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夏一丹:家乡的天台

2018-08-31 16:58: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登上高高的天台(我们家乡俗称平台,一般是厢房没有起脊的屋顶),放眼望去,朦胧中满是寂寥的山脉与错落的人家。

  在我的家乡,看不到婉约的江南水墨画卷,也寻不见壮丽的塞外黄沙漫天,有的只是绵延迷离十几里的青山与蜿蜒曲折的小河,少了几分傲慢和神秘,却多了几分温馨与浪漫。这里的屋顶红瓦也很少见,几乎清一色的青灰的颜色,一块块或长或方灰白的颜色镶嵌在其间,就是承载着家家户户欢乐时光的那个天台。

  天台的用途很多。丰收后,那是晾晒储存谷物的粮仓;仲夏时分,那是一家人纳凉交流的精神家园;洗衣后,那又是略带湿润清香的衣物迎风飘扬的地方。而我最喜欢坐在天台的边缘,吹着习习的凉风,看尽那墨染的群山,银带般的小河,交错的田间小路,杂乱鸣叫着的成群鸡鸭,错落有致的青灰色屋顶的老屋,以及那将天空染得七彩绚丽的晚霞。它们都被那天台默默地承载着,隐藏进我对家乡的深深的思念和爱恋之中。

  天台还是一家老少欢聚的地方。晚饭后正值暮色四合,夏日入夜仍灼热之时,长辈们便携小辈登上天台。在这被夕阳熏染得绯红的穹隆之下,坐在尚有余温的天台上,迎着渐趋凉爽的晚风,谈天说地,直至小辈们在黑夜中伴着蛙声进入梦乡,还往往被大人有意无意在聊天中所讲的鬼故事所惊扰,在梦呓中直喊着快救命。

  家乡没有高楼大厦的阻隔,没有钢筋水泥的冰冷,有的只是芬芳的泥土与广阔的天空相应。像一滴墨在水中晕染开来,绯红的夕阳染上了夜幕的饰边,渐渐渲染出彩虹般的略有点昏暗的色彩。渐渐各家天台上有了闲谈纳凉的声响。在这里人们打破了平日墙壁的阻隔,天空下的天台在夜幕下浑然成了一个整体,大人们听着别家闲聊偶尔插上两句嘴,孩子们则调皮地在各家天台上蹦跳嬉戏歌唱,引发家长带着关切的惊呼提醒,或是善意的责备笑骂。

  暖暖碎碎的闲谈声潜入了夜幕,与整个即将没入黑暗中的小乡村幻化成了一场梦。

  而梦留在了心中,却只是一场梦了。

  冷风毫不妥协地闯进了我的衣袖领口中。轻轻打开了那厚重漆黑的木门。三年了,我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老屋,却只发现早已物是人非。行迈靡靡的我抚摸着那一砖一瓦,还有角落里那锈迹斑斑的鸡舍铁笼。小院中杂草丛生,岁月斑驳着土墙,多年前的丝瓜枯蔓还挂在院墙的正当中。

  我爬上那早已破裂不堪的天台,风吹动着碎石杂草仿佛在为我轻吟悲歌。我伫立在天台上,透过屋顶凛冽的北风极力远眺,依旧是暮色四合之时,而我身边的故人,如今却又去了何方?北风吹啊吹,吹得鼻腔突然一酸,眼前的景物倏然一片模糊,可记忆却更加清晰。

  拉回脱缰的思绪,抬眼望去,不远处的青山依旧连绵,小路也似从前那样的弯曲,几个孩童在家长们的声声催促中不舍地走下了天台,而不远处的老屋也飘起了袅袅的炊烟……

  时光不老人却老,旧时岁月天台上。

  作者简介:

  夏一丹,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北京体育大学在读。作品《绝处逢生的骄傲》获得第十二届“希望杯”复赛全国二等奖,《家乡的天台》获得第十五届“叶圣陶杯”全国大赛三等奖;曾获得校徽设计大赛三等奖,学校摄影大赛二等奖,第九届校园艺术节硬笔书法二等奖。热爱写作和阅读。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