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单 伟:母亲的背影

2018-11-06 16:48:13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在我心目中,母亲是最坚强的,用现在的话讲是“女汉子”。她年纪轻轻就随父亲从山东乳山老家来到新疆,年轻时特别能吃苦,“三八红旗手”、火线入党,在数以万计“闯新疆”的胶东老乡里,母亲始终是先进典型。

  可是,母亲虽是“巾帼英雄”,却也有落泪的时候,几次给我留下一个长长的背影。

  母亲第一次留给我的背影,是在老家乳山县白沙滩乡稗子刘家村。母亲回老家探亲,那会儿我快三岁,母亲把我托付给姥爷、姥姥、大姨、二姨、小姨和三位舅舅,她却要返回新疆了。那天清晨,我仿佛有预感,早早睁开了眼睛,看见母亲在收拾行李,就说:妈,咱们要回去了吗?母亲答道:你留下,妈得先回去!我脑子“嗡”的一声,肯定是我太淘气,惹母亲生气了,她才不要我了,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母亲看我难受,却一脸坚毅地说:男人眼泪要值钱,你是个爷儿们,把眼泪擦掉!我不再哭,静静注视着母亲。她缓缓说:现在生产任务重,我带着你姐和你,实在拉不开栓,妈是党员,还是班长,可不能拖后腿。妈只好先把你送到老家了!我似懂非懂点点头。母亲向诸多亲戚告别后,向村口走去,我赶紧去追她,不小心绊倒在地,母亲回头看见了,却不曾来扶我。当我爬起来时,看见母亲的背影,在风中颤抖着。不一会,母亲抹了把脸,径直走了,不曾回头。而我在老家一住就是三年,直到我该上小学时,母亲把我接回了新疆。

  那年冬天,风刮得呼呼响,雪下得格外厚。我胸前戴上了大红花,高高兴兴去参军。母亲早早起来,包好了饺子,是我最爱吃的韭菜鸡蛋馅。我喜欢吃热乎饺子,一口气吃了二十几个,而母亲却一个也不吃。母亲见我有些诧异,就说:妈不饿,天冷路远,你多吃几个!不要管家里的事,到了部队好好干!我背着背包,来到公共汽车站,等着汽车的到来。不多时,公共汽车驶向车站。我和几名参军的同伴跳上了车。滴滴,汽车开动了,我不经意回头,透过车窗,我看到了风雪中的母亲,头发、浑身已是雪白,看不见母亲的脸,直觉感到母亲又一次哭了。

  母亲的背影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催我前行,令我奋进。参军入伍后,我也算给家里争了光:当班长、入党,后来考上军校成为一名军官,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六次,家里的喜报贴了不少,记者还曾到家里采访,父母亲上了电视,别提有多开心了!服役十六载后,我选择了转业。母亲欢天喜地,不停和父亲念叨:小伟终于回来了,我们一家人总算团圆了!可是,我刚刚陪伴家人过了三个春节,就申请到基层乡镇去挂职了。母亲却安慰父亲:还好,挂职就两年,应该很快!母亲没料到,我挂职结束返回乌鲁木齐后,又主动报名去南疆驻村。母亲却说:南疆贫穷落后,你去了后要多为群众办实事!我和你爹身体都好,家里有你姐呢,放心去吧!临行那天,我走出家门,母亲却没来送我。我走了几步,猛地回头,家里的窗户旁,母亲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或许,母亲又一次落泪了,她倒不是舍不得儿子,肯定是为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母亲的背影,令我奋进。所谓家国情怀,都在母亲的背影里了。我的根,也在母亲的背影里。

  作者简介:

  单伟,1975年出生,祖籍山东乳山,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自幼酷爱文学,作文时常被老师作为范文。视为人忠厚、做事踏实、作文求是为信条。青春年少时携笔从戎,军营十六载始终痴迷于爬格子,尤喜散文、小说写作,崇尚写实,文风质朴,作品屡有发表,曾获中华青少年文学作品大赛散文一等奖、小说三等奖。转业至地方工作八年有余,笔耕不辍,作品散见于文学期刊和报纸文学副刊,著有散文集《梦回青格里》。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