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于云福:永远的托举

2018-11-06 09:49:15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和风煦煦从南方吹来,吹在枣树嫩芽上,芽心嫩又壮,母亲养儿辛苦忙。和风煦煦从南方吹来,枣树已成柴,母亲明理又善良,儿子不好不怨娘。

  每每读到这两句诗,总能触碰到情感里那块最柔软的部分。于是一遍一遍地念叨着,任由泪水润湿眼眶,一任心底那扯不开的思念蔓延、蔓延,然后轻轻地走进母亲的世界,走进母亲那永远的托举中……

  母亲的一生,清苦、勤劳、坚强。她嫁给父亲的时候,奶奶已去世,爷爷随军南下并娶妻生子。父亲与叔叔相依为命,艰苦度日。母亲进了门,家里除了三间小草房,基本上是一贫如洗。父亲因常年劳累,营养也跟不上,很早就得了胃病,疼起来没日没夜地折磨人。后来有了我们兄妹四人,生活、读书等事宜,无时无刻不记挂在母亲的心头。可以说,在那个连温饱都难以为继的岁月里,是母亲用柔弱的双手,托举着这个沉重的家。

  到现在,想想那时母亲的笑容,几多酸楚无奈。该有如何坚强的内心,才会让母亲一直那么坚持着。由于父亲病弱,很长时间,母亲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当时我们那里都以男劳力一天挣10分为“满工分”,父亲留下的缺憾,被母亲弥补了。在生产队里,她总是干着跟男劳力一样繁重的农活;回到家里,总是笑着说一些队里的人、队里的事,为父亲、为我们做饭洗衣,打理生活,监督学习,不叫苦,不抱怨,仿佛一切本来就该这样。好在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土地承包以后,母亲就成了家里的“生产队长”,没日没夜地,忙了责任田,忙自留地,忙果园,耕种、施肥、喷药、浇水、收割、打晒……忙不尽的活,却没有一样是母亲拿不起来的,她满脸汗水满面笑容地领着一家人,在奔向富裕的道路上,不停息地奔着,奔着。

  终于,我们都长大了,成家了,立业了,各奔东西了。父母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

  曾有一个心愿,在城里给父母买个房子,让他们安享晚年。但是母亲,拒绝了。我知道,她怕我花钱,毕竟刚刚毕业,刚刚娶妻生女,工资也不高;我也知道,母亲留恋着村里泥土的气息,舍不得脚下那片熟悉的土地;我还知道,母亲那时最大的幸福,就是等哪一天我们都有时间一起回家,她倚在门口,笑着把我们一个个接回家。然后一大家子坐在一块,说着开心的事,吃着母亲早早准备好的一大桌子饭菜。最后她再把一些叮咛和吃的、用的统统装进我们的行囊,倚着门口,送我们一个个满载而归。

  于是就有了那个让我心碎的日子。

  1993年5月23日,农历四月初三,周日。这天是我的生日,难得我也有时间,姐弟几个当然要回老家幸福地相聚了。母亲照例迎接了我们,也照例送走了我们。只是那天母亲似乎很兴奋、很激动,一直抱着我三岁的女儿,宝贝得不得了;一会儿说说我,要好好工作,要干得比别人好,要让老婆孩子跟你享福;一会儿说说姐姐,要勤快,把自家的地看好,多挣钱;一会儿呢,还说说父亲,儿子、闺女日子好了,你也就好了,别再去种地遭罪了。就是没有说说她自己,这也成了她的习惯,母亲心中永远装着父亲、装着我们姐弟,很少想到她自己,连着我们也习以为常了,我们竟然让幸福冲击得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只是在母亲声嘶力竭地坚持要把我的女儿留在家里住一宿,第二天再把她送回我家时,我隐隐地感觉有些莫名的恐惧,母亲这是怎么了?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第二天,母亲竟没有直接坐上去我家的客车,她想到姐姐家再看看。到了姐姐村村口,她下了车,抱着孙女,绕过车后,刚刚走到路的中间,一辆汽车自北向南飞驰而来……

  当我得到消息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去世了,我女儿却毫发无损,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奶奶,她还不明白,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她的奶奶了。

  医护人员告诉我,你母亲太伟大了,你知道么?事故发生那一瞬间,你母亲是双手托举着,把你女儿,托举到空中,送到前方,让孩子落在路边的浅沟里,而正前方是一块石头,她把你女儿托举到的地儿是左前方,那里是一小堆玉米秸,这不仅是一种本能,更是一个人间少有的奇迹,所以你女儿真的没一点儿事,只是她老人家……一声唏嘘,无数啜泣,我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

  娘啊,娘啊,亲亲的我的亲娘,朝思暮想,泪眼迷茫。我知道,那一托举,您用尽全身的力量;不可思议,您用母爱的光芒,成就了您一世平凡的辉煌。想想昨天那种恐惧,我好恨自己,当时为什么偏偏要跟母亲犟呢?女儿留下了,自己也留一宿,陪陪母亲,怎么了?本来还想,今年五月,给她过一个母亲节,现在呢,子欲养而亲不在!我,沦为荒芜;痛,刻骨铭心。如果这种刻骨的痛楚能换回我对母亲的理解与成全,该有多好!如果当时能心平气和地让母亲冷静下来,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猝不及防,又该有多好!

  恍惚中,就在这样的自责与煎熬中,我走过了25个年头,往事不堪回首,何如负重人生。在一次次“凯风自南”的吟诵中,我与母亲一次次地心灵相约,与爱我和我爱的人一道,守护住今生的坚强、执着与善良,过着母亲向往中的美好与幸福生活。

  突然有个想法,今年母亲节那天,在母亲遗像前,奉上一束白色的康乃馨——让思念嵌入前世母亲长生的星空;让母爱照亮今生儿女前行的旅途。☆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