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梁庆基:担杖悠悠

2020-04-09 16:15:25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小时候住在姥爷家,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也是50后的童年时代,更是长身体的时候。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年仅8岁的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吃不饱肚子的滋味。为了解决老百姓吃饭这个大问题,村里根据上面的政策,按人口给各家各户划拨了一定数量的自留地,搞生产自救。我姥爷姥姥分到了二分自留地,自留地位于唐家泊村东半里地,一个叫东塂的地方。

  在那个艰苦的岁月,只有地瓜才是农人饭桌上的主粮。因为地瓜产量大,并且不易招虫害,好管理,甚至叶子都可以吃,所以种地瓜是解决饿肚子的首选。姥爷决定栽地瓜,利用空闲时间在狭长的自留地里打三条地瓜垄子。栽地瓜是需要地瓜芽子的,队里派人把冬藏在地瓜井里的地瓜种拿出来,分给各家各户,根据分的地瓜种的多少上缴队里规定数量的地瓜芽子,交足队里的后,剩下的地瓜芽子归农户在自留地里使用。领到地瓜种后,姥爷在东屋的土炕上用旧砖头垒了一个槽子,里面铺上沙子,在锅底烧火,造成一个温床,把地瓜种栽进沙子里,按时用喷壶喷水,仔细侍弄,几天后地瓜种便发出绿油油的芽子来。待缴够队里规定的地瓜芽后,剩下的地瓜芽就可以栽到自留地了。

  栽地瓜要给地瓜芽子浇水,童年的我还是懂事的,想帮年迈体弱的姥爷挑水,尽一点微薄之力,减轻姥爷的负担。手巧的姥爷便把家里的一个旧担杖,根据我的身高改成了一个小担杖,而姥爷家里正好有两只小水筲和小担杖配对。在春日的一个下午,姥爷与我各自挑着水筲,姥姥拐着用荆条编的扁篓子,篓子里装着地瓜芽子和浇水用的水瓢,走向东塂的自留地。在自留地南边约300米处,有一个叫做东沟的低洼地,那里有一个面积不大的水湾,一潭深水碧涛澄澈。姥爷在水湾里把水筲灌满水,我也学着姥爷的样子将小水筲在湾里灌满水,小水筲的搅动,使平静的水面上泛起了阵阵涟漪。姥爷挑着水筲在前面走,我紧跟在姥爷后面走。因为第一次挑水,慈祥的姥姥不放心,踮着小脚跟着我。沿着只有一尺多宽的羊肠小路,我晃晃悠悠气喘吁吁地走着。没走多远,就觉得沉重的担子压得我肩膀很疼,脚步也踉踉跄跄,那时感觉走这段路程就像是在经历一次最漫长的长征。想放下担子歇一下,姥姥用充满爱怜的眼光看着我吃力的样子,鼓励我说:“咱庄户人家的孩子就得吃点苦,走路不怕慢,就怕站。挑水,腰要挺直,不要乱扭,头要上昂,脚步要稳,这样才能颤起来。”听了姥姥的话,我便咬着牙坚持挑着沉甸甸的小水筲,一步一颤地,慢慢往前走。坚持走了一段,脚步也顺溜了,小担杖也有节奏地颤悠起来,呼吸也均匀了,沿着小路往前奔,终于挑到了自留地。我挑的两水筲水,姥姥浇到了地瓜芽的窝里,高兴地说这两小水筲水能浇10多埯地瓜。得到了姥姥的夸奖,我便更加起劲地跟在姥爷身后继续挑水。尽管累,但能帮助姥爷尽点力,心中还是美滋滋的。

  唐代诗人李坤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流传至今,现在几岁的顽童都会背诵。但为了填饱肚子,在童年时挑水栽地瓜的辛勤劳作,未必都能像我这样,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我和姥爷挑了一下午水,浇在栽了地瓜芽的窝里,姥姥待水渗透后,埋好了窝,原来离开温床后有些打蔫儿的地瓜芽也在湿土的浸泡下抬起了头。经过一个下午的辛勤劳作,终于栽完了二分地的地瓜。老少三人踏着夕阳,一边缓缓地往家走去,一边频频地回头望着地里迎着晚风招展的地瓜苗子,心中期待着大自然无私的馈赠。在愁吃的年代里,普通百姓的期待就是如此简单,盼望着秋后的丰收,能吃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因为挨饿的日子过得太不容易了。

  那些挨饿的年代,那些挨饿的记忆,我们如今真地不应该忘记那段艰苦的岁月。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曾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都不能忘记过去的苦难。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我通过招工离开农村到县城的工厂工作,踏上了漫长的人生道路。尽管人生的道路有坎坷、磨难和挫折,我都遵循姥姥“不怕慢,就怕站”的教诲,以童年在艰苦成长环境历练的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在前进的道路上艰难地跋涉,达到理想的目标。改革开放的年代,物质生活丰裕,但当年挨饿的滋味,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在分管企业经营工作时,为了企业的生存与效益,也曾在灯红酒绿的豪华宾馆里一掷千金地宴请过客户,但宴后面对满桌的剩菜剩饭,回想起在贫瘠的童年为填饱肚子而艰辛劳动的场景时,心疼不已。现如今已处于一个丰衣足食的年代,但是我们还是应该传承勤俭节约的美德,要知道粮食的金贵,粒粒皆辛苦。以苦难童年的经历告诫后辈,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成由勤俭败由奢;要热爱劳动,做人做事要守住初心,要经常叩问初心、收敛自我,而不放纵欲望。

  时光如水,沧海桑田。在艰苦年代含辛茹苦,将我抚育成人的姥爷姥姥相继去世。“子欲养而亲不待”,每每想到未能让姥爷姥姥享受到幸福生活,我都潸然泪下,感到揪心的疼,这也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让我内心充满自责与后悔。

  作者简介:梁庆基,1954年出生于山东省蓬莱县,中共党员,烟台散文学会会员,大专学历,国有企业经理,现已退休。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