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胶东历史  >  红色历史

胶东的"刘胡兰"——于敏

2018-11-20 08:52:57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胶东在线11月19日讯 于敏,原名李培珍,1913年出生在福山县城北盐场村一个封建士绅家庭。14岁,于敏到北关小学读书,受到反封建民主思想的启蒙,并开始用行动向封建势力挑战。父亲原本希望她能接受封建教育,她却带头放小脚、剪辫子、留短发、穿旗袍,积极参加妇女解放运动。

  富家大小姐 革命新女性

  九一八事变后,于敏参加了学生自发的抗日救亡运动,但是就在她满怀使命感走上革命道路的时候,于敏在父母的包办下与富商之子结婚。结婚半年后,她不顾丈夫的阻拦走出家门,先后到福山北部沿海的八角、南部山区的土峻头以及娘家盐场村的村办小学任教,开始了人生新征程。

  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福山大地掀起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运动。

  在盐场小学教学的于敏结识了许多进步青年,她献出了所有陪嫁金银首饰,并动员亲属为抗日救国出钱出力。接着,于敏参加了福山民先组织的“教师暑期讨论会”和“业余救亡歌剧团”。当歌剧团到高疃、古现、八角等集镇巡回演出时,一些从东北逃亡而来的难民、学生纷纷诉说日军烧我家园、杀我同胞的罪行,激起大家满腔怒火。回村后,于敏立即向村民们发表慷慨激昂的抗日演说,尖锐批评一些封建上层人物苟且偷安的行径,引起社会极大震动。鹿化藻对此不能容忍,斥责孙媳“不守妇道”,还请出族长“规劝”,甚至威胁、逼迫她服毒自尽,以清门庭。面对封建势力的压迫,于敏终究没有屈服,而是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先组织,从此彻底与封建家庭决裂。

  热血女英豪 战斗在前方

  1940年春,于敏在堂兄李培庆的影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年冬天,组织上派她到中共胶东区委党校学习。翌年3月,为扩大胶东反投降战役战果,胶东区党委决定从党校抽调一批得力干部到各县开辟工作,于敏被派回福山任县妇救会长。她积极组织成立区、村妇救会组织,发动根据地广大妇女学文化、拥军优属,并带领机关妇女与男同志一道开荒种地生产自救。不久,于敏与志同道合的县各救会秘书杨蔼堂结为夫妇。1

  941年5月,福山抗日形势恶化,国民党顽固派、投降派陈昱率其残部返回福山,疯狂报复、屠杀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面对复杂的斗争形势,于敏主动要求到敌占区开辟工作。当时,敌占区谣言多群众觉悟低,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害怕“共产共妻”,不敢与我方干部接触。于敏便装扮成走亲戚的农妇,来到离城十多里的儒林沟村外祖母家。她以拉家常、干农活等方式接触贫苦农民,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她还组织开展了虎口夺粮斗争。一天,一个排的伪军押着儒林沟等几个村的村民往县城送粮,出村不远,即听到“八路来了”的喊声,紧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枪声和“轰隆隆”的爆炸声。伪军以为遭遇八路军大部队,随即丢下粮食和运粮队伍逃回县城。此次行动,于敏布置十几名村自卫队员配合区中队,吓跑了40多个全副武装的伪军,夺回近万斤粮食。

  1942年夏,于敏带领妇女积极分子参加了地方武装进行的对敌政治攻势,她与三区(旺远、绍瑞口一带)区中队的人一道,趁着黑夜到日伪军的据点下喊话。一开始,敌人开枪射击,并夹杂着污言秽语叫骂。于敏放开喉咙,用喊话筒据理还击句句打中人心,直压得敌人喘不过气来。后来敌人不仅不还口,还称她“八路同志”。大家称赞于敏“舌战群匪斗顽敌,火力胜过小钢炮”。从此,“小钢炮”的名字便在根据地和游击区群众中传开。

  这年秋,于敏生下一个女孩,于敏十分疼爱,但由于工作忙碌,不得不将不满月的孩子寄养在茂芝场村妇救会长家里。不久,孩子染病夭折,于敏放声痛哭了一场,但擦干泪水,她又投入新的战斗。

  1942年11月7日拂晓,山东军区(原八路军山东纵队)五旅十三团一部在福山县大队的配合下一举摧毁投降派设在山王家的据点。为乘胜扩大战果,中共北海地委与福山县委联合组建新地区工作队,于敏任第三小队第三组组长,主要工作事项是宣传党的政策,教育发动群众,建立党组织和村政权。于敏不惧正在进行的大扫荡,化名张淑芳在黄泥沟、吕家沟、大转等12个村活动。两个月的时间里,建起7个抗日堡垒村、12个抗日民兵小队,在敌占区边缘建成了一条长达16华里的对敌斗争坚强前沿。于敏也因此成了陈昱残部的眼中钉、肉中刺。陈昱残部组织了一支60多人的手枪队实施偷袭、暗杀,对于敏更是贴出告示要“悬赏缉拿”。而于敏不畏艰险,一如既往为党和抗战事业舍命奔走。

  牺牲多壮志 洒血换新天

  1943年1月24日夜,于敏从黄泥沟村到吕家沟村召开汇报会,会议结束后,她留下与其他同志研究、布置工作。下午2时左右,村里忽然枪声大作喊声四起。于敏命令分散突围,两名同志乔装成村姑在群众掩护下安全出村,于敏不幸被陈昱的手枪队抓住。

  陈昱获悉共产党的妇救会长被俘,得意洋洋,认为一定能得到大量情报,并亲自制定了一套审讯方案。25日晨,于敏在被押往大王家村祠堂。祠堂门口,一个五十多岁、身材粗敦、肥头大耳的家伙迎上前来,躬身施礼道:“本人姓陈,名昱,是鹿化藻的至交,属下有不规之处,请多包涵。”说着,就把于敏引到大堂旁边一间干净的小耳房,拿出一张白纸要于敏“自首”。于敏大声说道:“有话快说,少来这一套!”陈昱见于敏如此干脆,误以为阴谋得逞,就用一副长者的语调说:“李小姐,你偏信共匪惑言误入歧途,我不怪罪,现在翻然悔过实为识时务者,我保举你为司令部秘书,你看……?”陈昱话音未落,就遭到于敏狠狠地一个耳光。于敏把白纸撕个粉碎,怒斥陈昱是一个投敌求生、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

  26日晨,于敏被押解到门楼、旺远等敌占边缘区进行游街示众。在一个小集市的中心,陈昱的一群手下驱赶群众,逼迫他们听陈昱讲话。于敏猛然跳到一个小土墩上大声演说,揭露国民党顽固派、投降派残害抗日军民的罪行,号召同胞们团结起来,打倒侵略者和投降派!陈昱气得青筋暴绽,匪徒抓着于敏的头发,将头在地上猛撞,于敏顿时鼻口出血,但她仍顽强地抗争着、呼喊着……

  当晚,于敏被押到大堂受审。陈昱问:“你为什么要干八路?”于敏答:“抗日救国!”陈昱又说:“黄毛丫头也能救国?”于敏怒斥道:“你是个大男人为什么不抗日?”陈昱恼羞成怒,当即唤人用沾了水的皮鞭对于敏一顿狠抽,一直将她打到棉袄暴开浑身血痕。他们又逼问党组织和工作情况,于敏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敌人剥下她的上衣用钢锥猛扎,于敏一声惨叫昏死过去。醒后,她继续怒骂这伙衣冠禽兽。残暴的敌人把她按在墙上往十个指头上钉铁钉。鲜血顺墙缓缓流下,于敏咬破了嘴唇,双眼喷射出仇恨的火焰……

  1月29日午夜,陈昱和他的手下把于敏秘密押到牟城吴家村的山坡上处死。于敏走到铡刀跟前,自己撕开衣领英勇就义,时年不足30岁。

  就在几天前,获悉于敏被捕,共产党员李培吉(化名李尚晨,于敏长兄)、李培庆立即到烟台找一位叫牟其瑞(化名牟雪年)的律师商议如何营救。牟其瑞是地下党员,此时战友遇难岂能袖手旁观!于是,牟其瑞利用其“合法”身份,托人到日本宪兵队、伪法院、伪警察局及其下属各特务机关问询,结果均无讯息。正在大家焦急万分之时,噩耗忽然传来。

  于敏牺牲后,最初葬在一个小山坡上,夫杨蔼堂一直希望能将她迁回家乡。2012年2月10日,牟其瑞的长子牟传琳受杨蔼堂续妻陆明的委托,从岗嵛村起步,一路向西沿村找到三十里堡,在若干坟丘中找到于敏烈士的坟墓,经与有关部门协商,终将烈士遗骨于2013年农历十月初一前迁到了新落成的福山英山革命烈士陵园。

  白云悠悠,天地有情,烈士的事迹再次感动了人们。(通讯员 刘忠顺 姜桂华 王雪 李艳 记者 海玉)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