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王维正:回忆海清

2019-09-11 10:44:51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5月12日是海清出殡的日子,距他离去已10天。10天以来,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纪念这位好同事好兄弟,可是几次拿起笔来又放下,不知该从何写起。

  海清和我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组协力打拼,朝夕相处,差不多有十个年头。他的经历、人品、能力乃至笑容,都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海清原籍山西天镇,1967年6月16日出生在锡盟苏尼特右旗。他的父亲是内蒙古地质队的职工。海清童年的笑声留在了苏尼右旗朱日和103地质队学校,1982年,海清一家随父亲工作调动,从锡盟搬至萨拉齐。他入萨一中读高中,学了文科。那时的高考,文科升学率不到10%,海清自然落榜。

  海清在地质大院长大,濡染了工人兄弟耿直忠厚、吃苦耐劳的优秀品质,也传承了坚韧顽强、自强不息的可贵精神。他三度挑战高考,终于1987年考取了包头师专历史系。1989年毕业后,先是分配到美岱召中学任教。1996年,海清因工作业绩突出,被上调到萨二中,成为了二中高考把关教师。

  我没有教过海清,但从他回到二中的那时起,在十几年中,无论是在哪里碰到面,海清都要深情地问候我一声:“王老师!”

  海清很会教课,有自己的风格,很受学生欢迎。他常常带着微笑,挥动着手臂,用东北味道的普通话,浑厚响亮地讲历史事件、讲历史故事。然后引导同学们概括总结,提取要义,编成口诀。课堂上常常发出快乐的笑声。历届高考,海清所教学生的历史成绩都十分优秀。

  海清也善带班,亦有自己的特色。他编了《班歌》,在班会上讲解,用理想激励学生们的斗志,用激情陶冶学生们的性情。《班歌》里有这样的诗句:我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我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都能实现!大声欢笑,让我们肩并肩,向着太阳,追着梦想;勇敢地,大步地,向前!……

  他挥动着手臂,抑扬顿挫地朗诵着,把同学们带到激情澎湃的世界。

  如果说,教课是一门艺术,那么毫无疑问,带班也是一门艺术。海清不愧是双料的艺术家。他上的课生动活泼,他带的班风清气正。

  平时,很少听见海清唱歌。但有一次,记不清是什么活动上,在众人的撺掇下,他唱了一首《雕花的马鞍》。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带有腾格尔的苍凉。我再次为他的才华所惊异。

  海清是个对名利很不敏感的人。每年评优,他总是不闻不问。大家都知道,评优直接与职称评聘挂钩。为了评优,大多数老师都是按照学校的考核条例对号入座做工作、搞教学。海清却是另类,他一切从学生的实际出发,而把自己的利益置之脑后。直到2007年,海清才评了一次市级先进,而这已经是他回到二中11年的时间了。

  每届的高考,学校总要发一笔奖金,以起到鼓励先进的作用。先由组长根据学校的相关条例,拿出一个大体的框架,再召开全体会议,进行反复的讨论修改,最终做到皆大欢喜。每次开会,海清总是坐在角落,微笑着,听着,不发言。最后通过时,他却早早地举起了手,似乎这件事与他没有多大关系。

  大概是2007年前后吧,全校教师在旗医院例行查体。医生诧异地发现,海清的左臂竟然是冰凉,连血压都没有。这么严重的情况,海清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医生让他去包头检查,他去了,在左肩下边支了三个架子回来了。一次我和他一起值班,我问他病的事。他笑呵呵地、手舞足蹈地讲了手术的前前后后,仿佛在课堂上讲历史故事一样。我又问及他父母的情况,他的脸上消失了笑容,眉宇间拧起两道竖纹,停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越来越不好,除了病还是病,三天两头住医院。”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实在是跑不过来了。”说完又是沉默。我明白,他是真有些承受不了了。学校的工作,家里的父母,在异地工作、读书的妻子和女儿,也太难为他了。我说:“你们姊妹好几个,商量个办法,轮流服侍老爸老妈,要不你会累垮的。”他摇了摇头:“不行,他们都在外地,都上班。”气氛真沉闷。我不知该说什么,就随意地问:“晚上吃饭没有?”他说:“吃了几片饼干。外面的饭没法吃,一吃就血糖高。一会儿回去再喝一袋牛奶。”晚上十点半,我们下了班,风很大,时令是冬天。海清骑着摩托车回家,一定很冷吧。

  2007年高考后,我们去桂林旅游。列车快到山西天镇时,海清站在窗前久久地凝望着外面。我来到他旁边,他告诉我:“我二舅就在天镇火车站上班。”火车进站后,他指着站台前不远处的几排砖瓦平房说:“就住在第二排最西边的那个院子。”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神情很凝重。火车已经走出站区了,他还站在那里望着那个方向。我问:“你经常回来吗?”“前些年和我妈每年回来一次,这二年我妈身体不行了,没有回来。”不知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海清,还会不会想念山西的二舅了。

  2013年秋天,因为生病,我彻底离开了二中。从此与海清就再没有见上面。直到2015年冬季的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老妈去世了,我如期去赴事宴。那天晚上,我刚出现在宴厅门口,海清就看见了我,抢步上前,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问长问短,非常关心。他很激动,眼睛闪着亮光,面色红润。我安慰他节哀顺变,保护好自己就是对老妈最好的纪念。他说老爸还在北京住院。我打量他,虽呈倦意,但气色尚好。席间,他们弟兄们来敬酒,他又单敬我一杯,祝愿我身体健康。谁曾想到,这竟然是最后的一面!

  第二年夏天,就听到了关于海清的坏消息:脑梗了!走不了路,说不了话,在包头治疗。再后来又听说海清回到了乡下,至于哪个地方,谁也说不清。今年春节期间,我又打听到,海清康复得不错,自己扶着支撑可以走了,说话也进步了。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向,一定会慢慢康复的。此类病人甚多,一个个不是好起来了吗?

  谁曾想到,2号上午突然看到守忠发在微信上的噩耗,我心里一下如被霜雪,紧接着就是同仁们连续的悼念。

  海清走了,走得太早,他才52岁,属马,一匹骏马。他中等个头,身材敦实,国字脸,表情平静,性格平和,操一口东北味道的普通话。他骑摩托车上班,来去匆匆。他会教课,他会带班,他……今年春寒,芳草迟发,桃花早谢,沙尘时袭。海清就是在这个暮春最后几天的寒潮里走了。走向哪里呢?一定是走向他《班歌》所描述的那个境界吧:我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作者简介:王维正:内蒙古包头人,中学高级教师,市级学科带头人,高中语文教研组长。曾任包头市语文学会常务理事,内蒙古自治区语文学会理事。由山西人教社出版过科普著作《量子奇观》《万籁有声》,在省级党刊报刊发表过报告文学。☆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