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于喜京:瓜田趣事

2019-01-25 14:14:4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村南有一条土路,路的南面一条长年不断的溪流。过了河,就是那片杏林,杏林的西面,便是队上的菜园子。这片地面积很大,因此队上总爱在菜园边上的田里种上西瓜、甜瓜,平时不忙的时候,让管菜园的二老孔一块儿照看着。小时候,我和长锁常常偷偷光顾这瓜田。

  过了土路,趟进河水里,水很凉爽,河边的茅草针儿里和水公子的叶尖上湿淋淋的,挑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儿,阳光下,亮闪闪的!两岸的树木倒映在水里,叶子清晰可辩。河南岸是一道长长的泥崖子,无数的棉槐根儿杂乱垂下,泛着青黄的色气,细小的根儿被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像一幅株连,垂落下来,浸在静静的水面上。我们找一个水较浅的地方趟过去。站在齐膝深的水里,四下望去,空中飘着淡淡的雾气,远处特别浓,白茫茫一片,浮在水面上;似从水里蒸腾出来一样,弥漫着,沉沉的,久久不肯离散。阳光从北面树梢洒下来,穿透淡淡的雾,映在清澈的水里,白花花一片,耀人眼目。一只麻雀落在南岸的一棵棉槐条子上,条子被压下来,低低贴在河面摇晃起来,几滴水珠跌下来,落尽水里,溅起几星水花儿,水波潋滟,四下辐散。一群女人在洗衣,棒槌敲得山响,嘻嘻哈哈,震得河里也“哈哈哈”。一群鸭子在戏水,忽上忽下,有的把头伸进水底游荡着,有的用头和脖子往身上撩水花子。我俩跳上南岸,钻进条林,条子摇晃着,雾珠儿落了一身,清凉凉的。

  透过棉槐间隙,一条通往通往南端瓜田的水沟,躺在条林的外面。二老孔蹲在东面破棚子前的畦旁,全神贯注地薅草。霞光的银丝扯着草棚子,洒下来,涂抹在他身上,光脊梁黑红透亮。瓜叶子上的露珠儿,也闪着光儿。他的认真劲儿,真让我高兴。我俩爬进了通往南端瓜田的小水沟里。里面又窄又浅,爬起来很费力!见二老孔不在意,撅起屁股,用膝盖跪着往前爬。长锁也学着我的样子,跟在后面。不过,我两只眼睛却紧盯着二老孔的脑袋,略有动机,马上缩回屁股……没歇儿功夫,我俩便爬进了瓜田。可是,这时,二老孔却突然站起来了,他哆嗦着转过身子,走到棚子边上,扬手一撒,小草散落在条林里。他有走回来,在畦边站定,惬意地仰起脸来,四下里扫了一圈,又蹲下捏草去了。我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才回到了肚里。

  瓜叶子已有些败了,瓜却不少,满地到处都是,有甜瓜,有西瓜。想起二老孔给我的甜瓜,嘴里就有口水了。我脱下上身的小破褂子,摘了三个大甜瓜,包起来,抱在怀里就往回爬。回到棉槐林,向后看时,不禁一怔!只见三个大花皮西瓜,前头一个,后边两个,正缓缓向这边滚来!我的心收紧了,活见鬼了,西瓜怎会长腿呢?直到跟前我才看清了,原来那时长锁,头顶着一个,两膀子各拥着一个,正往这边拱得很带劲呐!我乐得一拍手,差点蹦起来!

  我们在棉槐林里,分享了“劳动果实”!撑圆了肚皮,每人吃了一个西瓜、一个甜瓜!躺在松软的的青草上,肚皮要爆开似的。想起游泳消化快,我俩便钻到北面河里洗澡去了。直到肚皮瘪回去的时候,我们躺在北面的石鹏盖上晒了一会儿,才拿着衣服,光着屁股,回去吃瓜。可是,瓜却不见了,这时传来了亮海大叔的声音。 我探出头,顺声望去。东面草棚旁,亮海大叔手拖着个西瓜,正在往地上放。

  二老孔“咳咳”地傻笑着。

  亮海大叔直起身子,用手指点晃着二老孔:“就你这个熊样,能看瓜吗?我看得瓜看着你!”

  二老孔仍咧嘴咳咳地笑。

  亮海大叔的手快点到二老孔的脑门上:“偷瓜的在你眼皮底下,你也看不见,你那个时候……嗯,嗯!”亮海大叔勾着头,手晃动着,学着二老孔单点薅草的样子,“眼皮扑扇着,你还能看见啊!”亮海大叔声音低了,不知嘟噜了些啥,最后说:“好吧,我回去看看,说不定偷瓜贼还能回来呐!”

  长锁扭头拔腿就跑,我也仓皇逃遁。刚到河岸,便听到身后传来亮海大叔的呵斥:“站住,看你们往哪跑!”

  尽管我们遭到亮海大叔的袭击,差点儿领略他那第三条腿的厉害!我早已发现他扔掉拐杖也没问题,急了,拐杖会飞出去。但是在那个年代,撑圆肚皮的乐趣,始终像个小虫子似的啃噬着我们的心尖儿。几天后,我和长锁还是趟着河水,披着露水来了。不过,当我们来到小水沟时,却失望了。二老孔正面朝南蹲在水沟旁的畦垄上拔草,跟我们只隔几步远。我想要不是他耳朵有些背,一定会听到我们走来的沙沙声。更让我们失望的是,他还不时地站起来,满场儿走走停停,扬起脸来,四下里望望瞅瞅。我们的“理想大厦”完全崩塌,不得不垂头丧气败兴而归!

  几天后的响午,日头特别毒,光儿火爆爆的,晒得人身上火辣辣的,象涂了一层辣椒面。赤脚走在沙土上,都烫得有点不敢迈步,河里的水温吞吞的,像在锅上煮了一样。这样的天气,二老孔肯定会躲在棚里清凉,于是,我和长锁又来了。可是我们的希望又化作了泡影,二老孔还和早晨一样,有时在畦边薅草,有时来回“巡逻”着。

  条林里没有一丝儿风,阳光丝丝缕缕从上面洒下来,闪闪烁烁,特别耀眼。绿草里落了不少的棉槐叶子,湿气一打,热气一烘,发出一种青霉味儿!尽管天这样热,几只蛐蛐却在不停叫,不知藏在草稞子间,还是隐在石头缝儿里;近处,一只鸟儿叽叽啾啾地叫着,把棉槐摇晃了一下,便叫着飞走了;“知了”的叫声震耳,“哇哇”一片,从杏树上,从四周飘下来;透过棉槐叶子的罅隙还可以看到杏树那苍老的树皮、青青的小杏子及绿色的叶子……

  我和长锁静静地躺在条林里,等待时机。

  二老孔可真抗晒呀!他蹲在日头地里,光着那枯瘦如柴的身子,露出那黑黝黝的脊背,那脊背呀,椎骨突兀着,像塞了个皮球那里似的,真不知是怎样长成的!也真怪,好像满山的草种子都刮进了二老孔的菜畦里,拔也拔不完。二老孔还蹲在菜畦旁,捉虱子似的向外捏草!

  我看今天的瓜是吃不成啦!这时,长锁忽地坐起来,欣喜地说:“哎,有啦!”他仰脸向林外望了望,凑过来,低声说:“我们这样……”他的办法妙极了,差点儿拍起手来:“你去吧,这里有我!”

  长锁走出条林,顺一条小道,向二老孔走去。还没到跟前,就开腔了:“二哥,挺忙啊!”这辈分也不知咋安排的,我和长锁都叫他二哥。

  “啊啊……啊?”二老孔睖睁着神儿,慢慢扭回头来,仰脸看着他。说话间,已到了跟前,长锁麻利地蹲在二老孔身旁,神秘地又说又比划,只听见象麻袋里装茄子__叽叽咕咕的!偶尔飘起几声笑,二老孔也“咳咳咳”的!也不知长锁有多少话要说,久久蹲着不动。

  二老孔终于站起来,朝瓜田走去。长锁也站起来,抿嘴笑着,朝我这边做个鬼脸,然后学着猪八戒的走法,抖着肩膀,蹀躞着小步子,跟在二老孔身后。

  二老孔走进瓜田,谨小慎微地迈着稳当的步子,生怕踩伤瓜叶,蹭伤瓜。他不时弯下腰,伸手拨拉开肥绿的叶子,这儿探探,那儿瞧瞧,好半天,才摘下个花皮大西瓜。“咳咳,甜呐,这瓜甜哩!咳咳……”他把瓜放到地上,要去拿刀子。长锁捧起瓜,手一挥:“算了,二哥,咱们进棚子,里面风凉呐!”

  他们进了棚子,我乐得一高儿蹦出条林。随之,我又趴下了,二老孔蹲在棚口,不时朝瓜田巡视一下。无奈,我只好向前爬去……不一会儿,我便学着长锁的样子,用头顶了瓜往回走。我顶了四个,比长锁还多一个。可是真怪,那几个瓜抱怨似的,唧唧咕咕都懒怠动弹。我艰难地向前估拥着,终于快到北边了,二老孔已巡不到了。我撅起屁股,将头瞄准了瓜,刚要使劲,蓦然瞥见,水沟旁畦垄上,两只大脚稳实地踏在那儿,脚的旁边还有一根“木头”戳在那儿!我浑身一哆嗦,屁股忽的落下,两眼顺着那脚和木头向上望。当我的目光瞻仰到那方神圣而庄严的阔脸上的时候,那截木头一动,我的屁股上便重重的挨了一下子!随之,晴天一声闷雷,在我的头上炸开:“兔羔子,起来!”

  我战战兢兢地站起来,魂儿也快被这闷雷震丢了,惶恐不安地低着头,不敢仰视这极威严的“发声器”。不过,不看,也能嗅出亮海大叔的一脸表情。他的脸铁青着,没有一丝快意,充斥着愠怒、责备,眼珠子鼔突着,闪着凛冽冰冷的寒光……像一幅可怕的雕像!

  二老孔手搭眼罩朝这边张望,少顷,便慢慢走来了。长锁从棚里出来,身子一闪,绕到棚子后,一头钻进了条林,消失啦!

  “看看吧,四个大的呀!”二老孔刚过来,亮海大叔就用拐杖敲着那几个瓜,嚷开了,“就你这个样,能看瓜么?再停些时候,我看连你也能让人偷了,哼!你瞎眼摸索着,一步挪不二指,你那个时候……哼!蹲鼔着,眼皮扑扇着……”亮海大叔说着,怪模怪样擎起一只手,学着二老孔薅草的姿势。

  二老孔嘴一咧:“咳咳,小孩子么,咳咳,哪能一点不混账!”

  “啥?我看你是急着腚杆眼儿不攒粪了,要是叫‘三蝎子’知道了,哼哼,能有你的好果子吃!眼是留着打狗的,还是留着尿尿的,咹?蹲鼔着,眼皮扑扇着,他过去偷,你那个时候……”亮海大叔念念叨叨,拐杖在地上捣着。

  他说的三蝎子,就是当初批斗他的民兵连长!这事如果让他知道了,队上分口粮的时候,肯定要扣我家的口粮,那样父亲打屁股是脱不了,下一年的吃饭也成了问题啦!

  为了大事化小,亮海大叔还是把我放了。不过,我被他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通,又用拐杖拍了屁股好几棍子!我的屁股痛了好几天,也算记住教训,从此以后,我和长锁再不敢踏入瓜田半步。亮海大叔的几拐杖,也成了我最无法忘却的童年往事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散文年选】于喜京:角额壁蜂与寄生蜂 2018-11-27
【胶东散文年选】于喜京:从海阳人心中走来的大秧歌 2019-01-08
【胶东散文年选】于喜京:二老孔和他的菜园子 2018-08-09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