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张存灿作品

2019-01-08 16:55:19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题目:沸腾的荒原——参加洪河农场初期建设的回忆

  (照片左边第二人、头戴前进帽者为本文作者张存灿)

  洪河农场,是建三江垦区所属一个现代化农垦企业。她位于黑龙江省北部饶河县、扶远县和原同江县交界的三江平原腹地,是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为探索出一条中国农垦企业发展的新路子,由当时的国家计划、农业、进出口三部委,于转年的12月19日联合下发文件批准的,与日本绵实业株式会社利用世行贷款,以补偿贸易形式,引进国外先进农业机械和技术建设起来的一个新型的现代化的国营农场。

  参加洪河农场初期建设,给我的“知青”经历,留下了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记得1980年春节刚过,我所在的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是上级组织部门已决定让我担任正在筹建中的洪河农场党委宣传干事。第三天我到筹备处报了到,转天就同一位姓彭的领导,去嫩江地区的查哈阳、山河两个农场选调基层干部与农业工人。4月15日,我和来自近100个农场的240多名干部职工一起,在富锦县县城东部松花江畔的一个叫“白炮台”的地方参加集训。21日清晨,十几辆载着人和行李的大卡车,浩浩荡荡地开进了三江平原的腹地——别拉洪河流域。5月10日,农场隆重地召开了建场庆祝大会。当时的国家农垦部和黑龙江省农业厅、水利厅以及省农场总局和三江管理局的领导都来了。在那寂静的荒野上,望着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两侧悬挂着的鼓舞人心的标语和会场周围迎风漂动的一面面彩旗,全神贯注地聆听着各级领导的讲话、工人代表的发言,让在场的我和所有建设者们心潮起伏、热血沸腾。

  “北大荒”的四五月份,背阴的地方,积雪还未融化,走在荒野上时不时地会让人感到寒气袭人。天气变化也无常,响晴的天,雨,说下就下,让人都来不及躲避。在这旷古荒原上建设新农场,是对每一位参建者严峻的考验。由于没有现成的公路,只要连续几天大雨不停,运输车辆就进不来也出不去,给农场的生产与工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那时,一连几天都见不到新鲜的蔬菜,吃不到新鲜的肉、蛋,是常有的事。当年参加建场的大都是30多岁的青年人。在那段日子里,虽然生活艰苦,但大家在心里都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信心。每天早上起床后,我和大家都有说有笑地在路边水沟子里洗脸、刷牙。夜幕降临了,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躲在帐篷里,点着小油灯,一边哄着蚊子,一边忙着给家人写信,介绍农场发展前景,表达干好工作的决心。

  在艰苦的环境中生活的人有苦也有乐。时间久了,大家彼此熟悉了,不爱说话的,有时也愿意开个玩笑。爱开玩笑的又总是爱给别人起“外号”。什么“小不点”啊,“大老雕”啊,“钻被窝”啊……我有时在人多的场合,故意喊出某人的“外号”来,立即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因为大家知道这类外号都是有“典故”、也有“出处”的。在那艰苦的环境中,正是这种亲密的关系和畅怀的笑声,会让忙碌的人们忘记了一天的劳累。为了早日建设好新农场,在那段日子里,我亲眼看到过身边的年纪稍大一些的老同志,轻伤不下“火线”,带病参加修路、盖房、检修设备、踏察荒原。有的年轻人,为了早日完成生产任务也多次主动推迟了婚期、放弃了假期。他们在我的心中都是最可爱的朋友。

  没多久,从大连港卸下来的47台日本出产的载重12吨的重型运输车、油槽车、26台大田生产运输指挥车及生产指挥车辆、部分机械和工程机械陆续进场了。看着一辆辆崭新的各种日产汽车,浩浩荡荡地开过来,大家兴奋极了。

  没多久,从青岛港卸下来的30台美国出产的3588型轮式拖拉机、20台986型拖拉机、42台1460型轴流式自走收割机及342台各种配套农具也陆续进场了。看着一台台高高大大的、红色的大马力机车,稳稳地、一辆接着一辆地开过来,大家又兴奋了好几天。

  没多久,长得高大的、帮助中国人安装新设备的美国技术人员来了。

  没多久,长得白白净净的、帮助中国人调试丰田车的身材矮小的日本技术人员也来了。

  没多久,省内名牌建筑工程队来了。红砖、水泥、钢材、木料等建筑材料源源不断地运进了新区。

  干部、工人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了。一时间,整个荒原都沸腾起来了。

  当年刚满30岁的我,头上总爱戴着一顶“前进”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度数并不算太高的近视镜,肩上背着小书包,手里拿着一架“海鸥--203”型照相机,整天不知疲惫地、乐呵呵地、忙碌地出现在沸腾的建筑工地或紧张的生产第一线,采访好人好事,拍摄火热的劳动场面。晚上,回到驻地那简陋的帐篷里,顾不上擦把脸,就在昏暗的灯光下,手拿铁笔,一边思索着,一边刻腊版,然后将蜡纸油印到带有“洪河简报”字样的纸上,再挑选出好的照片,一张张地用浆糊贴到印好了的《简报》上。直到深夜,几十份《简报》整齐地摞放在面前时,才不管不顾地,一头倒在木板床上酣然入睡。第二天一大早,嘴里嚼着馒头,一路小跑似的把散发着墨香的《洪河简报》,分别送到每位场领导和各作业区;然后,再交给通信员邮寄到农场总局和国家农垦部。当年,省内多家报纸、杂志和农场总局创办的《农垦报》经常刊登我的文字稿件和照片。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在艰苦的环境中能锻炼人,同样在困难的条件下也容易出成果。由于工作努力,我多次受到农场领导的表扬和上级宣传部门的表彰,并被大家赞誉为没有记者证的农场“记者”。

  在我参加洪河农场工作期间,由于工作需要,我的在管理局中心医院工作的另一半,经常要到佳木斯农场总局或哈尔滨农场总局医院办事或学习,小儿子经常放到幼儿园或阿姨家里代管。有一次,刚会走路的儿子,一个人在外边玩,摔倒在泥沟里,知道后,我的心,疼了好多天。1982年夏,儿子的妈妈又要外出学习,不得已,我把儿子带到了洪河。那些天,每当我要下作业区采访,机关的老大姐就抢着帮我带着,等我回来了,儿子总是搂着我的脖子,撒娇似的告诉我哪个阿姨好、哪个阿姨给他好吃的了。那些天,早上起来,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儿子尿过的小褥子拿到外面晾起来。人们总爱开玩笑地问:“张干事,昨晚又下雨了,几毫米呀?”我一本正经地回答:“不大,就是差点把我飘起来!”大家哈哈地一乐。那时,荒原上能见到小孩也是件新鲜事。儿子在洪河几乎成了“明星”,场领导、放电影的老吴和照顾过他的几位阿姨都非常喜欢他,一有空,还都想抱抱他,愿意和他照个像。至今,儿子的影集里,相当一部分照片都是那时照的。其中,有一张是时任农垦部副部长边疆老人同他站在一起的照片,我和儿子都特别珍爱,并一直保存至今。

  洪河农场建场初期的机关人员是很精干的。“三大办”,即,党委办公室、场长办公室、生产办公室,总共也只有十几个人。其中,“党办”共五人。除农场党委书记外,主任、组织、宣传、保卫各一人。场长办公室,人也很少。不仅负责机关政务,还负责基建、施工等。书记孙明立,是位复转军人,在来洪河农场之前,是一个老农场的党委书记。每次开大会时,国家形势、改革趋势、农场发展,以及眼下的困难和克服的办法,都让他讲得头头是道、明明白白。场长姜向春是“老农场”出身,既懂经营,又懂管理,言谈话语间,总是透露出丰富的工作经验,在干部职工中威信很高。还有副场长王珏、黄宝明、刘兴仁,他们正值年富力强,又都有专长,都为农场的初期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常言道“人多好干活儿”,实际上,有时“人少也不一定就干不好活儿”。机关各办虽有分工,但有了紧急任务,大家不分彼此,一块忙,一块干,相互之间合作得很是融洽。

  在那段难忘的日子里,经常有外国的专家来农场帮助指导设备安装和检修。那种不分国界、不分人种的和谐相处,并在相互交流中结下的友谊,不仅给中国人,也给外国人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每当听说有的专家要走了,大家都从心里感到有些恋恋不舍。外国的专家也对农场青年工人的好学、勤奋给予极高的评价。记得在一次只有农场领导作陪的小型欢送会上,我就曾经亲眼看到过一位60多岁叫豪斯的美国专家,当着在场的领导伸出大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中国人,ok!”

  经过全场工人、干部的艰苦奋战,截至1984年底,通向别拉洪河的主干工程和支渠都已完全配套成网,主要干渠路已绿化。建场第二年开始大面积粮豆生产,20多万亩大豆虽然遭受严重涝灾,仍然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小城镇建设也初具规模,部分职工分到了造型别致的楼房,远在省内各农场的职工家属陆续搬进新居。在学校的课堂上,在幼儿园的活动室里,时不时地传出孩子们那琅琅的读书声和美美的欢笑声,总是激励着建设者们为早日实现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忘我地工作。

  “沸腾生活,艰苦创业整一年。永难忘,壮丽场面,多情荒原。从来经农小生产,谁见一人万亩田。闯新路,睁眼看世界,做贡献。

  好男儿,来八方。别妻小,离故乡。同志如兄弟,意深情长。努力学习苦钻研,勇于实践肯登攀。奔四化,农垦绽新花,奋当先。”

  这是1981年4月19日,洪河农场一周年前夕我填的一首词。

  洪河农场的诞生,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国内外专业人士和各级领导的普遍关注。1984年,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就曾亲临洪河农场视察,体现了党中央对农垦事业和农垦战线上现代化农场工人们的关怀。1986年至1994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候补委员的李鹏、田纪云、姚依林、宋平、温家宝及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宋健等也先后来过洪河农场视察检查,这给农场的建设者们继续战胜灾害、克服困难、创造奇迹,增加了极大的勇气和力量。

  多少年后,由我拍摄的反映农场干部工人在建场初期生产生活的黑白照片,成为农场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和对农场后人进行传统教育以及向来农场参观考察的各省农管局、各地游人展示农垦企业改革开放巨大成果缩影的重要资料。

  2005年的中秋节前夕,我应邀回东北参加农场建场25周年庆祝大会。当再次踏上归途,当再次走进农场,当再次握住老领导、老战友的手,当再次看到那熟悉的农用机车奔驰在广袤的田野上,我再一次地因为看到“北大荒”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而激动不已。

  庆祝大会上,鬓发斑白的第一任老场长姜向春,精神闪烁地讲述了建场初期的艰辛和农场发展的历史,特别是当提到农场初期宣传报道工作的作用时,他望着台下上千人的会场,突然问道:“存灿同志来了没有?”

  我愣了一下,然后站起来高声地回答:“来了!”

  他动情地说:“存灿同志在洪河农场建设初期中是立了功的!”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说:“农场现在保存下来的黑白照片,大部分都是我们的存灿同志,当年用孙明立书记个人那台小照相机,主动拍照的。每当想起这一点,就让我感到非常后悔。后悔我这个当场长的,当年为什么就没能想到,给存灿同志买台录像机呢?如果让他把那段难忘的历史都形象地记录下来,留给后人该有多好啊!”

  ………

  会场响起了一片掌声。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

  38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洪河农场,高楼林立、街道宽敞、花团锦簇、各项服务设施齐全。特别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和生产季节的大机群作业的场面,以及为国家粮食生产做出的巨大贡献,早已让洪河农场成为一颗名扬中外的、镶嵌在无垠的三江平原上的一颗明珠。

  时至今日,每当从中央新闻节目中,看到有关“北大荒”日新月异发展变化的报道,或者同家人、朋友在一起回忆我年轻时亲身参加过黑龙江省洪河农场初期建设的情景,都会让我这个“老知青”,从心里为自己曾经有过的这段经历,感到无比的光荣与自豪!

  作者简介:

  张存灿,字仲辉,号一得斋,男,中共党员,大专学历,经济师职称。1950年出生于山东省平阴县东阿镇张家海村,1969年8月26日参加工作。现为山东省威海诗词楹联学会理事,威海作家协会会员,《老船诗社》副社长、《老船诗词》报编委会副主任。多篇散文、诗词在《兵团战士报》《中国农垦》《天津城市报》《老年时报》《威海晚报》发表。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散文年选】张存灿:印象乳山渔家 2018-09-20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