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夕丁:缝纫机

2018-10-16 11:42:24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1

  那一次有机会去朋友家里做客,到了之后却发现朋友在用缝纫机为女儿做衣裳,那一刻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十多年前,我的母亲,就是这样坐在灯下,一针一线的为我踩踏缝纫机做衣裳。

  那时我也有一台缝纫机,确切的说是母亲有一台缝纫机,就是那台缝纫机,几乎包揽了我童年时代的所有裙子,家里经济条件的不宽裕,母亲都会用这台缝纫机给我做各种裙子,一块布料简单的裁剪,缝上皮筋就成了一条A字裙,再配以两根带子便是背带裙,那时的自己哪管好看不好看,有新裙子穿,心里便乐开了花。

  那是一台极其普通的缝纫机,说它普通,是因为它的机头、机座、传动和附件,跟村子里的脚踏缝纫机没什么两样,它是绍兴上千上万台脚踏缝纫机中的一台。母亲的那个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有一台脚踏缝纫机,是嫁妆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那个年代的女子,可以少念几年书,但是针线活是必不可少的技能。

  那时的自己特别羡慕别人家的小女孩,因为她们的母亲又给她们买了新衣服,款式新颖,颜色好看,穿起来简直像个公主。于我而言,那仅仅只是羡慕,却并未因此感到自卑或是难过,因为母亲做的裙子一样好看,简单大方,一样欢喜,一样可以穿着跟小伙伴玩得不亦乐乎。

  有一年生日,年长我好几岁的堂姐给我买了一个小洋娃娃,这是多少女孩都会有的童年记忆,于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因为我也可以像母亲为我做衣服那样,给我的娃娃做我喜欢的衣服,做美美的裙子。

  起初,我只是简单手拿针线,剪刀裁剪缝纫,渐渐地又不满足于此,开始打起母亲那台缝纫机的主意,于是就学着母亲的样子开始摆弄那台缝纫机。由于年纪尚小,坐在凳子上的自己,脚还够不到地,踩不动缝纫机,于是便站着,双脚一前一后,前脚用力踩,后脚做支撑,使劲发力,有时还是踩不动,就咬紧了牙,像是在撬动着整个地球般,那个滑稽的场景至今难忘。

  踩着踩着,机头的线就被我拽了出来,那是经常会遇到的场景,于是又学着母亲的样子,将线穿过这个孔,绕过那个勾,穿进机针孔,有时线用完了,便把小手放进机头,拿出摆梭,换上与布料相匹配的颜色。娃娃的个头很小,用料也会相对比较省,我便拿些母亲的零头小碎花布来裁剪,满足我好折腾的个性。

  也常常因为自己力量的弱小和经验的缺乏,出现踩空线,跳针,打结,缝纫线弯曲不齐的情况,尽管如此,也没有减弱我的那股热情,觉得既好玩又有趣,当我完成一件作品(姑且就称它为作品吧),得到母亲的肯定与赞扬时,我内心滋生出无限的喜悦与成就感,那是与自己穿公主裙的快乐不一样的欢喜。

  愉快的经历,让我时常梦想着有天能成为一位时装设计师,每次烧饭的时候都会用粉笔在熏黑的灶台面画我想象中的衣服和鞋子,那时还是盖着小青瓦的房子,烧饭是用冒着青烟的灶台,那种愉悦的童年记忆一直伴随至今。如今,那台缝纫机仍就安安静静地伫立在老家的那个角落,而我的梦想却因为自己一个“懂事”的选择越发的遥远。

  时代的快速更叠,脚踏缝纫机几乎已经被电动缝纫机完全取代,可母亲还是喜欢摆弄她那台脚踏缝纫机,“用了那么多年,有感情了,舍不得扔,也没有坏掉”,有时候会看到母亲戴着老花眼镜,坐在阳台上踩着缝纫机做被套,做床单,我也从小时候踩不动踏摆的小女孩转变成了能踩出直直缝纫线的大人。☆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