胜过搂金。他们幼小的心田里早就播下了和祖母之间深厚的感情了。他们来看祖母,和父母手拉着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母亲就想能给他们点什么东西能让他们都喜欢呢?母亲想到了咸鸭蛋。咸鸭蛋经年地放也不会变质,吃起来美味可口。鸭蛋是母亲自己养的鸭子下的,鸭子吃的是粮食、蔬菜和鲜青草,没有喂一点饲料,鸭蛋壳是淡青色,那青色毫不逊于青花瓷的青,很有一些“天青色等烟雨”的意思,而且鸭蛋的大小十分匀称,让人看着顿生喜爱之心。

  侄女侄子和儿子他们要回来看望祖母时也都会提前告诉祖母一声,所以母亲常常会提前一天把腌好的咸鸭蛋拿出来,把黄泥巴洗净,然后再煮熟。通常是每人给两把,也就是20个,都一样,不偏不向,手背手心都是肉。

  也许是隔辈亲的原因吧,看着他们拿着咸鸭蛋,母亲的脸上会露出慈祥的笑容,似乎比喝了蜂蜜还要甜。也只有他们拿着咸鸭蛋,母亲的心里才会有一丝欣慰,这欣慰来自母亲腌的咸鸭蛋,来自母亲的咸菜坛子。这咸菜坛子腌的不仅仅是鸭蛋,那是母亲对孙子辈的浓浓爱意。

  作者简介:

  王永青,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烟台散文微刊》编委。

初审:刘文琼
复审:杨林芳
终审:杨淑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