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张京会:泼出去的那碗水

2018-09-06 16:51:11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泼水难收,汉朝书生朱买臣年轻时家里十分贫穷,每天打柴卖维持生计,但他好学,经常边走边背诵书本。他的妻子以此为耻辱就离他而去。后来朱买臣考学当上太守,他的前妻要求复婚,他将水泼在马前,教她收回就复婚。

  而在我的老家,泼水是在嫁闺女时才有的习俗,正所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我的小姐就是那碗泼出去的水,再也没有收回来。

  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院里那棵梧桐树的花,早已落败,巴掌大的叶子,顶着雨水,吧嗒吧嗒发出沉闷的响声。随后,又一滴滴跌碎在乱七八糟的脚印里。

  我站在树下,任由水珠乱飞,溅湿裤脚。那双露出脚丫子的鞋,早已泡在水中。

  小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还夹杂着暗红色的小花,头上蒙着一条红方巾,两朵红润,浮在腮上,几滴水珠落在她脸颊。小姐就像一朵绽放的荷花,娇嫩欲滴。

  我的家乡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结婚仪式是在下午举行,由于当时的条件限制,不可能像现在这么隆重,而且也出奇得简单。

  两个木箱子,一个装着娘家陪送的被子,另一个装着邻里邻居送的饼干、茶果等油炸食品。每个箱子有两名壮实的、俊俏的后生抬着。

  一声吆喊,“发嫁喽……”两个箱子拔地而起,一起一伏地在前面开路。

  新娘则徒步跟在后面,身边有四位用现在的话叫闺蜜的年轻闺女陪着,这叫送客。

  母亲擦了擦泪湿的眼角,找了一个大号的黑瓷碗,从泥缸里舀了一碗水,在小姐刚踏出门口的时候,那碗水就急不可待地泼在小姐身后的脚印里,母亲嘴里还念叨着,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我不知道怎么就流泪了,而且是不由自主地,雨水带着泪珠流淌在我的脸上。这在我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流泪。

  我望着雨里渐渐远去的小姐的背影,不知道她前方的路还有多远,一种失落,一种害怕,一阵阵袭来。

  最后一次见小姐,是在单位的大门口。那是一个冬天早晨,西北风刮得树枝左右摇晃,撕扯着那杆破碎的旗子哗啦啦地响。

  有人告诉我,门口有人找。

  我走到门口一看,是一年多没见面的小姐。她穿着灰色棉袄棉裤,显得臃肿。黝黑的脸上,挂着不太明显的泪花,嘴唇裂着口子,鲜红的血丝,在这个冬天里格外耀眼。

  我说让她到办公室里坐下说话,她说不用,看一眼就走。

  我不知道八十多里地她是怎么来的,在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里,不难看出艰难的生活,已经把她折磨得遍体鳞伤,没有一点我印象中的样子,陌生的感觉让我自己都感到诧异。

  在小姐走后的几天里,我的心始终难以平静,不祥之兆时不时地逐打着我。

  当我赶到小姐家跪在小姐的灵堂前时,气愤远远大于伤痛。我扔下平常的斯文,顺手抄起一根柳棍,撵着小姐的丈夫满院里跑。

  他跑到杂物间关上门,我紧跟着一脚,门上的玻璃稀里哗啦落了一地,插到我的脚上,鲜血渗出,一阵伤痛。

  我把小姐没喝完的农药,扔在他面前,逼着他给我一个解释,否则就把这半瓶农药喝下去。

  我近似疯狂,竭斯底里地喊叫着。

  在我的追问之下,他流着泪告诉我,由于他轻信别人,养了一年的那头猪刚卖了,钱就被骗走了……

  在我离开小姐生活了五年的村庄时,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泼出去的那一大碗水,四处飞溅的水珠落在地上摔得粉碎,被风刮走。

  时间在每个人的额头上刻上了一道道沧桑的印记,我家的老房子也在风雨中飘摇了几十年。院里那棵梧桐树,已经比水桶还粗,今年初夏又开了满树的梧桐花。

  在这棵梧桐刚从地里冒出来的时候,我要拔掉它,小姐拦住了我并安抚说,树也是有性命的,说不定你以后还会爬到树上玩呢。

  我现在只有在这老房子里,在这梧桐树下,才能感觉到小姐的一丝丝气息。那盘炕,那盏罩子灯,尘土掩盖了它们的灵性,却掩盖不住小姐的生活痕迹。

  我走在儿时就有的石头大街上,趟过村前老柳树下的小溪,穿行在村后那片我爬树掏鸟窝的槐树林里,寻找着当年我和小姐走过的草径,倾听着我们那嘻嘻哈哈的叫喊声。

  当我站在村委的办公室里,捏着那张拆迁补偿表时,手抖个不停,眼睛已模糊不清。

  我把笔拿起,放下,又拿起。我知道在我签完字的那一刻,那老房子,那盘炕,那梧桐树,还有这个村,就像母亲泼出去的那碗水,将一去不复返。

  我走出村外,回过头。那棵梧桐树摇摆着,花都已落败,偶尔有布谷鸟落在树枝上,然后一声啼鸣,慢慢飞走。

  作者简介:

  张京会,字草堂,号阅微草堂,现就职于交运集团青岛西海岸发展事业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青岛诗词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国内著名刊物。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张京会:母亲的泪 2017-08-08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