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柳华东:丈母娘来了

2018-10-23 15:57:49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深秋时节,丈母娘终于来了。

  丈母娘七十多岁了,一生简朴,岁数大了,腿脚不如以前灵便。快入冬了,就劝她出来到儿女家走走,熬过冬天。可是老人不愿出来,到谁家也住不长,总是不习惯。这次能出来,也算是大家做工作的结果。

  妻子晚上才能回家,晚上见到亲娘,自然说不出的亲热,但到饭店吃饭的想法是不能有的,因为丈母娘的观点,太奢侈,不如家里吃省,而且不愿儿女们把自己当客人。所以,我提前准备好了食材,做了几道菜:红烧肉、烤鸭、干煸花菜和一个凉菜。本来还有几个菜要做,老人就有些不自在了,一直站在厨房抗议,说,再这样就不愿意来了。意思是说太把她当客人,做得菜多了,浪费。只得作罢。

  吃饭的时候,老人又声明,别把自己当客人,否则住不下。

  吃过饭,大家围坐客厅聊天吃水果,老人家就开始絮叨自己的心事:大外甥女该找婆家了,怎么老没准信?大孙女一个人在威海工作,能行?东北的儿子自己会攒个钱吗?吃得好,就是嘴不亏,可是必须攒钱养老啊!大女儿身体好像不好,可能累坏了。小女儿天天加班,天不黑透了不回来,真是恼人呢。就是小儿子过得不错,却非要开个卖汽车的车行,这买卖好做么?尽是没事找事,咱老王家几时出过买卖人……

  听着老人的絮叨,我和妻子都笑了。妻子劝她:您尽操些没味的心,您这么大岁数了,说给您听,您也不懂。您就管自己过得舒不舒服,别管我们姊妹们这些乱事了,你也管不了啊!

  晚上临睡了,老人问妻子,有没有针线活,说知道妻子手拙,有什么缝补的活计,她可以干,正好没事可以解闷。妻子笑话她:“如今谁家有针线活?衣服穿几次就丢掉了,还针线活呢!”

  第二天我们都去上班,就告诉老人自己做饭,并把冰箱中的饭和蔬菜一样样指点给她看。

  晚上回家,却发现蔬菜一点没动,问她,说只是吃了点饭和昨天的剩菜。

  妻子埋怨她,老人却不耐烦了:“我一个人,那值得做饭?有剩菜,还能丢了?”

  那碟烤鸭吃了几顿竟然没有吃完!我这才知道,老人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

  问她一天在家干什么,老人居然把开缝的被套、沙发上开线的靠枕都一一缝好了。

  老人还出去溜了一圈,也不过是沿着大街走走,而且不敢走远,因为在她看来所有的街道都一个模样,走远了就迷路了。可惜,冬天,户外活动的老人很少,老人就很孤单地走了走,连个聊天的人也没有。

  有了经验,我就中午故意从单位赶回来,想做点菜什么的。可是,每次说我要回来,老人家都提前备好饭,一进门就是热饭端上来,只是菜总是昨天晚上的剩菜和早上的咸菜什么的。要做菜,她坚决反对,说就两个人,别麻烦了,要做就等晚上妻子回来了再做。

  我暗想,老人也许觉得,中午做菜女儿吃不着,有些心疼女儿。我也就不敢坚持再做菜。就说,只是您长时间不来,来一次就吃剩菜,不太妥啊!

  老人立刻说,别把我当客啊!

  知道老人每天都要出去遛个弯啥的,就想给她点钱,到时候买个零嘴啥的。可老人说自己身上有个百八十块,而且自己有吃有喝的,不需要花钱的。

  老人知道我们爱吃面条、饺子,就在晚上做。我们平常因为上班有点累,下班一进屋就玩手机上网,所以吃饭就是简单对付,从来不敢想擀面条、包饺子。老人家一来,我们倒是有了口福了。老人家说,什么饭食也不如面条饺子好吃。

  晚上,老人看家长里短的肥皂剧,我和妻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唠嗑,主要精力都放手机上了。

  周末陪老人逛逛公园,四处走走,老人很开心。可是这当儿,她却提出想走了。

  妻子说,回去干啥?在这,你就自在点,你觉得灯开多了想关上就随手关上,做菜你想放多少油多少盐你就放多少,洗衣服你觉得水都放走了可惜,咱就存起来冲厕所……反正,妈啊你就自在点。大老远的,住了几天就走?

  老人说,住几天都无所谓,就是住不下嘛。你看吧,没营生,洗衣服有洗衣机,做饭我也基本插不上手,你们那个灶我也不顺手……出去也没地方走,我还是回去得了。

  好在,妻弟打来电话说下个周末过来看看老人,丈母娘终于决定住到下个周末。

  还不到周末,我和妻子就准备周末妻弟一家前来的饭菜。知道他们爱吃老人亲手油炸的油果子。赶紧烀地瓜,把软软的黄瓤地瓜揉进面里,发酵,再由老人油炸。一通忙活,老人很累,却很是兴奋。

  提起儿子,老人总是兴奋,而且在她的思维里儿子几乎就是她的整个生命。一边忙活,老人一边唠叨着:“飞儿闯南走北的,什么没吃到?可就是爱吃我炸的果子!”

  周末,妻弟一家来时,我和妻子决定去饭店吃,晚上在家里吃。老人第一次没有反对出去吃饭。

  在饭店里,大家都长时间不见面,难得一聚都很高兴,吃得其乐融融。出了饭店,老人悄悄问我花了多少钱。我就轻描淡写地说,咱自己拿酒水,又没吃饭,很便宜,不到三百,其实花了近五百。老人的心好像放下了,就过去抱着孙女逗道:十月,你说你最亲谁啊?孩子就嘟起小嘴,对着她的耳朵说,我最喜欢奶奶!老人就哈哈大笑起来,那真是比蜜还甜呢。

  妻弟一家走了,老人也决定第二天要走,我上班忙,就让妻子送她。

  老人坐车走的那天晚上,我们下班回来,家里空落落的,再没有“你们回来了”的问候。打开冰箱,因为老人来住,我和妻子就顺手买点菜放在家里,但几乎没吃多少。茶几上,买来的一袋瓜子还有一大半;香蕉还剩了八九个,已经开始变黑了;橘子,在果盘里已经开始变质……老人总是说吃饱了就不想吃东西了,水果吃得很少。

  丈母娘虽然只是来住了半个多月,可是我们已经适应了。她一走反而真像是少了点什么。

  作者简介:

  柳华东,山东省栖霞市人,长期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现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协会员、栖霞市散文学会副会长、《长春湖》杂志副主编、《胶东散文年选(2018)》副主编。先后有百余篇文学作品散见于《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年选》《中国乡土文学》《三月三》《青海湖》《前卫文学》《当代散文》《胶东散文年选》《中国教育报》《中国建设报》《齐鲁晚报》等各类选刊杂志。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散文年选】柳华东:春来野菜香 2018-05-31
【胶东散文年选】孙焕华:老槐树与顺 2018-06-28
孙焕华:记得您的好 2017-08-08
【重磅推荐】孙焕华:远去的乡愁 2016-11-21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