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姜雪梅:父亲的军绿棉衣

2019-05-07 17:04:46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自从我家里重新装修,厨房停用。每天上午十点左右,父亲必雷打不动地打电话给我。

  “回家吃饭吧!”得到肯定的回答,他便欢快地挂了电话;倘若听到否定的回答,总加一句“外面的饭不能吃!”语气里透着几分怅然。

  傍晚,咆哮了一天的北风更加肆虐,努力地呼啸着,飞舞的雪花也渐渐变得浓密。我停下车,提着父亲爱吃的年糕和罗汉猪肚,踩着厚厚的雪,小心翼翼地一路小跑进父亲家门,家里炉火正旺,饭菜飘香,父亲正自得其乐地拉着二胡,见到我,随即放下二胡,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给我擦掉头上和衣服上的雪花,动作是那么得轻柔,像极了母亲。

  我刚要脱大衣,父亲边急忙制止。

  “别一进门就脱大衣,感冒了就得遭罪。”

  一边说着一遍摸起遥控器就开空调,将温度调到28度,平日里节俭的父亲是不舍得自己开空调的,这是我知道的。

  见我脱下大衣,就转身把身上穿得军绿色棉衣脱下,披在我身上,阿姨笑着说:“闺女会希得穿你的棉衣?又丑又有老人味。”

  父亲涨红了脸,着急地辩解:“这是我前两天从军人服务社买的,又轻又暖,才穿两天,没味没味。”

  我笑着乖乖地穿上父亲又大又肥的棉衣,带着父亲暖暖的体温,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袖子却似戏服般长,卷了两道才露出手来。父亲满意地笑眯眯点头说:“这样就不会感冒了。”

  虽然父亲已年近八旬,腰不弯,背不驼,微微耳背,眼花,身体尚算康健,偶尔的唠叨应是老年人的通病。

  饭菜上桌,父亲温了二两老酒,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幸福满足的样子,满脸的皱纹开出花来,把他认为白菜里最好的虾,西红柿炒鸡蛋里的鸡蛋,刀鱼最宽的一段都夹到我碗里。我陪父亲吃着清淡的炖菜,温馨萦绕满屋。看到我拿来咸菜,父亲便开始了养生讲座,列举吃盐过量的危害,讲到兴起,放下筷子,带上老花镜,拿出小本本,从理论到数据,津津乐道。我配合着父亲,做出一副用心听,心悦诚服的表情,频频地点头称是。一顿饭吃得久而鲜香无比,其乐融融。

  饭后,陪父亲看着新闻,断断续续唠着家常。父亲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给你做了个小香包,总是忘了拿给你。”

  “什么香包?我不要。”

  “放在车上,我照着书上配方抓的中药,七种呢,提神醒脑,你开车就不怕困了。”

  “你看,我给你选了蓝色的,也不难看,挂在车前面,有好处。”

  我捧着小小的香包,想象着父亲陪了笑脸请求药店卖给他那么小量的中药,一种种配齐,笨拙的大手一粒粒装进小小的袋子里的情景,不禁双眼温热。我把香包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怪异的中药味熏得鼻子酸酸的。

  小小的香包,盛满了父亲万千的叮咛和挂牵,沉甸甸装满我心怀。车行香包晃,便似父亲温柔的眼神,欲言又止的唠唠叨叨,谁道父爱无声?我感父爱无边!

  离开父亲家的时候,我脱下棉衣,给父亲穿上,这件传递爱与温暖的军绿棉衣,来回于父亲和我身上。恍惚间时光倒流,回到儿时,父亲抱我于怀,扛我于肩。

  父亲坚持送我出门,且必须送到车边,看着我上车。此时,我的电话响起,接了十几分钟电话,发动车,开出十几米拐弯处,看了一眼后视镜,竟看到父亲仍站在我停车的位置,静静地远远地看着我。

  我一脚刹车,停下,下车,急急地朝父亲喊:“爸,快回家。”

  急急地挥手,风大雪急,父亲军绿色棉衣已染白,却站在原地,连连挥手示意让我先走。

  重新回到车上,我双眼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只看见雪中父亲随风摆动的衣襟。

  父亲隔着十几米,隔着黑暗,隔着风,隔着雪,目送我渐行渐远的背影……

  作者简介:

  姜雪梅,山东烟台莱阳人,企业高管,闲暇之余喜欢把生活中的真善美,以文字展现。有多篇作品见于报刊网络,系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