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胶东历史  >  红色历史

海阳“刘胡兰”韩秀兰:雏凤凌空山河添秀

2018-12-10 16:55: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1929年一个寒冷的冬夜,在海阳县凤城统一村的一栋破旧茅草屋里,韩秀兰呱呱落地。父亲韩胜是个哑巴,一边给地主家打杂生活,一边携妻女沿街乞讨。年复一年,受尽了欺凌,饱尝了辛酸。

  雏凤展翅 鸣声婉转

  1940年2月10日,日军侵占了海阳县城(凤城)。l2月,反共顽固派山东省“抗八联军”胶东总指挥赵保原来到海阳,与国民党第26旅旅长秦毓堂相勾结。秦毓堂同驻海阳城的日军谈判,双方结成“反共抗八同盟”。次年3月,日军将海阳县城移交给秦毓堂。秦毓堂部进驻凤城后无恶不作,还在北门外专设了杀人场,疯狂捕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苦难动荡的岁月,在韩秀兰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1942年8月1日,胶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彬率八路军打响了讨伐秦毓堂、丁綍庭投降派的战役。秦毓堂率残部逃窜。讨贼的同时,全县开展了减租减息运动,根据地越来越巩固,人民生活越来越稳定,民主政府和八路军在群众中的威信与日俱增。韩秀兰亲眼目睹家乡巨变,由衷觉得解放区真的像歌曲里唱的那样: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她积极参加了儿童团和冬学,开始接受革命教育。课堂上,她聚精会神地听讲,渐渐地,她明白了很多革命道理。

  1945年,韩秀兰参加了青妇队,并担任了副队长。从此她积极带领队员练武、学习埋地雷、募集慰劳品……东奔西忙,乐此不疲。

  1947年夏,为了保卫家乡、保卫胜利果实。韩秀兰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动员青年参军支前。她做通了未婚夫赵庆彬的思想工作率先报名,其他青年纷纷响应,在乡亲们的欢送下开赴前线。

  韩秀兰的各项工作受到了群众及党支部的一致好评。一次,党支部书记高风梧问她:“秀兰,你想不想加入共产党?”“想啊,做梦都想!”秀兰激动地回答。“你知道为什么要入党吗?”“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党支部把她的心愿汇报到区委,区委经审查同意吸收她为中共党员。遗憾的是通知尚未到达支部,韩秀兰就被捕了。

  酷刑千般 大义凛然

  1947年11月1日,蒋军第五十四师第八旅、第三十五旅5个主力团及两个保安团、还乡团等共约1万余人,由莱阳城东侵海阳。他们沿途烧杀抢掠,大肆破坏根据地建设,向人民群众反攻倒算,恐怖气氛顿时笼罩全村。

  韩秀兰和其他村干部一面组织群众转移,一面和爆炸队员在大街小巷埋设地雷。通过侦察,她发现地主黄秀珍家里驻着匪军连部,就趁夜间把一颗地雷挂在黄秀珍家的门上。当晚,敌连长和两个护兵开会回来,一推门,随着一声巨响,3人当场毙命。几乎同时,埋在另一处的地雷也炸伤了一个匪军。敌军气急败坏,到处张贴布告,叫嚣捉拿韩秀兰和爆炸队员。

  韩秀兰毫无惧色,她乔装成中年妇女挨家挨户察看群众转移情况,直到确信群众都转移后,她才和家人一起离开村子,可是一家人刚跑到薛家洼,就被一队匪兵拦回村里。家人满腹忧愁,韩秀兰却镇定地拿起妹妹穿破的鞋子坐下来缝补。

  不一会儿,三个匪军闯进门饿狼扑食般扭住韩秀兰,押到本村地主“许押婆子”家里,等待匪军指导员张大舌头的审讯。凶狠的“许押婆子”走到秀兰面前阴阳怪气地说:“对不起呀韩主任,想不到你有今天!”边说边凶狠地用虎头钳子夹去了韩秀兰半个耳朵。秀兰强忍疼痛,一声未哼。

  张大舌头听说捉到了炸死他亲信连长的韩秀兰,本想除之而后快。可等一见面,发现秀兰年轻貌美,就立刻换成一副笑脸,假惺惺地说:“姑娘,你的苦日子到头儿啦!从今往后,你要是跟了我,需要什么尽着你,谁都不敢动你一指头!”

  韩秀兰怒目圆睁:“谢谢你的好意!”

  第二天早饭后,伪县长李耀亭再次提审。韩秀兰被五花大绑押上公堂,两个匪兵逼她跪下,她倔强地站立一旁,说:“姑娘我生来骨头硬,跪天跪地跪父母,绝不跪你们这群汉奸走狗害人虫!”

  李耀亭装腔作势问:“你叫韩秀兰吗?”

  “知道还问!”

  “你是共产党员吗?”

  “现在还不是,”韩秀兰用充满向往而坚定的语气说,“以后一定会是!”“你知道谁是共产党吗?”“当然知道!”“谁?快说!”伪县长像老鼠见到了食物,惊喜地伸长了脖子,“如果你告诉我,我马上放你走!”

  “真的放我出去吗?”韩秀兰反问。

  伪县长连连点头:“真的!真的!快说!快说吧!”

  韩秀兰眼睛一转,故作委屈地说:“你们根本没诚意放我!要放还老是绑着?”

  伪县长急于得到口供,连忙吩咐手下给她松绑。

  韩秀兰松了一下筋骨,抖了抖精神,高声应道:“毛主席是共产党员!朱德也是共产党员!”然后甩出一句:“谢谢县太爷,我该走啦!”

  李耀亭被这招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喝令刽子手动刑。霎时间,各种凶残的手段轮番上演:坐老虎凳、倒悬梁、竹签一支支扎进指甲……身受残酷的刑罚,秀兰紧咬嘴唇,一言不发。昏死过去了,敌人就用冷水泼醒。几次三番死去活来,秀兰始终坚贞不屈。

  最后一次审讯是秀兰被捕第四天早上。这次登场的是更狠毒的还乡团营长赵孟月。地主“许押婆子”等人将韩秀兰按倒在地,在她的腰间横绑一根扁担,一头两人住死里压,嚎叫着:“你不是要翻身吗翻吧!快翻!你再想不想翻身啦?”

  韩秀兰被压得胸闷腹胀,呼吸困难,但她头脑清醒,尽全力怒吼:“我们不仅要翻身,而且一定能够彻底翻身!”

  赵孟月继续审问:“我们的万贯家财是祖辈留下来的,你为什么领着穷鬼们抢?”韩秀兰理直气壮地说:“你们的万贯家财?那全是剥削穷人的!我们没有抢你们的东西,那是你们理应偿还给我们的债!”

  赵孟月被顶得张口结舌,他走到秀兰跟前挥起皮鞭边打边嚎:“我叫你嘴硬!今天我要报仇!”

  慷慨就义 精神永传

  敌人软硬兼施,费尽伎俩,最终毫无所获,伪县党部书记姜辑五亲自宣判对韩秀兰执行枪决。农历十月初一,韩秀兰被绑赴刑场。尽管敌人戒备森严,但全村乡亲们仍如潮水般涌来为她送行。

  敌人把妇女主任聂桂兰和她一同押赴刑场,先将聂桂兰四肢钉在墙上,施电刑杀害。韩秀兰含悲忍泪盟誓:“聂婶你死得有志气,我一定学你的硬骨头!”并昂首高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刽子手急忙用手堵她的嘴,韩秀兰一口咬破敌人的手指,依然大声疾呼。

  一阵枪声响过,年仅18岁的韩秀兰慷慨就义。

  韩秀兰牺牲后,《大众日报》以“雏凤凌空韩秀兰”为题,报道了她的英雄事迹。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