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孙玉玲:搂海苔草

2018-11-27 11:13:30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60年代末,海滩上的海苔草被风刮得一堆一堆的,很多。

  因为海苔草长在海水里,盐分大,虽是草,烧起来那绿绿的火苗滋滋啦啦的总是有气无力的,你使再大的劲拉风匣,它还是不温不火地嗞啦着,做不熟饭。因此,它再多,也没人要。

  有时候一种东西的缺点,恰恰是聪明人所利用的优点。

  爷爷和三叔家一块过,三叔有8个孩子,全家12口,冬天挤在一起也得三铺炕,单指着做饭那点火儿,根本起不了取暖作用。爷爷忽然想到了海苔草:一是草资源丰富,二是它性子粘糊,抗烧,放到炕洞里点燃,它会滋滋啦啦的一直滋啦到天亮,会使满炕温温吐吐的,不像烧木头那样把炕烧得太烫,也不会像烧草秸那样,上半夜热,下半夜凉。爷爷打定了主意,去搂海苔草!

  爷爷去搂海苔草,一般赶在下午退潮的时候,因为涨潮时,海口没有桥,过不去。

  天暖和的时候,三叔家的姐弟们会跟着爷爷去,有时我到爷爷家玩,赶上了,也跟着去。爷爷推着独轮小车,我们几个没上学的孩子,跟在后面,一路疯着闹着。跑累了,三叔家的孩子会首先央求爷爷:“爷啊,走不动了,推着俺吧。”有一个领头的,其他的都跟着念叨:“爷啊,俺也累了,推着俺吧。”爷爷就放下车子,一个个都抢着争坐位,我没抢,我只是怯怯地站着,等爷爷说话,因为三叔家的姐妹们总以为爷爷是他们的爷爷。这时,爷爷会看看有几个孩子,若是四个孩子,他会说:“一面坐俩。”若是五个孩子,他会说:“车架上再趴一个。”再多了,哪个大些,就捞不着坐车了,跟在后面跑吧。

  来到海边,一望无际的大海湛蓝湛蓝的,总给人神奇的感觉。落潮后的沙滩上,遍布着一种大如豆粒小如米粒的小沙蟹,它们不失时机地从洞里钻出来,享受着阳光,美美地满滩奔跑,它的跑速相当快,我们管它叫,“小撒马”,“小撒马”很机灵,一遇到情况,立马钻入洞中。沿着海滩寻找,还会摸到波螺;如果看到鼓起的小沙包,用手一抠,准是一枚花蛤!大的沙包能抠出比蛴或大白蛤。潮印子上那些海苔草,里面可藏着宝贝呢,不信你瞧:这个是海星、海胆,那个是海马、海龙,还有小鱼小虾……赶上刚刮完大风,还有海肠、海参呢。那些漂亮的贝壳,我也非常喜欢,总会捡拾着一些带小圆圆眼的贝壳,回家穿起来,挂着好看。被海浪打磨得光滑如玉的鹅卵石,我总拿它当宝贝,心想打磨成这样,得需要多少个日日夜夜啊?

  我们玩着,爷爷会把那些散落的海苔草搂成一堆一堆的,三叔家的姐姐总是带头将一堆一堆的草收在一起,待爷爷装车时方便。海苔草的根,像茅草根一样,一节一节的,只是颜色不同而已。经过日晒的海苔草根,放嘴里噘着,有点咸,也有点甜;新鲜草根没法吃,太咸。

  那天,当我抱起海苔草往前走时,三叔家的姐姐从我抱的草中抽出了一根崭新的绿色的聚乙烯绳子,那时候,我们海边还没用上这种绳子,连卖的都没有。姐姐想把绳子归为己有。我急了,就和她吵了起来。姐姐说:“这是我看到的!”我说:“这是在我抱的草里的!”姐姐说:“不给!”我说“不行!”我俩扯着绳子,谁也不让谁。其他姐妹见我俩争个不休,叫来了爷爷。爷爷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当时真担心啊,怕爷爷偏向姐姐。只见爷爷,从腰里拿出了一把刀子,将绳子从中间一割两截,我和姐姐一人一段。这个结局两人还都挺满意。

  爷爷早早地将海苔草装满了车子,因为日头落山了,海苔草容易返潮。回家的路上,我们只能跟着爷爷跑啦。若走在上坡的路段,三叔家的姐姐会抢先帮爷爷拉绳。她一带头,我们也推着爷爷的后背,帮他使劲。海苔草推回家后,爷爷结结实实地把它们垛在草棚里,这样,坏天的日子海苔草潮不透,可以拿里面干一点的烧。

  冬天来了,窗外狂风大作,雪花飞舞,滴水成冰,三叔家的炕洞里,黑夜白天都有蓝蓝的绿绿的着不完的火苗在滋滋啦

  啦,满屋暖洋洋的。☆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