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刘春平:独坐幽篁里

2019-03-11 09:49: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偶尔闺蜜圈友小聚,或浓茶淡酒,或欢歌畅游,人生快意,倒也乐在其中。

  只是,多数时间,我还是更喜欢独处一隅,随心所欲。

  一位同事曾经颇为怜悯地问我:“你总是一人独处居多,不寂寞吗?”

  我寂寞吗?我似乎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我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很享受独处的时光,也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老家门前有两大园子树,清一色的洋槐。在邻近的两树之间绑上一根粗绳子,在绳子的中间绑上一块长条状木板,一个简易的秋千就做好了。在自己的秋千上闭上眼享受着钟摆般荡来荡去的感觉,或者仰起头,看着在树叶间来回窜的蓝天和白云,不知不觉间小半天也就过去了。

  抑或无须秋千,选一棵高处有两、三根粗实的枝杈的大树,噌、噌、噌几下爬上去,倚靠着其中一枝坐下,那种如树叶般在风中摇曳的感觉,不知道有多少次让我留恋其间忘了回家。

  但最经典的享受却不是这个。

  老家的村子三面靠海,村南还紧挨着一个很大的水库。要面对一片开阔的水域,对少年时代的我而言,真的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远的可以去海边,近的则可以去水库。找一块干净的大岩石,盘膝而坐,让视线尽可能远地固定在一处水面上,不想天,也不想地,更忽视岸上的一切。如果能很好地控制住视线范围的话,一段时间之后,一种奇妙的感觉就会悄然而至了。忽然间,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条鱼,一条脑袋浮出水面的鱼,周围只有水,波浪此起彼伏,我也随着波浪一起一伏,那波浪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如风一般温柔。随着风和浪,我在水面上荡啊、荡啊……因为总是贪恋这种在海面自由飘荡的感觉,所以总是能一下坐上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现在想想也奇怪,那时的大人们怎么没有谁说我心理不正常呢?

  可能正是从小与水有着这样亲近的渊源,所以现在的我特别喜爱游泳。每周少则一次,多则两次。每次固定游三十个来回,1.5公里。游泳,已经被证明,是最全面最科学的锻炼方式,在游泳的过程中,能够锻炼身体的所有关节部位,因为浮力,也能够最大限度地放松肌肉和神经。我喜欢它,除了因为它对身体、对颈椎的巨大益处之外,更贪恋它缓解压力、排解精神垃圾的心理疗效。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儿时臆想的美妙感觉成了现实,这世界真的很美好!坚持游完1.5公里,那些伤心的、烦心的、闹心的,全部统统抛得一干二净,感觉世界也重新干净而美好了。

  当自己走过了激情昂扬的岁月,当儿子也不再需要牵着我的衣角怯怯地看世界的时候,需要独自面对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许多。有过无聊难捱的慌乱,感觉自己一下子被世界所遗弃。

  好在从小就有看书的习惯,在漫不经心看书的日子里,慌乱的心渐渐地归于平静。一次去书店闲逛,在整齐细密的书架上,突然间瞥到了“把心安顿好”几个字,这一瞥,成就了我与一本书的机缘,就是周国平先生的《把心安顿好》。当我们的内心正好需要或渴望某一种声音的时候,而它正好以自己的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这样的书,就一定是我们喜欢的书吧!

  “读书是与别人的灵魂在交谈,写作是与自己的灵魂在交谈。”读到这两句的时候,突然间冒出一个念想,我也可以试着和自己交谈吧?《把心安顿好》,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从此,文字成了我最忠实的伙伴,它伴我趟过失落的河,爬过悲伤的坎,度过每一个欣喜的清晨和傍晚。它让那些天马行空的遐想,变成散发着墨香的白纸铅字,生活便由此多了许多朗然与幸福。

  旅游也是自娱自乐的绝好消遣方式。如果能打个比方的话,旅游对于我来说,就像万能贴,难过了,它就是欢乐贴,贴上就开心。疲惫了,它就是放松贴,贴上就舒服。烦躁了,它就是忘忧贴,贴上就万事大吉。高兴了,它就是祝福贴,贴上倍觉幸福满足。最重要的是,它还是置换贴,一段时间之后,工作生活中积攒了太多的垃圾认知负面记忆,既影响心情,也影响大脑的工作效率。这时来场一个人的旅游,将头脑中储存空间刷新置换一下,清除旧物,只剩下新的开心的记忆,回来之后,再开启下一段旅程时,自然如打了鸡血一般的精力充沛干劲十足了。

  最妙的是,旅游还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效应,旅游之后的很长时间之内,头脑里都不缺少可供遐想的内容了,想到精彩之处,便会不自觉地一笑。这“独坐亦含笑”的曼妙意境有时连我自己都会被感动了呢!

  郭敬明说,我不寂寞,我只是一个人而已。我的世界里有我一个人就好,已经足够热闹。岁月日增之后,我才真正理解这种境界的意义,也开始喜欢、享受着一个人的时光。是的,我不寂寞,也不孤单。我有热爱的人,也有爱我的人。我热爱我的工作,也有感兴趣的爱好,更多的时间,我只是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静静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

  上学时学习王维的《竹里馆》《鹿寨》,无论老师怎样引领,都始终无法与“清幽的美景、山景”联系起来,在那时幼稚的心里总是感觉,王维,一定是一个特别孤独的人吧?否则何以会愿意“独坐幽篁里”?为何会喜欢把自己放逐到“不见人”的“空山”里?

  现在才知,或许那时的王维,才是最富有的王维。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他自己才是那个无人的美丽世界里唯一的存在!在诗里,他把一个理想的世界,送给了自己!他用参禅悟道的沉静,俯瞰并享受着那个充满诗意的世界。这时的他,寂寞吗?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人生纵意,旷达如斯。用心经营,这份境界,或许我们也可以拥有吧!

  作者简介:

  刘春平,女,1970年生,中学高级教师,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现就职于山东荣成第二实验中学,有几十篇教育文字发表于各级教育报刊杂志。业余喜欢到处走走看看读读写写,享受独处的时光,也享受文字带来的愉悦感觉!

编辑:刘文琼
相关新闻
沈海高速宫家岛立交桥附近日已经通车 2013-08-28
宫家岛旧村改造对外寻资进行的怎么样了 2017-05-22
宫家岛左岸尊邸究竟何时才能交房 2016-12-12
宫家岛夹河西面夹河生态公园何时开放? 2013-05-21
宫家岛左岸尊邸项目是否符合办预售证的条件 2011-03-23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