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王光垒:脚步

2019-03-11 09:59:18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我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迈开了人生的脚步,无论是蹒跚学步的孩提时期,还是疾跑如飞的少年时期,无论是如履薄冰的中年阶段,还是步履蹒跚的老年阶段,每一步路都是一个选择,每一步路都需要认真走好,每一步路都不会是白走的徒劳。每每走在路上,或者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都会静下来凝视那些走过的路,看看自己的脚步,然后坚定的走出下一步。

  元旦假期,我和父母像以往一样回老家看爷爷奶奶,按照惯例给两位老人送年货和养老金。不同的是,这一次父母是从海阳回家,而我则是独自驱车从烟台返回。因为,今年九月妻子工作发生变动,回到海阳一所中专学校教学,我们举家搬迁到海阳定居,而我由于种种原因继续留在烟台工作。

  回去的路上,我思绪万千,看着熟悉的路,却走得异常孤独。脑海里不断闪现着这几年来回家的种种画面,特别是最近两年,工作的压力持续增加,周末我还需要去青岛上学,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爷爷奶奶在电话中的期盼,父母在视频中的叮嘱,以及妻子和女儿看着我的眼神,都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愧疚感夹杂着无奈在心底纠缠。

  三十而立——身在四野

  如今,我一个人生活在公司里,只有周末才有机会急匆匆的赶回海阳与家人团聚。如果在学期之中,团聚也是极其短暂的,相见片刻我便要前往青岛上课;若是遇到公司工作繁忙,我便连与家人相见的机会都要失去,周末留在公司加班,只能在夜里通过手机与她们联络。一年之中,基本都是在四处奔波,也是我一个人在咬牙坚持。

  偶尔,我也会对自己的生活进行阶段性反思,这样子到底为了啥?也有朋友经常问我,这样子到底值不值?我的内心一次次地给我回应:为了生存和理想,这些都是值得的。是的,工作是为了生存下去,以我的家庭背景和能力,在没有良好的社会资源、相貌平平、能力平庸的条件下,目前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纵然无法大富大贵,可是也不用担心挨饿受冻。即便日子平淡、清贫一些,我倒觉得是一种人生享受,这种有味道、有嚼头的生活才是生命的本质。而继续深造、跨专业学习则是我对儿时名校梦想的兑现,梦想不付诸于实践就永远变不成理想,虽然中国海洋大学并不是十分出名,但这至少是我追逐名校的关键一步,没有这一步,这辈子踏进名校校园学习的梦想也就只剩虚无缥缈了。未来的路还很长,我相信只要我继续奋斗、继续学习,我就会一直不停地进步。

  我知道,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作为父母的独生子和我独生女的父亲这两个角色,没有理由消极面对生活,虽然身在四野奔波,可是心中之志尤为坚定。所以,每次回家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是我依然笑得灿若晨曦。想想那些每次回家经过开发区、穿过福山区、经过芝罘区、绕过莱山区、踏上牟平区、翻越乳山市、抵达海阳市、路过即墨区、赶往崂山区的路途,这将是我生命中难忘的一段经历,每一次我都会用不同的心情和眼光去欣赏这条熟悉的路和这个精彩的世界。我相信人生没有白走的路,也没有人会替我去走属于自己的路。因此,每一段路,无论是艰难,还是平坦,无论是漫长,还是短暂,我都会用心坚定地走下去。

  五十知天命——仍在漂泊

  不知不觉,熟悉的村子就出现在了眼前。因为最近几年国家大力倡导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所以眼前的山更加壮丽,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藏着一股生机勃勃的力量,眼前的河也变得愈加秀美,不再是深深浅浅的泥潭河干涸的河道,两边修起了整齐的河床,河水也有了儿时记忆中的那份清澈。

  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当了半辈子农民的父亲,在经历了种菜、打石头、承包农田等几次失败的辛苦劳作之后,2012年春天,在我表姐夫的介绍下,成为了一名正式的海参养殖工人。除了工作环境艰苦一些,父亲说这比在村里种地强多了,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因为工作表现出色,父亲也成为了公司的骨干,两年前升了队长,每年公司都组织他们出国旅游,见识和能力都增长了不少。记得有一次,我跟他开玩笑说:“爸,想想以前那些苦日子,谁能想到现在你也是月月拿‘高薪’的工人阶级了。”然后他跟我说:“年轻时候多吃苦不一定是坏事,老了就可能多享点福,人啊,一辈的酸甜苦辣都是定数,年轻时享受了,年老了就得遭罪,所以,你呀趁年轻多奔一些前途,多吃点苦、多努力奋斗,总没错,但是一定要注意身体,也要保持好的心态,一辈子长着呢!哈哈!”看着父亲脸上的笑容,这是他给我最好的财富。虽然,年过半百的父亲仍然在外打拼,但这也是一种充满希望和幸福的漂泊生活。

  父亲和母亲早我一步先到家,门口放着爷爷奶奶喜欢的标配:烟和酒。我一个箭步便冲进了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这种回家的情绪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看着斑驳的院墙,那棵长我一岁的芙蓉树,还有那两扇我推过无数次的木街门,心里一阵翻腾。父母象征性的在家里等我,我一进来,母亲便说:“回来啦!走,抓紧时间过去看你爷你奶,家里太冷清了,中午去你六姨家,她在家里包饺子呢。”父亲见了我则笑着问:“路上车多不多?开车累不累?”这对于不善言辞的父亲来说,实属不易,换做以前这些话他绝对不会说的。但是因为最近七年来他常年在外工作,每月只能回来一次,我和他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少了很多很多,所以,每次见面父亲就像变了个人,总是开心地问东问西,对我突然多了一份细腻的关心,这让我觉得特别幸福。我们一边说着笑着,一边拎着东西朝着爷爷家走去。

  七十古稀——家中享乐

  爷爷家在村子的最南端,而我家在村子最北端。这段不算太远的路我们三分钟便可走完,然而对爷爷来说他可能要挪半小时,如果不依靠拐杖支撑,他现在走路是十分吃力的。以前他总是会提前到村口等我们回来的,而现在他只能在炕上斜倚着被褥等我们。糖尿病及并发症不断地折磨着他,加上年轻时腿受过两次重伤,现在后遗症全部显现出来了。爷爷虽然身体不好,但是活得依旧潇洒,每天喝一斤多白酒的习惯已经伴随他四十余年。在查出得了糖尿病后,我们曾劝过他无数次,让他少喝点酒,注意身体。医生也严肃警告过他,他必须立刻戒酒才能多活一些年头,然而倔强的爷爷在戒了一个月后,发现不喝酒反而更遭罪,于是酒就成了他的“良药”,患病十几年来竟然一直维持着不错的身体状况。除了每天喝完酒后晕晕乎乎睡上一觉,其他时间就在门口晒晒太阳,和其他老人聊聊天,没了忧愁和烦恼,病痛似乎也懒得和他纠缠,村里人都连连称奇。

  到了爷爷家,奶奶正在锅台上做饭,锅里烀的地瓜、饼子,菜板子上是刚切好的白菜和猪肉,菜盆里还泡了一些木耳。奶奶见了我们脸上乐开了花,一边对炕上的爷爷大声喊着:“他们回来了!”一边问我母亲:“萱萱和她妈怎么没回来?”母亲说:“他从单位回来的,我和他爸坐车从海阳回来的,咱们这边坐车不方便,就没让她娘俩跟着折腾,等明年开春再领她回来。”说着,我们便提着东西进了内屋,放到了地上。爷爷嘴里吧嗒着烟,虽然身体消瘦一些,但是红光满面,脸上气色很好。看见我们回来后,他挪动着苍老的身躯想下炕,被我和父亲阻止了,我俩在炕边守着爷爷坐下,母亲则把养老金双手递给了奶奶,以前父亲在家时每年过年给500元,自从父亲出去打工以后每年给老两口2000元养老金,过年时给1000元,其他节假日回去每次再给200元,虽然不多,但是这是一种家风,对于农村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很多老人辛苦一辈子,养了好多儿女,结果老了以后一分钱都看不到。很多子女借口条件不行,不但不给养老金,甚至逢年过节连点礼品都不给,这种现象在村里还是普遍存在的,我觉得孝心与条件好坏真没多少关系。我和父母在这一点上有很大的共识,毕竟与他们没有生活在一起,平时无法很好地照顾他们,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去看看,能见一次面就多一次面,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一天,况且每个人都有老的那一天,我们要把这个家风传承下去。

  七十七岁的爷爷虽然脚步慢了,不灵活了,但是他走过的路是坚定清晰的,他的内心是幸福欢乐的。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说,小时候能够幸运地活下来,青中年能够完好地挺过来,老了以后能够安详地活下去,我觉得就很伟大了。时代给爷爷创造了复杂的环境,他却用双脚为我们走出了一条勤俭、善良、无畏、幸福的道路。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从我们祖孙三代人的脚步中,我似乎更加理解了这句话,我也相信每代人的路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与长辈们的路相连接的,这种连接既在生命的延续中互相掺杂,也在家风的传承中不可磨灭。遗忘历史就相当于背叛,我一定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因为身后还有女儿的注视和相伴。

  作者简介:

  王光垒,山东海阳人,就职于富士康烟台科技工业园,从事工会组织建设工作,中国海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在读,喜欢读书、写作、运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文章散见于《鸿桥》、《齐鲁晚报》、《胶东在线》、《烟台日报》等刊物。散文《父亲的牛角墨斗》收入《胶东散文年选(2018)》。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