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泛价值写作”下胶东散文的坚守和突围(代序)

2019-12-17 19:17: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四、跃动探索争鸣的新时代散文写作

新时代,新征程,新气象。新时代胶东散文的写作也和共和国的进程一样,在跃动、探索、争鸣中前进,狂飙突进,一路高歌。表现在名家名作上都有引领示范作用,名家散文写作独领风骚。

文无定法,无论如何演变,散文要缘事随感而发,新颖活泼,言之有物,名家夏立君的《齐气与鲁风》是一篇得自胶东采风的佳作。作者游览龙口,由龙口的地理优势,联想到古代齐国临淄,胶东半岛与内陆分界的胶莱河,胶莱湾东的老黄县。站在龙口莱山上,目观穿过的鸦鹊河,一个古莱国都城归城遗址,引发了作家的联想考证。建国500年的莱国被齐国所灭,融于齐国后形成齐莱文化,没有莱国文化的融入,很难形成后来的齐文化,作家对齐气文化大加赞赏,将齐气释义为隐逸、汪洋、舒缓,还有大胆、夸诞等意,可齐国吞并莱国后16年出生的孔子,竟然没有东渡,考察莱国,的确为憾事。而在胶东这片孕育着齐莱文化的国土上,产生了张炜等许多站在古文化历史遗迹上的代表鲁风的承继者,沂蒙和西藏喀什噶尔鸡鸣龙口刺猬隐喻象征着:在沉默的时间里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这就是变化与传承。眼前之景、历史变迁、典故、名人轶事信手拈来,包容着巨大的信息量,读来腾飞读者的想象,在酣畅淋漓中,接受一次文化的熏陶,这体现了名家对散文创作的不拘一格。

《怀念峻青叔叔》是名家矫健的散文力作。因为矫健父亲和峻青都是胶东南下老干部,两家交好,矫健才得以认识这位享誉文坛的大作家,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作家怀念峻青应该有充裕的材料,怎样在短的篇幅里写活峻青叔叔?矫健匠心独运,采用双线结构,一是从峻青对我的文学影响关爱入手,既写了我的不断进步,又写了峻青自身的文学成就;二是正面写峻青叔叔。

第一次认识峻青叔叔,作家描写峻青肖像“高,胖,声如洪钟,满面红光”,在后来的老家去拜访,第一次峻青叔叔“呈现一种虚胖”,再次见到,写峻青的穿戴,“他穿着大裤衩,套一件圆领汗衫,家常气十足。”精要的几笔,一个高大胖胖的胶东大汉站立在面前。我因为爱好文学,受过父亲的严格训练,峻青送我小说集,让我心中文学的幼芽生成了。于是下乡的勤学写作,第一次处女作《铁虎》的发表,调文化馆创作员,都是在峻青叔叔的影响下。我成名后,峻青叔叔为我的作品集写序,鼓励我,特别是在小说《铁虎》发表后,峻青叔叔看到里面的败笔,没有直接表露,怕打击我的积极性,只是告诉我文学贵在真实,让我自己反思。写我的文学之路,没有离开峻青叔叔的相帮,侧面表现峻青叔叔的宽厚博大刚强仁慈。回忆另一条线索是正面写峻青叔叔的性格,文革中他被关进监狱,可当出来后,他跟我交谈,文思汹涌,告诉我他在狱中构思的两部长篇小说,一定写出来,困境中,不向命运低头,坚守红色创作阵地。最后一个片段,作家收集到峻青叔叔当年当过武工队长的照片,“他消瘦凸显出勃发英姿,精干,自信,嘴角的笑容似乎在宣告昨晚战斗又取得了胜利”,一个红色作家的形象跃然纸上,作家结尾称峻青叔叔是一个胶东的儿子,胶东好小伙!把峻青叔叔定格在文学画廊里。

等闲不识东风面,林下清风立大家。同是怀人之文,如果说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浓厚、深深、重重,杨悦浦先生的《胡同》则清明、淡淡、轻轻,如执之两端,有异曲同工之妙,给散文作者提供了较好的范本。杨老先生以胡同为隐喻,写父亲先从胡同起笔,胡同是我少年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那儿有我的童年故事。胡同的脏乱,胡同的破旧,但我却感觉是亲近的,温馨的,因为我有个温暖的家。父亲在中年丧妻后,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我和姐姐。我从小顽皮,但在父亲无声的行动中,我学会许多家务活儿,早起生炉子,外出担水,去买豆腐渣。这艰苦的生活都是留存在胡同里。尤其父亲通晓如何教育孩子,从来不批评,让孩子自省,看到孩子的特长,比如画画,领着我去拜师,考试成绩从来不过问,好坏由自己承担,父亲的胸怀宽广,默默地做着自己事情,把内外打理得有条不紊。父亲的心事是透亮的,为人为父给人敬佩,他如胡同一般正直,一个中年人风里来雨里去,忙忙碌碌的身影印记在胡同里。可我年少没有走进父亲的心里,这是憾事。通篇没有抒情性的语言,用有节奏的叙述和描写,简练的语言,写出了自己深藏的对父亲的爱戴。一个中年丧妻的父亲,要养育儿女,肩上的担子是沉重的,不用过多的渲染,大道至简,简单便是复杂,这便是画家的留白艺术。只是拉家常般把父亲的所作所为,剪影般的透视出来,读后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也不由得对这位老父亲充满了敬意。

迅猛发展的高速运转工具,让我们感到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旅行游览匆匆别过,很可能是浮光掠影,体验不到游行的乐趣独有的感悟。刘永春老师的《夜之记忆》写了多年的夜晚旅行,见识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城市的夜风景,而最让作家难以忘怀的是从飞机上细致地观察到的景象,其中重点写了飞机上看月出,印象中有刘白羽在飞机上看日出的名篇,看月出首次出现在刘老师笔下,“先有一个黄色的光点出现……光点逐渐变大,然后变成半圆。”然后是看到的月亮从海上露出头,十分羞涩,她更像一个初到人世的婴儿要发出响亮的啼哭一样,变得坚韧而有穿透力,在飞机上看到的月亮上的环形山十分清晰,那场景温暖得让人心醉。月美,景美,人心更美,读着,读者仿佛就在飞机上,也沉醉在美景如画中。这是刘老师笔下的飞机上看月出,看出了独有的体验。

宋文华的《初徙》记录的是人生第一次搬家,搬家的原因和搬家给家人带来的震惊,以及搬家路上的见闻,回老家后的简介。重点笔墨放在迁徙的反应和迁徙路上。那段记忆在少年我的心中刻骨铭心,因而善感的我观察是细致的,母亲的兢兢业业,教书育人那早出晚归的身影,被批判的胆战心惊,父亲的解难,更有房东老奶奶的慈爱,对我和妹妹的贴心照顾,都是迁徙的难言之隐,铺垫充分,厚重的诗意化语言,节制内敛的叙述,把两个不愿不想迁徙人的心理刻画到位,而迁徙路上,八十里一天的路程,拉长为一生的回味,行在路上的一幕幕犹在眼前,一次迁徙写得那么激荡人心,为我们写回忆性散文做出了示范。

采风文章作为命题作文,很容易写成流水账、应景文,易写难工,写成佳作,尤其不易做到,非贯注激情满腔而不可写。《鱼鸟河畔荷正艳》是作者范雅琳多次来鱼鸟河采风的心得体会与分享。此文视角独特,文字精炼,文笔清丽,诗意盎然,确实显示出作者不一般的采风创作和文字表达功力。

张丽娟的采风创作,独具慧眼,她的采风作品《鱼,鸟,河,湿地》写作技巧颇有独到之处,这篇采风文章写得可真是不一般。作者一开笔,大有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之势。作者从身边的小区景致写起,用很大篇幅写到了河、河里的鱼,大河之上飞的鸟,写的全是身边的景色,写到的景致,全是来自大自然的物,听到的是作者内心深处的声音,描述的诸多物象,皆为心象。读到这里,大有庄子“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的文笔之势,对此,我认为作者深受庄子思想的熏陶,深谙庄子的精神,同时,也为作者的大笔涉险而捏了一把汗,似乎作者这一切与要表达的采风写作主题无甚关联,文脉之气运行到这里也将断非断,但作者很聪明,文里描述了一个多年前采访的画家,通过画家的画,作为一个过渡,将鱼鸟河从天上人间,引入了现实的人间境地。由于鱼鸟湿地之缘,自己在河边安了一个家,并写到了自己的身体,“去年冬天,身体出了点问题。在家养病的日子,我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流连河畔。我会在河畔的巨石上坐下来,一个人,对着流水枯坐,对着生命盎然的湿地枯坐。我痴痴地盯着水面,看鱼儿、水草、水鸟,看它们动,看它们静。直到心中蔓延的对疾病无能为力的恐慌,被眼前的湿地风光治愈,直到觉得自己已经化为湿地的一部分。”从而引发了对生命意义的思考,深化了写作的主题,切中了生活的秘奥。但是作者在此没有过多的笔墨纠缠,而是笔风一转,落笔成文,点出文章采风的文眼,“从美好出发,抵达另一处美好。往来之间更有文友相伴,人生处处皆风景呢。”读到此,便恍然心生“清风明月闲者便是主人”的闲情逸致,又多了一种远离虚幻,别不罔求,回归自然,活在当下的淡定,作者以自己的心声为我们做出了良好的回答。

旅游体的文章,多年以前就大有泛滥之势,写着写着,许多作者不自觉地就把文章写成贯彻文件精神和景点宣传介绍了,这好像是国人的一种思维定势?(也可能是杞人忧天)汪曾祺在小说写作经验的文章中说:“写小说就是要把自己摆进去。”这句话说得令人心头一震,说到点子上了,在理。拿到散文上,很多人、很多时候,文章中没有自己摆进去,文字还停留在学校中的记叙、插叙、倒叙、比喻的写作老路子上,同质化现象严重,文字没有想象、没有诗意,更缺少反讽、暗喻、变形、象征写作手法的运用,这样的文字有若隔岸观火,呈现出来自然是照葫芦画瓢、外甥给舅舅拜年——打灯笼照旧,收不到应有的效果。王婷婷《最浪漫的事》这篇采风文章写得很聪明,没有资料的无限制旁征博引,没有关于景致的不厌其烦的介绍,写心情、写意识、写当下,写出了自己的观感,写出了生活,写出了浪漫,全篇没有或很少引用别人的文章和资料,作者的写作,完全是基于本人的真彻思考上,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视角,写出了独特的“这一个”,这也是《最浪漫的事》能够在写作上成功的关键因素。这种特立独行来自于作者日常上广泛的学习、勤奋的思考、不耻下问的阅读、读书练笔的写作积淀,我想,这是作者能够在胶东散文年轻的作者中脱颖而出的根源所在!

孙玉玲的《踩高跷》在写作技巧上的探索令我有些吃惊。明明是六十多岁的人,却偏偏以初中时代的视角开头,去回忆童年的故事,结尾更险,又以童年时代趴在叔叔大爷背上的幸福而结束。文章写作不拘成法。孙玉玲我称她为大姐,她往往自谦是农民。我说你是居住在城市里的农民。孙大姐居住在莱山区海边的黄金地段,每家每户也能换两栋价值上百万的楼,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年过六十的农民散文写作者,不畏名家强手,却敢于打破陈旧的写作手法,自出机杼,以自己的视角写自己的故事,我不能说孙玉玲通过这一篇文章就取得成功,但一个基层散文写作者,敢于打破写作程式,不囿于写作上的成法,做自己写作的主,走自己的路,唱自己的欢歌,这种胆气、个性却是我们每个胶东散文写作者值得学习的。这样的稿子如乱山坠石、大海惊澜,险中求进,是篇有探索富有思考的好文章。

正如一句行话所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段时间以来,胶东散文作者写出了铺天盖地的作品,这是一个好事。但是有关题材、语言、写作技巧上的探索很少有人涉足。这主要是囿于我们胶东散文作者群的知识学养、社会阅历、哲学视野、写作功力、底层生活、时代准备的诸多限制与不足。但是归根结底散文的生命力就在于创新,创新的底线在哪里?既要保护写作者的创作热情,又要佳作出新,这也是年选平台编辑们的共同努力与思考。孙汉宁《燃烧的红辣椒》就是一篇在题材、语言上富有创新的散文原创之作。作为胶东散文年选平台的资深编辑,他散文古文字功底深厚,语言鲜活,用典讲究,细节描写,尤为动人。《燃烧的红辣椒》在写作技巧上,一反传统的述事描述,以图画式的佳构,来选材谋篇。文字中的细节描写,更似用长焦镜头,生出一系列景深效果。纵观全文,《燃烧的红辣椒》如一幅幅人物风景图画,以纵向陈列,用图说话,以情感人,万语千言,融汇其中,读之感极伤极,溢于言表。

高燕的《七月流火与野百合的春天》,是散文,更像一首散文诗。长句、短句、排句,搭配有致;抒情、议论、描写,兼工带写。高燕的文字,用句精短,主题凝炼,情感充沛,尽显大自然草木鱼虫、生活山野之情状。因此,写作有时候不仅仅是看见,更有禅悟之后的一期三会与拈花微笑。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陈全欣的《授人以“梅”》作为一篇精短的小品文,文如其人,文章中的作者和生活中的陈校长,言行举止,赏花授梅,皆自成一体,出自内心,盖其人品与文章皆不失高格矣!

刘先凤《母亲的怀抱父亲的肩》,题目是歌词体,起得就很抓人,让人一看难忘。文章既写母亲又写父亲,这样的写作,如果说一个描写对象可以单线描述,两个描写对象,作者在取材、剪裁上就要很费一番功夫了。刘先凤长期在农村工厂基层工作,生活经验丰富,文字功底扎实,从事散文写作虽晚,但不畏强手,在写作上肯花力气,从不拉花架子,这样写文章就进步很快。《母亲的怀抱父亲的肩》全篇用细节说话,虽然写的是人,但读全文如览风光片,旧时的农村风土人情、说事拉理尽显眼底,全文寓人于情,寓情于景,寓义于理,因此散文写得鲜活质朴,生动耐读,凸显了作者不一般的写作水平。

身为《中国药事》杂志编委和企业高管的谢清毅,他的散文《遥想杜甫当年》取材于自己的工作生活,文意隽永,文笔清悦,文字老辣辛奇,读来发人思索。与谢经理认识有年矣,他对我本人及主编杂志的关注,超过了记忆中的一些人:他是第一个购买杂志合订本的读者;他是第一个被杂志封为“驻刊评论员”的作者;他是连续几年年末为杂志写刊物作品述评的铁杆文友;他既是一个在上市公司分管质量控制的企业高管,又是一个默默的关注我写作与事业成长的忠实读者,不管我是在任上,还是现在主编散文年选……谢经理不事文笔,工作繁忙,一年四季出差奔波在外,即使这样,他也总是瞅空发来自己的文字,参加我主编的年选,我知道,作为一个知名股票上市公司的高管,谢经理已经不在乎名利的诱惑,他对我更多的是一种文友道义上的支持。我们都住在濒临黄海的小区,前几年,谢经理曾经捎给我名家京剧演唱会和钢琴演奏会的票,我不是没去看,就是放弃了,几次之后,谢经理再没给过我这样的文化大礼包了。也许,从心底上谢经理对我有些失望了,一个人不喜欢京剧和钢琴,还混充什么文化人?哀莫大于心死,也许这正如顾随《在举禅家公案俾助参悟》一诗中所写:一片诗心散不收,袈裟仍是两重裘。凭君莫问西来意,门外清溪日夜流。多年前,我搬家时,早已把伴随我多年的一千多盘CD和光碟付之一炬了。

姜善香的《十里春风不如你》,荷风荷韵、水润荷香、古风新韵,是荷动?还是心动?在一个文学爱好者的笔下,太阳每天都是新鲜的!这几年,姜善香的文笔见长,她的散文不仅文釆飞扬,而且更多了禅机佛理,这也许是与她在红尘中的修行、心态、思考、禅悟有关。上个月,她发给我一篇小说,小说中描写的人物之前世今生,历历在目,这让我大吃一惊,我说一个俗世生活中的女子,还有这么深的思考。我称她的小说为禅悟小说。环境影响人,听说姜善香也要从烟台西部搬到滨海大道的鱼鸟河畔结庐安居了,正应了一句吉祥之语:紫气东来,合荷如意。

潘倩《我的父亲母亲》出自个人的生活经历,之所以感人,从作者的文字可以看出,作品文中透露出的思想,作者真彻的感悟、心怀之大爱、表达之言行、实已是将人生提升到一定哲学高度的写作。从作者的工作本身来说,能够在写作上达到如此境界,环境造就人才,可以说是:不经一番彻骨寒,哪来梅花吐蕊香!

毋庸讳言,诞生于胶东半岛民间与底层的散文写作群体的写作者,以笔为旗,抱团集结,集体出击的背后,是他们正在试图打破沉闷坚硬、孤独的写作壁垒,突破话语被精英群体、主流文化所遮蔽的历史语境,不再做“沉默的大多数”,从乡间田野、工厂车间、基层教室发出自己内心的声音,把每一个人人心的孤岛,连接成群,以此完成底层述事的底层表达,这在写作愈来愈演变为公权利的当下尤其显得可贵。辛弃疾在《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中写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也正是半岛散文作家群体异军突起的最好写照。山东省散文学会烟台创作基地创立于2013年,历经六年的发展,披风沐雨,风雨兼程,在山东省散文学会和烟台创作基地的引领和助推下,从零散到积聚,从沉寂到跃动,从一地到多地,散文创作形成了风吹半岛、集群出击、新新相继、佳作叠出的可喜局面。我们有理由相信:站立在新的历史节点上的胶东散文写作群体,伴随着这新时代黄海岸边铿锵的潮音,必将书写出胶东儿女时代赋予的优秀篇章,这是半岛散文写作文学的跃动、弘扬地域文化的担当与彰显时代精神的使命所在。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