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彭浩敏:颜面

2018-09-06 15:43:34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打开电视,转不上一两个台,无论是新闻节目、电视剧还是娱乐节目,都会有那么几个光彩照人的美女在撑着场面。她们所在之处,大都会令观众手中的遥控器稍事停留。然而太多的锥子脸和蜂腰巨乳,又使得观众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偶尔看到老电影中像《人到中年》里的潘虹、《庐山恋》里的张瑜等等,心里便更充斥了沉甸甸的失落感。难道天生的、天然的、天使般的笑容,就这样从屏幕上永远地消失了吗?一个不合时宜的方下巴、两颗一笑就大白于天下的兔子门牙,甚至记忆中是谁那宽得不合乎比例的额头,谁的嘴角那颗本来可以点去的黑痣,会成为一个花季女子的耻辱吗?她鼻尖上的雀斑,她如梦如幻好似一线天的细长眼睛,加上天籁般的歌喉或者妖娆媚惑的身姿,这些都已成为历史了吗?成为观众心头永远不能复生般的疼痛了吗?

  陪一位大姐去做美容,正当百无聊赖之际,服务生热情地拉我过去,相了半天面以后,用一个仪器测试了我的皮肤。在强光的照射和透视下,那张脸像被烙铁烙过的某种家养动物的毛皮,糙得令人毛骨悚然。服务生用职业性的轻飘飘的语气说,你总体上还不错,只是皮肤太需要护理……眉毛没有修罢?显得有点乱。她把我按在椅子上,用一只刀片三两下把那两丛眉毛刮了几刮。我一照镜子,差点晕过去。那是当下比较流行的一种眉形,前粗后细,眉峰高耸入云,遥对着它们下面那双漫无修饰的眼睛,大有高处不胜寒的意味。看着镜子里的这个陌生人,我恍惚想起这应该是欧美人当中流行的一种修饰方法,一双浓眉凌驾在深邃的双目上方,妖艳得令人窒息。

  然而美容院的服务生对于“要经常修眉”的建议还算是中肯的。试想,经过剔、拔、剪、刷、上色、涂膏等等一系列精密加工,一双秀目在开启关合、秋波流转之际,万般风情、无限春光尽上眉梢,岂不连自己都要怦然心动?于是乎置办齐了一套修眉刀、夹、剪、刷、笔、油,一个大盒子盛得满满当当,俨然是一个三流木匠的简易工具箱,然后对着两丛乱眉就下手了。三日一小修,五日一大剪,今日长龙卧波,隔天来个蚕头雁尾,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大有将爹妈留下的那点遗产做成传世艺术品之趋势,又兼刀枪剑戟并用,更有武林精神。后来另外一位做化妆品的朋友见着我说,你不化妆,很好,很自然,只是眉毛是修过的吧,太生硬。

  既无名师指导,对那张门面的简单处理就往往失之粗疏和不恰当。那么,不去实施这些工程也罢?!承受些风吹雨淋也就完了,一个女人还要承担着各种各样的角色,社会的,家庭的,凭空多出些几乎无法完成的重大任务,还要拿一张脸来讨好大家,这几乎是不必要的。然而明星们则不一样,参加着过多的社会活动,上着尽可能多的电视节目,争着拍些令观众过目即忘可有可无的戏,所以不得不担负着保持青春容貌的天职般的责任,迎合着一波又一波的流行趋势。这难免不累得发慌,当然相比于她所获得的,再多的付出也都值得吧?

  小女也有一套化妆品,有一次她把我捉住要给我描画。为了不扫兴起见,我耐着性子挤眉弄眼地任其折腾。化好以后,她远看近看,啧啧有声,继而深沉地说:“我发现……你的人生是一个错误。”小女不似我略有些文艺范儿,她偶尔会流露出对世间事物的深刻洞悉。或许,人生无论怎么努力,都避免不了最终成为一个错误,也或者在所有的正确里面,总有些潜在的错误是无法避免无法挽回的遗憾吧!

  作者简介:

  彭浩敏,出生于1972年8月,烟台招远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出版有散文集《未央集》。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