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衣文奇:人与老鳖的对话

2019-06-25 18:14:09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每天,每天,太阳刚刚爬上塔山的额头,我便信步来到山脚下南尧“响水湾”畔,绕着葫芦状的荷花池,踏着池边鹅卵铺就的径道,悠然自得地散步。脚踩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像似濯足女郎那纤纤的手在足板66处大穴摩动,疼疼的、痒痒的、舒舒的……

  清晨,我悠然来到荷花池畔,刚踏上鹅卵石径,一团黑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从池里边的石阶上“啩”的一声跌入水中,使人来不及看清它的轮廓便消失在水中无影无踪了……

  何许物种耶,如此神速?

  带着满腹狐疑,我悄然迈上径道,透过柳丝向池台阶上一瞧,一摊黑乎乎的家伙,原是一只老鳖,像一块黑锅铁,正支着前腿在石阶上晒盖。我端量了它一会儿,老鳖像有灵性似的,慢慢从壳里伸出脖子也向我端量了一会儿,作出随时逃跑的架势。我轻轻地打了一声口哨,老鳖便一侧身翻入水中,虽不如昨日那般神速,却也是一瞬间的事,扑通一声,荷池里便淌出一道道涟漪。那么笨的一个家伙,生命攸关之时,竟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速度。

  我绕着荷池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池中央荡起一圈圈水波,水波中一只黑乎乎的鳖头将将露出水面,不仔细看简直就难以发现。我轻轻地打着口哨,向它招了招手,老鳖瞪着一双警惕的小眼,见我胳膊一动,便倏然一声沉入水底……

  日子长了,老鳖见人无害它之心,胆子便也大起来。我口哨一吹,它便把头稍稍地伸出鳖盖,瞪一双绿豆大的小眼侧头向人望着,像似在欣赏一段名曲。我手一招,它便在水中伸出前腿在水中轻轻地划动,像似在与人对答。老鳖前腿长着五根手指,用薄薄的蹼连在一起,像一只桨,脚虽然划动着,身子却一动不动……

  天渐次地热起来,老鳖也像似懒了许多。我到达荷池之时,老鳖懒在床上尚没起来,我便轻轻地打着口哨四周撒目找它,口哨响过,俄顷,水池靠边处便冒出一串气泡。那些泡儿从水深处一个连着一个,白白的圆圆的,糖葫芦似的一串。一个个气泡浮在水面上形成大沙碗口大的一片,气泡下随即升腾出一团浓浓的黑泥水,像西游记里妖怪显身时的一团迷雾。本认为老鳖会随即显身,待你直愣愣地盯着那团黑泥水时,一颗核桃大的鳖头却从池中央一团碧绿的叶子下悄然露出来。

  怪不得人们称鳖为动物界四大灵性动物哩,“鳖精鳖精”的,此话端的不虚。试想一下,倘若随着那团黑泥水的呈现而现身的话,人手里抡一张网,或操一长杆网兜,待老鳖刚显身尚未露出水面之时,那张罪恶之网早就恶狠狠地撒下去了,但老鳖却来了个旁逸斜出,使翘首以待的捕猎者扑了个大空……

  随着和老鳖的渐次熟悉,老鳖与人的感情也渐渐加深了。我沿着葫芦池边的小径信步走着,那老鳖也急急地伸开四条蒲扇状的四肢急急地向我划来。待它划到池南边,我已经转到了葫芦池的顶边了;待我转到池北边时,老鳖早已在北边等候了一一它走了个直径,而我却绕了个大圈。

  有时候我把着池上的栏杆望着老鳖,老鳖也瞪着一双绿豆眼直直地望着我,黑黑的鳖盖上由十三块黑椭块组合成一个椭圆,黑块块像一块块截去四个角的长方形,十三块椭块很有秩序地排列成三排,两边各四块,中间五块,块与椭块间周边用一条浅黄色的细线圈起来,使黑黑的背壳散发出幽幽的光。鳖抻出脖子之时从嘴巴下露出一爿浅浅的黃,像一条金色通道,足有半捺长。鳖的肚子是一整块椭圆形的黄,犹似黄土高原的大旱季节,一片黄晕而绝无杂色,尤其那长长的脖子根部,一条黃黃的绒条缠绕其中,很像是将军身上斜挎的绶带。

  有一天,约是春季之尾夏季之头的时光,老鳖静静地骑在一片浮在水面的荷叶上,缩着脖子直直地盯着那美若仙子的荷花。见此情此景,我急忙跑回办公室拿来相机,“咔”的一声拍了一张“六月荷花鳖样红”,心里惬意极了。

  有时候,我来到池边,老鳖尚未起床,我就打一声口哨,说是口哨,实则连三流口哨水平也达不到。

  那嘴周周着却露着风,只能生发出嘶嘶哑哑的声响,离那高亢宏亮还带着音乐旋律的优美的哨音差了何止八千里呢。

  我那嘶哑的哨音里隐含着四个字“老鳖你好”、“老鳖你好”,这哨音除我之外无人懂得。可就是这嘶哑甚至喑哑的哨声,老鳖在水下边也能听得清楚。口哨声一响,老鳖像大集体时社员听到上工的钟声似的,一个侧身从床上爬起来,池里的水一浑,它便从荷的叶下抑或花儿旁现出它那黑黑的背壳。

  有一次,我去池边晚了些。老鳖已从水里钻出来,正在努力地想从水里爬到池边的台阶上。那水波离台阶也就寸许高,老鳖侧着身子伸着半边的腿脚极力向台阶边缘上爬。一次次地试爬,一次次地失败。我就站在它的头顶上方,手扶栏杆暗暗替它使劲,那鳖也真来了鳖劲,一次不成又一次,直有半个时辰,哇!老鳖终于爬上来了。那只有寸把高的高峰!

  我欢呼着,向老鳖吐了一口唾沫以示祝贺。那唾沫星子从三米的高空直直洒下去,有的打在它的背上,有的打在它的头上,有的打在它圆圆的鼻孔上,有的打在它绿绿的双眼上,老鳖终是一动不动、眼也一眨不眨,像是挂满胜利者的笑容。

  老鳖战胜了第一道台阶,似有征服世界之巅的勇气,它稍稍歇息了一会儿,直起身子,两只前脚刚刚能及到第二层台阶,身子向上一怂一怂的,终是白费了力气。我心里干着急却帮不上忙,一侧头见不远处的雪松底下有一截枯树干,足有两三米长,我拿过来慢慢地斜插在老鳖的身边,想帮它一下,让它顺着杆子往上爬。老鳖却不领情,也不担心人用杆子戳它,戳死它熬一锅汤,对着斜斜的枯树干理也不理,仍是一个劲地努着力,使劲地向上爬,劲使着使着,一个不小心来了一个后翻身,“扑哧”一声跌到水里,我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一一老鳖焉能会爬杆子哟!

  老鳖悠悠地向灿灿的荷游去,我也怅怅地往回走。“老鳖啊,要是你能说话该多好啊!”这念头刚刚萌生,便听一个声音响起“龟不能言却长寿。”我向四周望去,四周阗寂无人,我向高天望去,高天一块白云飘浮……

  我像是猛然省悟了什么,是啊,人生在世要长寿,还是莫言为好??

  但是,我还是担心着,倘若,遇上人中的“白眼狼”,一边和你玩着,倏然一把将你掀翻,炖上一锅王八汤,岂不冤哉!

  是啊,诚实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虚伪的朋友!

  环视人世,我常无缘由地为老鳖祈祷着??

  作者简介:

  衣文奇,笔名农夫,《北海文学》杂志主编,烟台散文学会顾问,已出版散文集《荷花三弄》等4部著作,计100多万字。他多次获“明星奖”和一二三等奖,先后3次到人民大会堂领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七频道春节晚会,他的报告文学集《打造辉煌》被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展示。2013年,在栖霞创建了栖霞市散文学会、文学期刊《長春湖》,被推选为会长和主编;2017年获山东省散文发展贡献奖;2018年在烟台市创办了综合性文学期刊《北海文学》,创刊一年,先后被谢玉堂、于迅、林书香等省部级领导点赞和题词。今年元旦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黄发有特为北海文学题词“铁肩担道义讴歌新时代”。农夫衣文奇先后加入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报告文学协会、山东省作家协会,被《中国作家》聘为签约作家。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