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王君志: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09-28 15:08:38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也许一别经年,你还是会忆及当年的那个自己。 ——题记

  静静地伫立,抬眼处是蟾宫折桂几个大字。曾几何时,我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点点滴滴地慢慢成长。望向远处,满眼的绿色草坪,曾几何时,我就是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操场上跑步、踢球……近30年的时光就这样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间缓缓流淌而过。而今再次站在母校的教学楼前,内心依然是那样的心潮澎湃,久久不能有些许的安静。

  26年,弹指一挥间。平心静气,耳边似乎依稀可闻我们激烈的争论声、操场上的呐喊声、林荫道上的嬉闹声,如此的明晰,如此的动人心魄。走在母校的林荫路上,看到的是您因风雨而沧桑的心灵,感受到的是您那颗对学子们殷切期望的心,几十年的风雨,几十年的历程,橡木树在诉说,合欢花在吟唱,天空的鸟儿在啼鸣,路上的小虫在低吟,似乎在庆贺着我们的重逢,喜悦的话却不知该如何说起,欢快的心也不知该怎样跳跃,风儿在轻飘,云儿在慢行,我,您的孩子,携着一路的芬芳回归了。

  走在母校的南北路上,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在慢慢地清晰,曾几何时,我们匆忙跑向餐厅的脚步声,我们面红耳赤的争论声,我们为运动员摇旗呐喊的助威声,林荫道上的追逐声……都如此的明晰起来。或许生命总会在经年之后有瞬间的流转,或许岁月总会在某个时刻重演,欣喜、苦闷、彷徨、挣扎,就在此刻重重撞击着我的大脑,让流年带走的岁月缓缓逆行,缓缓流淌,曾经那些年少轻狂的梦啊,就这样如夏雨般转瞬即逝吗?曾经那些轻吟浅唱就如此被记忆轻轻磨平吗?

  记忆里憩园中那弯弯的小桥,曾经是我们多么欢乐的休闲场所,脑海中那朵朵含羞待放的睡莲,曾是我们多么期待的课间相遇,还有那冬日里远眺而见的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曾是我们多么心动的愉悦,似乎那些都远去了,远去了,今日的我,又怎能用一双如此苍白的手去将它们一一挽留?

  走过那道虽然已不再崭新、已不再富丽堂皇的大门,看到的是我们住过两年半的宿舍楼,伫立烈日中,依稀可见有个瘦瘦的小女孩从一楼楼管拿到钥匙飞奔上六楼的身影,那个烈日中飞奔下楼晾晒被子怕耽搁上课而匆匆赶路的小女孩,午休时间仍然带着英语试卷回宿舍偷偷完成……那些记忆仿佛刚刚发生,却恍然发觉早已远离,原来已经那么久远了,我已不再年轻,我已不再年少了!

  走出宿舍右转,抬眼可见的便是曾经魂牵梦萦的餐厅了,午夜梦回时那种排队领饭的焦虑,那种急急吃几口返回教室的迫切,现在都在不经意间愈加清晰起来。那个瘦弱的小女孩端着饭盒领不到菜而怯怯走去一楼领菜,备受男生照顾的窃喜,那个总是来去只求速度的风风火火的身影,那个一日三餐之间饿到前胸贴后背的惹人怜爱的背影就那样微笑着向我款款而来,恍惚之间又飞速远去……

  我抬手擦去已然轻落的眼泪,喉间已是哽咽……

  听到同行的带队教师的呼唤,我转身向南走去,右手边那幢如巨大折扇的楼房则是我三年高中生活学习的地方了。抬眼看去,心中却怯怯地怎么也挪不动前行的脚步。这幢承载了我高中三年所有学习的喜悦、悲伤、失望、欣喜的楼房,我真的胆怯了,我怎能就这样再次踏进时光的河流,再次体验那些悲欢离合。语文老师的谆谆教导、数学老师的严谨敬业、英语老师的严格活泼、历史老师的超常记忆、政治老师的严密逻辑……真的不能再走近她了。每个细节、每个动作,恍若刚刚发生,耳边又响起政治老师义正言辞的讲解,隔壁班历史老师那响彻整幢楼的高八度,楼上理科班帅气的学生会主席,还有那些怯怯的女同学间私底下的小秘密……数学老师一节课几黑板认真得让人敬佩的小小的正楷字——数学解题步骤,那样大大的黑板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汉字;英语老师漂亮的面孔上时而出现的阴霾不断;记忆力超常的历史老师滔滔不绝的课堂讲解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语文老师因了自己一个题目要求写了两种文体的作文而大加赞扬至今令我记忆犹新;还有后来暂时教数学的返聘数学老师的整节课只有几个几何图形的大大的黑板和清晰的解题思路……万千影像如过眼云烟般飞速在我脑海中掠过,都走远了,真的很遥远了。

  再次擦去悄然而下的泪水,再次望向那一排排高大的法桐树,我的母校,是您用您宽广的胸怀孕育了一代代的人才,是您用日渐苍老的双手抚养了一棵棵“大树”,在您的悉心照顾之下我们都茁壮成长了。多少年了,几番番魂牵梦绕,终于盼来了与您的再次相聚。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脑海中一掠而过的是席慕蓉的诗。记得朋友深蓝说:“原来我们努力抵达某一个时刻,并非是为了赢得什么外在的东西,不过是为了这一瞬可以卸下所有伪装,坦然成为这样的自己。然后对自己说一声,亲爱的,我们在一起。身心合一,赤诚而真挚。”是的,这恰是戳中我灵魂深处的文字。

  这么多年身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之中的我们,至少我们会、也可以、也能够做到“我的江湖我做主”。就这样坚强,就这样勇敢地告诉自己,过去的永远过去了,虽然伤感,虽然心痛。纵使回归本源之际,我已不再年少。但那又如何,至少我会无怨无悔,无惧无憾啊。毕竟这么多年,我不负厚重流年,一路坚强走过。

  而今的自己喜欢置身于一种幽然静谧的场景中,喜欢鸟语花香的清晨,喜欢斜倚窗前、倾听长笛,感受那暖暖的阳光,喜欢在缓缓流淌着的岁月中,让心灵与文字相约,阅读、品味、写字、润色……,那种流年既不厚重,也不张扬,在美好温润中,让自己清澈如水的心,静静、默默地体会鸟语、书香和岁月的静好。

  此时此刻我才可以跟那个自己大声地说,我曾经竭尽全力,我曾经经历体验过,我曾经在冬夜的黑幕中,独自,一人,沉思,想念……。

  无悔了。

  这便如一句暖暖的情话,对自己说过的。待流年飞逝,自己也可以骄傲地告诉自己,此心安处是吾乡。如此,多么温暖,多么惬意!

  作者简介:王君志,女,教师。喜欢置身于一种幽然静谧的场景中,喜欢鸟语花香的清晨,喜欢斜倚窗前、倾听长笛,感受那暖暖的阳光,喜欢在缓缓流淌着的岁月中,让心灵与文字相约,阅读、品味、写字、研究、润色、修改……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