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王明新:银滩的天空

2018-08-31 17:17: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出发之前,我和妻子已经从天气预报中得知,受台风“帕布”和“蝴蝶”的影响,青岛、烟台和威海有大到暴雨,乳山是威海管辖下的县级市,城门失火,必殃及池鱼。果然,一路上雨时大时小,时缓时急,雨大时眼前白茫茫一片,雨刷以最快的速度工作着,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依然被雨水流淌成一片迷离。风也刮得很猛,把雨线吹得像鞭子一样抽在车身上,车子不时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

  我开车是个新手,加上暴雨不断,5个小时的车程我开了六七个小时,车到乳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半了。进入银滩,雨突然加大起来,密集而粗大的雨点从天上倾泄而下,公路上一片蘑菇般的水泡此起彼伏。车拐进东西走向的长江路,路北是一个接一个的新建小区,红的房顶,黑的房顶,高高矮矮,鳞次栉比,一派繁华;路南就是水天一色、碧波万倾的黄海了,估计再有10多分钟就能到“阳光海岸”。就在这时前方公路上突然出现大片积水,我没多想,打算一踩油门冲过去。谁知汽车刚开进水中就熄了火。好在离车子左边就是一条向北的公路,向北是个漫坡,地势比东西走向的长江路高出许多。我立即重新发动起车来,一打方向将车子开到这条南北向的公路上。

  银滩“阳光海岸”的这套商品房,是2004年我和妻子一起购买的,与“阳光海岸”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就是海滩了,细细的金黄色沙滩一直铺到海边,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际。海子的著名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颇为人称道,其实春暖花开不春暖花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面朝大海的地方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这曾经是我的一个梦想。自从有了这套房子后,每年夏天我都会与妻子一起来这里小住几天,早晨踩着湿漉漉的沙滩漫步,看点点白鸥在海面上起舞,看太阳一点点从海水里升起来;下午在温暖的海水里游一会泳,亲近海水的体温与咸腥,然后躺在松软的沙滩上,让从海里吹来的风从身体上掠过,享受夏日的清凉。卖海鲜的集市远近有好几个,蛤蜊和海蛎子都是我的至爱。煮一锅蛤蜊或海蛎子,来两杯小酒,日子过得给个神仙都不换。

  我们这次来银滩,却是打算卖房的。2000年儿子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北京另一所大学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外企工作,眼看着北京的房价坐直升机一样飞速往上长,我和妻子打算给儿子买个房子,大小不论,有了房子就算在北京扎下了根。从小学到大学,儿子一直都很优秀,也一直是我和妻子的骄傲,儿子工作后一直与人合租在一起住,这让我们心里很不踏实。我们把买房的想法告诉儿子后,儿子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房源,房子在东四环边上,面积虽然不大,价格还是让我们始料不及,我和妻子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忍痛把在乳山的房子卖掉,不够再想别的办法。这才有了这次乳山之行。

  雨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和妻子吃了点自带的面包,喝了些瓶装水,坐在车里期待雨停,等公路上的水退下去,好完成最后的行程。但雨一会大一会小,一会急一会缓,却一直没有停,而公路上的积水却在上涨,不断向我们停放的车子逼近。长江路上不时有心存侥幸的司机开车冲入水中,开始汽车如一辆水陆两栖坦克,在水里左冲右突,但很快就熄火在水里搁浅,不得不找另外的司机帮忙推上来。不一会,在我们停车的这条路上,就停了十多辆汽车。

  终于,天一点点黑了下来,有的人等不及,开始从向北的公路上开车走了,返回还是绕道而行?不得而知。我们因为对这里的路不熟,只能继续等待。我们前后的汽车越来越少,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竟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辆也不见了。天越发的黑了,这条南北公路两边虽然都是新建小区,但入住的人却不多,除了零星的灯光像鬼火外,四下里一片漆黑。耳朵里除了灌满的雨声,还有不远处大海掀起的波涛发出的巨大轰鸣,轰鸣声带着回音,一声声敲击着耳膜,为这个漆黑的雨夜增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我开始胡思乱想:会不会有水怪从大海里爬上来?月黑风高,有没有强人出来抢劫?我不敢把这些想法告诉妻子,担心她害怕。

  此时此刻,在北京的儿子干什么呢?

  儿子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年我去南方出差,给儿子买回一只巴西龟,儿子宝贝似的,天天与巴西龟一起玩,有一次巴西龟不知爬到什么地方找不到了,儿子哭得十分伤心,后来可能是饿了吧,巴西龟又爬了出来,儿子开心地笑了。国家恢复高考后,1981年我去北京读书,单位派车送我去火车站,儿子一边撕心裂肺地叫爸爸,一边伤心地大哭......

  时间过得很慢,直到9点半钟,雨声才终于小了下来,我和妻子打开车门,走下汽车,呼吸了几口雨后清凉的空气,简单商量后,我们决定把汽车停在附近的一个小区内,然后步行去“阳光海岸”,这是我们所能做的唯一选择。车停得还算顺利,没遭到看门人的拒绝。钻出汽车,挽起裤腿,趟着水摸索前行。水深的地方几乎到了大腿根,浅的地方淹没过了膝盖。开始我们的心是惶惑不安的,不仅因为我们不知道这里距“阳光海岸”究竟有多远,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到,还因为夜色漆黑,水流汹涌,谁知道汹涌的水下藏着什么玄机?但别无选择,只能壮着胆子向前走。开始我们担心脚被扎破穿着拖鞋,但拖鞋增大了阻力,走起来有些吃力,我们只好把拖鞋脱下来提在手里,好在经过大雨的冲刷,公路上干干净净,光脚踩在柏油路面上,洁净而凉爽。零星的雨点不时飘落在脸上,十分惬意,与我工作的东营闷热的夏天相比,这里的夏夜是那样凉爽宜人,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刚刚经历过暴雨后的夜晚。

  不知走了多久,因为路面抬高,公路从水中露了出来,我们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向前走了。又走了一会,刻在一块巨石上的“大庆公园”四个鲜红的大字赫然从右前方闪现出来,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距离“阳光海岸”不远了。2004年来银滩看房的时候,就知道大庆油田在银滩建了小区、公园、超市和医院,并开始兴建二期工程,不少已经退休的大庆石油工人,选择把家从寒冷的东北搬到山东,在海边上安度晚年。以“铁人”为代表的大庆石油工人,为我国的石油工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应该得到这样的礼遇。因为我也是石油工人,因此当初看到“大庆公园”的时候,感到特别亲切。

  又走了几分钟后,我们终于看到了“阳光海岸”,而这时雨又下了起来。进入小区,上楼,开门,匆忙冲了个澡,一天的奔波早已是疲惫不堪,我们很快在床上躺下来,伴着雨声入眠。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起来,走下楼,经过一天一夜雨水的冲刷和浇灌,草坪一片碧绿,十几棵马尾松更是苍翠欲滴。天放晴了,空气湿润而清冽,抬头一看,银滩的天空是那样蓝,那是一种干净而纯粹,浓烈而一尘不染的蓝,蓝得让人心疼,让人不舍。

  作者简介:

  王明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81年起,已在《北京文学》《青年文学》《雨花》《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延河》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150多万字。小说曾入选《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和《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中国年度微型小说精选》《当代小小说大系》等各种图书几十种,曾获“铁人”文学奖、“朝阳”文学奖,中国石化集团短篇小说大赛一等奖,“林语堂杯”小小说大赛一等奖。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