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单体舜:秋实之美

2019-02-21 10:21:31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俗话说:春华秋实。意思是说,绿色植物大多是春天花儿绽放,秋天果实成熟。春华和秋实,虽然二者都能给人们以无限美好的憧憬和遐思,令人神往和陶醉,但在绝大多数文人墨客的眼中,却更痴迷于百花盛开,蜂飞蝶舞,绚丽多彩的春天。

  我却不以为然。尽管春姑娘浓墨重彩,娇艳欲滴,花枝招展的,能给人们带来一场至美的视觉盛宴,而我总觉得有些美中不足。似乎有太过招摇,哗众取宠,华而不实之嫌。

  而恰似人到中年之后的秋,却是老成持重,硕果累累。且如半老徐娘,丰姿绰约。不是吗?除了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等清爽宜人的自然天气之外,还有那些赏心悦目,因圆满完成神圣使命而激动得脸色红于二月花的霜叶;更有那些正沉浸于丰收喜悦之中的各种庄稼,它们正在默默地以各自不同的迷人色彩,向主人们彰显着自己独特的果实之美。五颜六色,美不胜收,使人仿佛徜徉于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中!

  你看,玉米们一排排整齐地排列于生养自己的田野里,恰似一队队身着绿军装,正在等待检阅的窈窕女战士,个个英姿飒爽,精神抖擞。每人头戴一枝花,各自保护性命似的把宝贝(玉米棒)珍藏于腰间。有些宝贝还忍俊不禁,兴奋地露出满口金黄的牙齿。当你小心翼翼地从她们腰间,取下那一个个沉甸甸的宝贝时,你瞬间收获的,是用半年来春播夏锄秋收换来的无比喜悦!

  从前的玉米棒全靠人工单个用手往下掰,辛苦至极。现在已有大型联合收割机,所到之处,一阵机器轰鸣过后,玉米秸秆早已粉碎还田,也了却了一桩回报母恩的夙愿。这机械作业,端的神奇!一下子就省去了人工操作的掰棒,剥皮,收秸诸道工序。最后直接吐出来的,便是金灿灿的玉米棒子!令人眼花缭乱,惊喜万分。

  叶子上缀满无数黑色斑点的花生们,早已都把自己成熟饱满的果实宝宝,悄悄地藏匿于温暖的地膜之下,只等主人来迎接回家了。叶片上生出黑斑,可是花生成熟,米子上油的主要标志。黑斑的出现,其实是在向主人们庄严宣布:宝宝们已经彻底发育成熟了!

  这可是花生母亲们一边植根于大地,紧紧拥抱着大地,与大地融为一体,竭尽全力地向土地吮吸着养分和水分,一边又让那日益增多的小椭圆形绿叶们,把一双双小手尽情地伸向天空,不断采集阳光并通过光合作用积蓄着能量,总之是在不遗余力地吸收着天地之精华,花费半年之多的时光才精心培育出来的劳动果实啊!它们一个个都白白胖胖的,外表还精心雕刻着一些细密凸起的花纹图案呢。拿在手里,观赏着这小巧玲珑的天然工艺品,你简直不忍心去剥开吃掉它。其实,人与物同理,生存不易,育儿更难!

  由于今年风调雨顺,花生个大饱满。倘若摘下一个用手去剥,得费很大的劲才能如愿以偿。不过,它总能还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一旦剥开,两颗身着粉红色外衣的鲜嫩花生米,会调皮地挑逗着你的食欲。那种惊喜和兴奋,使你情不自禁地直想掬它入口。咀嚼着那鲜嫩香甜的花生米,你会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莫名的舒畅!数月管理,苦尽甘来。此时你才会真正体验到,为何人们总是说“劳动果实”。分享由劳动所创造的果实和由此带来的喜悦,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

  从前总要抱着镢头逐墩(即丛生的棵)往外刨,如今人们或先用手扶车犁出地面,再用人工摆放整齐;或直接用大型收获花生机一次性完成。是科技的巨大进步,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是党的惠民政策造福了千家万户。跟从前相比,简直是几十倍地减轻了农民们的劳动负担。

  大豆们早已善解人意地脱掉了黄色外衣,用自己那已经累得精瘦的小小身躯,托举着那一层层颗粒饱满的豆角们。裸露在太阳底下暴晒着,生怕因光照不足而影响了孩子们的美好形象和前程。中午,在太阳热烈地拥抱下,有些调皮的豆粒,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使劲,便脱壳而出。只见金光一闪,便投入大地的怀抱!其实,这并非调皮,而是在急不可待地向主人显示自己的成熟之美呢!

  大豆们之所以能够心安理得地等待着主人的镰刀,引颈受戮,是因为它们深知,在当今国泰民安,和谐文明的社会里,亲朋好友之间,团结友爱,你帮我助,当年曹氏兄弟那为人所不齿的“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的悲剧,再也不会上演。

  紫红的高粱,不再像从前那般轻浮和招摇了,早已谦逊地垂下了昔日那因浅薄而整日高昂着的头颅。因为历经了太多的风吹雨打,终于使它们明白了一个道理:谦逊乃成熟的外在流露,河水喧哗只因太浅。

  家乡人民还有荞麦配萝卜的习俗。二者相得益彰,那简直就是一幅迷人的画卷!主画面是满地绿身子,绿叶子的绿萝卜。那叶子中间是一根又绿又粗又长的主叶柄,两边是呈锯齿状的宽大叶片,上面还附着一层细密的白色绒毛。而荞麦则似乎是专门给萝卜地镶边的。这荞麦红茎绿叶白花,身材苗条,恰似在萝卜地四周,围了一圈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微风拂过,枝叶摇曳,婀娜多姿,阵阵花香直钻鼻孔,花香里还洋溢着浓烈的蜂蜜味,沁人心脾!

  倘若你感觉有些口淡,想拔个萝卜来打打牙祭,可千万别忘了再拔墩花生来当佐料。家乡有句老话:萝卜就果(指花生米)没得说!

  不过,这话还真不是随便乱说的。试想,萝卜辛辣,花生香甜,二者一调和,确是香辣适中,可口至极。可谓不尝不知道,一尝忘不掉。这种新颖别致的吃法,更是孩子们的最爱。

  地瓜茂密的蔓藤,早已被有经验的老农们割得精光,裸露着一道道蕴藏果实的瓜岭。忽然没了昔日浓密瓜蔓的重重阻隔,你会感觉那鲜红诱人的地瓜就在眼前晃动,甚至都闻到了甘甜的清香。有经验的老农说,只有这样先割蔓焖晒一段时间,糖分才能转化得更好,口感才会更加甘甜。

  倘若用心观察,不难发现每棵地瓜主茎的周围,都纵横交错地裂着一些大小不一的纹(裂口)。其实不足为奇,那是被急于出世的地瓜宝宝们给撑破了肚皮。一般的,纹越大地瓜也就越大。透过部分较大的裂口,不难发现那些身着红外衣的地瓜宝宝们,似乎已在里面蠢蠢欲动,早就待得不耐烦了,迫不及待地想出来透上一口新鲜空气。

  对了,你可千万别小瞧了这些默默无闻的地下工作者。它们从来不择地势,不嫌贫瘠,只是专心致志地顽强生长着。在物质极度匮乏的生活困难时期,由于缺肥少水,靠天吃饭,玉米,麦子这些异常娇贵的粮食作物,从来拿不出令人满意的产量,根本无法养活大家。而这些从不挑剔肥水土壤的地瓜,却不嫌贫瘠,不慕肥水,甘于奉献,终于帮人们顺利地度过了一道道鬼门关。谁也说不清楚,当年它们到底拯救了多少生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们才是家乡人民当之无愧的大救星!无论何时何地,重情重义的农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它的大恩大德。

  不知为何,这昔日早已被城里人吃腻了的地瓜,如今又成了餐桌上的“香饽饽”。据说它很能养生,有通便防癌等诸多药用功效。看来,是真金才会超越时空,无论被人们冷落过多长时间,最终还是要被恭恭敬敬地请回来,待为上宾。只有货真价实的真金,才能不怕火炼,才能经得起各种严峻考验。尽管它们拥有着辉煌的过去,功不可没,可它们却从不炫耀,更不张狂,而是永葆一颗淡泊名利的平常心。这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崇高品格,不正像那些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普通劳动者吗?

  摧古拉朽的无情秋风,早已令柿树上那一片片宽大厚实的椭圆形叶子,褪尽了昔日那油光可鉴的光泽。有的黄绿色,有的红黄色,有的黄白色,却都在匆匆忙忙地找寻着自己最终的归宿。它们似乎亦深谙“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的道理,最终还是做出了“乘风归去”,“落叶归根”,报答母恩的正确选择。

  而金黄诱人的柿子果实,却不像叶子那般循规蹈矩,死板教条,只知道死心塌地报效母亲。因为它们深知,倘若没有主人的精心呵护,母亲亦自身难保。这种“饮水思源”的超强感恩意识,使之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它们之所以能够历经狂风暴雨的严峻考验,也决不像随波逐流的叶子那样,“叶落归根”,报答母恩,是因为它们拥有更高的境界:主人之与母亲,是主人培育了母亲。没有主人哪有母亲?其关系就像国与家一般。因此它们毅然做出了:报主人之国恩,舍母亲之家恩的明智选择!除了心甘情愿地等待主人来采摘,它们会始终坚守枝头岗位,任风霜雨雪尽情肆虐,总会站在枝头上随风摇曳。哪怕从高高的枝头上重重地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山栗子是家乡颇具特色的一大特产。秋风把小刺猬一般的栗蓬(栗子的外壳)逐渐吹大,吹黄。大约到中秋节左右,在温暖日光的照射下,栗子们终于发育成熟了。总有一天,会因里面果实的过于膨大而把外壳胀裂。一般都会均匀地裂成四瓣。

  晒足阳光的山栗果实,浑身呈深紫色。似乎是因急于挣脱外壳的严密束缚而用力过猛,以至于涨紫了脸。其形象虽算不上特别漂亮,却是一种让人足以信赖的健康色。更能勾起人们一尝为快的强烈欲望。栗蓬裂嘴之后,再经过风吹雨打日晒,毫无拘束的紫色果实就寻找机会,纵身一跃,藏到地面的草丛里。

  当捡拾者信步走来,一下子映入眼帘时,会惊喜得心里突突直跳。这异常圆滑的紫色山栗,令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这山栗子不光外形顺眼,营养价值也极高,口感更是极好,是养生保健首选的天然绿色食品。

  我们老家青岛地区,四季分明,气候宜人。景色秀丽,物产丰饶。各种优质的土特产不胜枚举,可谓罄竹难书。

  我爱家乡的金秋,更爱金秋里的累累果实。

  作者简介:

  单体舜,笔名自华,祖籍青岛西海岸新区六汪镇大沟村。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喜欢读书练字,喜欢择善而从,喜欢精益求精。自2017年5月练笔以来,已发表散文六十余篇。其中,《有心甜柿》获第二届作家世界原创散文大赛金奖;《慈母情怀》获“母爱如水”征文特等奖;《母爱似海》获“经典杯”华人文学作品大赛二等奖;《捡狼风波》获“经典杯”三等奖;《难忘岳母》获“才子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精灵》获“才子杯”优秀奖;《拜年乐事》入选《印象中国年——全国新春主题文学作品选》,并荣获银奖;《难忘的一课》入选《中国当代散文300篇》,并荣获三等奖;《暗河》入编《青年作家年鉴》,《寸草心》和《父子情》入编《中国百佳传世散文年鉴》《香油锅子》入编《胶东散文年选》。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