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刘玉涛:问冬

2019-12-02 16:27:2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人生世情的来来去去,就如雪中的脚印,不是被新雪覆盖,便是融化了,踏雪终归无痕。老宅的情怀是诗也是雪,经历了约春,揽夏的浮燥,探秋的失落,寻觅,问冬的安宁。一切繁华退去,老宅呈现出少有静谥与空旷,袒露出黯然沧桑,寒风中,望着满地的落叶,轻轻地哭泣。这时,落寂的天空雪花飞舞而来,絮语轻轻,掩埋了悲伤,留下了一个玉树琼枝的美丽倩影。
每一年冬天都盼着雪,因为那漫天漫野的白色可容你作任何幻想。可曾见过万籁沉寂中老宅的雪景?书里浅浅的苍白,因风雪飘舞的雪絮,如烟如幕,遮蔽了地上的污积,老宅白得纯洁。下雪了,大地的胸襟似乎更宽阔。夜深微月下,老宅重叠的难分。雪地幽幽邈邈地朦胧,雪溶流过是泪的模样,清得伤感。此时,若有冻饿的燕子哀鸣掠过,不由让人想不到老宅灿烂的总归趋于平淡。
推开窗,一朵朵洁白的雪花从天而降,欣喜之余,更让人多了一份温润的滋味。远望老宅大院一片银装素裏,江山如此多娇。近看,漱芳园白白的雪花缀满枝头,梨花般盛开着美丽。初雪惊鸿,再见倾城,有一种别样的温暖与感动。雪花轻盈若蝶,静静的飘落着,飞舞着。看看白白的雪花瞬间覆盖了老宅的院子,我甚至舍不得去扫起它,更舍不得走过去踩踏它带来的美好。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它,如同遇到了一位久违的爱人,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与温暖。雪花,袅袅娜娜,像白衣仙子在空中飞舞着,原本寂静的老宅,因厚厚的积雪而变得更加安宁。雪中的光阴温柔而祥和。房间里的炉火此刻正旺,围炉品茶,读书作画,静赏庭院飞雪,淡看风尘世事。
明亮的光线在窗前闪动着,暖暖的阳光洒满院落,屋檐上的雪在消融,有水珠儿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冬天的心是寂静的,也是明媚的。喜欢雪,不仅是因为它洁白无暇,还因为它可以用看似轻盈的舞姿去掩盖那些过不去的回忆,让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喜欢雪,更因为雪里有曾飞扬的梦想。
窗外,依旧是一个银白的世界,一个人在屋子里,听雪细细的下着,烹雪煮茶,别有一番滋味。这个冬天,因母亲去世,一直感冒不止,你说,有了雪,空气就温润了,我的感冒也会好起来,真得下过雪后,感冒咳嗽不知不觉好了,雪给我疗伤。雪不仅是纯洁的,更是美丽的,雪从天上飘下来,带着暖香,来和你听雪,老宅的好,莫过于此。在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的莲花。老宅的雪,一旦下起来便停不下来了,有了这雪声,老宅便有了灵气,心可以飘起来,和那雪一起,肆意飞舞。
时光如雪,来去无痕。红尘中多少人在梦中痴情等待,多少人在梦外孤单徘徊。细数时光里走过点点滴滴,有欢笑,有酸楚,也有入了眉眼的幸福。昔我往矣,紫藤依依。今我来思,白雪菲菲。携一朵雪花,温暖我冬寒里的寂寂回忆,一种情感,一种思念,只能安放在心里。雪落老宅,我把落落的情愫细碎成文字,默念,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此刻时光,低眉,写字,品茶,听雪融的声音,变得美好而温馨。让寂寥的日子,有阳光的暖香,也有雪花的温润。伴着那份十指相扣的挚爱,携手一起向前走,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生命中,有心可依,有斯人可念,将风花雪月的故事,走成一粥一饭的味道,在灵魂深处镌刻老宅的情怀。
窗外雪花漫天,屋内融融的炉火。老宅,一捧香茗,一卷诗书,红袖添香的意境,不亦悦乎。茶香满室,杯中的茶,由淡变浓,浮浮沉沉,聚聚散散,苦涩清香中慢慢感悟,人生亦如茶。窗前的雪花还在飞舞,舞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舞出了人生繁花似锦。舞动的灵魂似一幅中国山水画,挂在天地间,带着岁月的沧桑,与雪花一起飞舞、飞舞……漫天的雪花从空中飘落,枕着大地,卧着老宅,飞舞一幕曼妙空灵的诱惑,圣洁无瑕的甘露滋润着枯萎的万物,催发初绽的蓓蕾,唤醒沉睡的生命,孕育着多彩的春天。老宅,冬天的寒冷,要积攒多少温暖。沧桑流年,要沉淀多少爱与愁。雪花造访,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老宅冬雪,终于在我的期盼中轻盈而至,渲染着我的喜悦,点缀着我的心灵。
老宅脚踏积雪,伴着富有诗意仄韵的响声,感觉世界好静。唯有自己的脚步,雪舞与心语间缠绵,独行惬意的走着,在雪花的轻柔温婉里飘摇,才有独自沉醉。雪落无痕情思飞,雪,飘飞出无限的伤感。生命给雪的留白,是一种沉默,一种情殇。无法言说的情愫和心境,是感伤的沉寂。忧伤的笔墨,写下了愁绪的心情。雪是一帧没有装裱过的诗赋。是诗经里走出的萧蕸,白露浓霜。老宅,提一抹素洁,轻歌曼舞,释放着婉约和素雅。雪是寂寞诗,雪是快乐花,我喜欢雪的寂寞,看到一个季节的蛰伏。聆听着冬眠梦境的呼吸,充满了情感的关爱如约而至,向春天发出的邀请。我喜欢雪的静美,即使坚冰覆盖,体内仍然是暗流涌动,激情澎湃。雪花的音符,寒风的高歌。在老宅冰封雪飘的寒冬里,经历了风霜的洗礼,雪花飞舞才是最曼妙最精彩。
老宅,一场雪,一心诗。雪是一份温柔的凝定;一份润泽的雅致;一份浪漫的情思。文字与季节虽然是冰冷的,但是,我心底萌发春天的情感,是炽热的。情感升华是一种真情,一份心境,一篇秀逸的文字。雪花的絮语随思想文字飘走,让情感更贴近灵魂。拈一片雪花,携一束芬芳,碾一篇文字馨香。老宅,一场雪,落满了红尘相思。在沉静里涤荡心灵,在平凡里,淡思人生,倾听冬语,少了孤寂,少了萧瑟。倾听岁月,多了浪漫,多了凄美。倾听温暖,有了欣慰,有了感慨。让雪白凝上眉梢,让冰冻滚烫泪水,让淡然的心沉默岁月,铭记曾经的柔软。冬雪,只是一个经霜的过程。浅浅的一抹留白,是最寂静的冬语。轻盈的雪花,摇曳着洁白的花瓣,漱芳园,以风为枝,以云为泥,落絮纷纷,是一份清幽的温柔,一份润泽的雅致,一份浪漫的婉约,在天空,在大地,在老宅,在我岁末怅然的心绪里。雪的景色无比壮丽,琼枝玉叶,粉装玉砌,银装素裹,把天地装饰得浑然一色。素雪柔情,飘逸浪漫,蕴含着清莹玉洁的诗情画意,雪的脚步,踏实了平仄岁月的韵脚,让感悟到自然与人性至美的温情。
在迟暮岁月中,一腔情愫,一地新诗,我读懂了雪的心事,品味着红尘冷暖。雪落无言,让我倾听落雪的声音。雪花亲吻着我的脸颊,将我揽在银色素雅的怀抱里。让我感受着雪花豪爽、惬意和超然。独步行走,将满身的疲惫融化在雪花里。独守一膛岁末多思的炉火,聆听踏雪的脚步,等候点燃那片的素洁。飞雪如絮,漫天银装,营造了一份难得的宁静和安详的写意。雪是精彩的,是唯美的,是永恒的,一场雪,满地诗。
红尘烟雨处,无意中的一次擦肩而过,老宅都可能注定了一场花开花落般的邂逅。相遇,也许只是一个开始,相互懂得,才能一生的相伴,尽管这份情意很淡雅,素简,却显得那么的珍贵。一生一世的情,撕碎记忆,舞走繁华,我用指尖轻挽散落在眉间的乱发,无奈用泪水荒芜记忆里,你瞬间的温柔,望白了等待,消瘦了呼唤。老宅的岁月,还是不说错过,因为每一个季节都会如约而来,从不缺席,又何言错过之说?一月,二月,三月……十二月。你又在忙碌?可是,老宅那些迎春花、桃花、牡丹花、紫藤、樱花,丁香、玉兰花等等,也是赶着趟儿忙碌着开放。这是一种美,一种来自自然的美,无需雕琢,只需用心,用情去欣赏老宅。

老宅,四季轮回,风撩心,指间清茗正醇,又何须叹繁花中浮云一别,望穿老宅清风,谁念这喧嚣世间昼夜的回旋。老宅,回眸的那一眼深情,可有你恍然一瞬的笑靥?让恒久的祈望丝丝缕缕都柔情似水成为方寸固守的牵挂。老宅,折来红豆,又赋一曲离愁,岁月里虚掷了几多爱恨情愁,又作别了几分风靡癞狂?老宅,心脉间仅剩的温存,夜色殆尽亦难厮守,花如茶,沧桑可见,春夏秋冬带走的老宅四季,又数过谁的风花雪月?就这样刚刚好遇上了而已。此生的我,只是,老宅花季的故事,一片飘零的叶,不间断于泛黄的日记里和婆娑文字间孤单成谁也读不懂的浪漫……

作者简介:

刘玉涛,画家,山东龙口人,字镜波,笔名雨韬,或“莱人”。堂号“耕耘堂”,故亦称“耕耘堂”主人,“听海观涛”网易博客博主。先后毕业于山东烟台艺术学校、天津美术学院。擅油画,学师而不圃,中得心源,油画作品曾参加过国家、省、市画展并获奖。中国画师从于徐悲鸿大师再传弟子“梅花张”张汉先生,为岭南画派。2019年举办《江山如画》师生画展。其油画、中国画作品、学术论文、散文杂记发表于国内外各级报刋。
著作《丁氏故宅》一书、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参与政协山东省委员会编写《记忆山东》一书、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政协烟台市委员会编写《烟台区域文化通览》(龙口卷)一书、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参与龙口市博物馆编写《丁氏故宅研究文集》一书、由北京华龄出版社出版。参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言和文明系、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编写《龙口归城》(上下卷、中英文)胶东半岛地区青铜时代国家形成过程的考古研究、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散文《夏天的记忆》入选《胶东散文年选》(2019)。散文《老宅花季的故事》《家的味道》入选《当代散文》《海外文摘》《川鲁现代散文精选》(第二卷)《胶东散文年选》(2020)。《山魂》入选《人民日报》数字网等报刊。

现为龙口市博物馆党支部副书记、副馆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山东省博物馆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胶东散文年选》副主编,山东省散文学会烟台创作之家副秘书长、龙口创作之家秘书长。烟台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烟台油画学会理事。龙口市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皖白画院特聘画家。龙口市政协第十一届、十二届委员会委员等职。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