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张永慧:母亲的善行

2018-08-09 09:12: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母亲生于1949年,7岁的时候我的姥姥就去世了。姥爷一生安贫乐道,没有多少积蓄和时间把母亲照顾好。在1949年之后的中国,农村是很贫穷的,是我大舅和二舅以及姨妈拉扯大了母亲,所以母亲的成长是很艰辛的,可以说从小是个苦命的人。嫁给父亲之后,也没有过过一天轻松日子——因为父亲的耿直和不事巴结,所以一直是民办教师,收入很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却时常接济落难的人,她常说:“我小时候也吃过这样的苦。”

  我小时候的农村是很多落难之人的落脚点。有盲人队伍经常到村里来,晚上为村民唱评书,称为“瞎唱”。我们家就住在村里张氏家庙屋后,1949年之后农村的家庙陆续被改做革委会、学校、大队办公室,我小时候就住村大队办公室了。村里来了瞎子唱队伍,一般都在家庙里面办公室的空屋子里落脚住宿。母亲听说后,一般会叫我和哥哥去问问他们有没有水喝,没有的话就会叫我送壶开水去,甚至有时候在我们家吃饭都很艰难的情况下母亲都要叫我们去送几个玉米面饼子。

  对于落难的人,母亲甚至把他请到家里吃饭住宿。我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大约我才十岁的样子,村里来了一个落难的老人,拄了一根棍子,背着一个小铺盖卷,在办公室门口蹲着打哆嗦。我不知道那老人是为什么会流落到我们村里。母亲在家听街上的人议论,就出来看看。看了之后就过去问了几句话,然后就把老人叫到家里来了,跟我们一起吃了晚饭。虽然很饿,但是老人的文化素养是很好的,说话一直很有礼貌很有涵养,而且不断地说自己遇到好人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报答这个恩情。母亲也一直说着安慰的话,老人感动得流泪。我当时和哥哥默默地听着。我记得那天比较冷,老人身上的铺盖是很小的一个包裹,根本不足以抵御严寒,吃完饭,母亲说,大爷,你就在这睡吧,我去给你收拾个场阍儿。然后就叫我和哥哥挤挤,把小炕最里面的位置腾出来,给他重新找了褥子和被子铺好了。那个时候我们家的房子有200多年历史了,小炕小得躺下三个人就很挤了。次日,老人在我家吃过早饭就上路了,临走的时候千恩万谢,说他没有想到在异乡还能受此礼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报恩。我记得清清楚楚,老人走后,我收拾被褥的时候发现,褥子上很大片的皮肤屑,足有黄豆大小,许是老人很久没有洗澡了,身上的老化皮肤一层一层脱落的缘故吧。

  邻村有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大约50出头了吧。据说他小时候因为很顽皮,经常作祸,损坏家里的东西,他爹打了几次打重了,就精神不好了,一犯病就撕咬衣服,撕得一丝不挂。但是他发现了一个办法,就是到处去借一些编织袋子串联在一起,厚厚地裹在身上,老远看像个茧子。他说撕不烂,越撕越暖和,的确,他撕得像是产生了绒毛似的,看起来就暖和。当然他也很抗冻,有年正月初四他好像是想吃沐浴水库的鱼,不小心掉进冰窟窿去了,不知过了多久才被人发现,拉出来的时候仍然很清醒,而且好像没有感冒。想必说到这里都能猜出是谁了,城北70后之前的人都认识,80后的人应该很多认识的。因为90年代中期此人就离开家乡了,很少出现在本地人们的视野中。人们讨论起来的时候都经常断定他已经不在世了,但是他总是能在不经意间重新出现。很多人说他是扒火车去全国各地转悠。这个人的故事很多,我第一次知道人身上长的东西是可以卖钱的,就是通过他丢失了一个身体上的部件才知道的,我当时很震撼,对于丢失的那个部件我亲眼查看过,他哭着叫我们看的。就这个人,从小确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他很小就得病了,他要饭的时候总是说:给点饭逮逮不呔……我们村是他常来的地方,每次来我母亲都会给他水喝,给他饭吃。也许是他的心灵被我母亲纯正的善心感化了,所以不忍心多次麻烦我母亲。他每次到村里来,不会直接到我们家门口,而是在村里走一圈,没有人给他饭吃他才到我们家门口蹲着。也许他有感恩的心,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也没有能力报答。我和哥哥出来给他送吃的,他总是会说:“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吭!乃妈妈真好人,吭!”我记得,他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眼睛很淳朴,表情很认真,想把对我们的感激完全表达出来。至于这个人不好的一面就不说了。

  我家西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位我叫做三哥的人,没有结婚,也是从小艰难。自己一个人住,有痨病,很虚弱。我的记忆中这个人很善良,在村里很受人尊重,他也爱经常帮村里人,是少见的好人。有一年年关,母亲在街上跟邻居聊天,偶然听到他说起自己的情况,得知他每年过年基本就是跟往常一样,勉强吃饱肚子,根本不像别人家那样又包饺子又做菜,他几乎就是吃个饼子吃点咸菜。母亲回家之后就愁眉不展,说真可怜啊,好人怎么就没有好报呢。就跟父亲商量,还是打发孩子去送点过年的饭菜去吧。我去送给他的时候他眼睛里闪着泪花。我看见他家里一贫如洗,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泥土墙上连张糊墙的纸都没有。以后多年过年过节,母亲想起来就会派我和哥哥去送点东西给他。那年头,人们赚钱不多,一个有病的人无法报答,他只能经常在人们面前说我母亲是个大好人啊,一辈子报答不了,我有次看见他边说边落泪。他看见我哥俩,也总是很亲的样子。这个人应该活了不到50岁,就因病去世了。

  还有一年,村里来个一个精神病妇女,在山里一路唱着阿里山的姑娘来到了我们村,据说,这是一个计划生育受害者,是因为计划生育才变傻的。而且,这个人貌似一直在莱阳活动,我前几年在莱阳枣行大街的垃圾箱附近时常看见一个女人,好像就是她,也就是说,她到现在还健在。当时我们家有后园,她跑到我们家后园的墙上蹲着唱阿里山的姑娘,我母亲听到了,和屋后家的六奶奶就询问她的情况,我当时在场。中午的时候,我母亲就说,你在这等着,我给你拿饭吃。然后给了她一碗大米,一碗疙瘩汤,还有一小碗“冻”。那个时候农村一年打不了几次“冻”,属于高贵菜。结果她好像不认识这个菜,都给挑出去了,落在园里的泥土上,母亲看了很心疼,说你看看,我们自己家都不舍得吃,你都倒掉了。这个人吃完了又一路大声高唱阿里山的姑娘,走了。

  单干之后村里把公共的财产都分到各户了,我们家分了一匹骡子,后来父亲参军,骡子就被人借走了,说等我爹退伍回来就归还,结果爹退伍之后那家人拒绝归还。这在当时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比现在的人买个车都大无数倍,相当于家里雇佣了一个不花钱不吃饭免费干活的长工,爹是个有大智慧的人,是一个熟读兵书精通谋略而且又擅长词讼的聪明人,但是爹的性格是,为村民说话的时候无所顾忌,到了要制裁、打击自己敌人的时候就会手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爹基本是选择了退让。后来这家人的儿子(就是那个霸占我们家骡子不还的主谋)犯事了,就来找我母亲,请爹出面帮忙。母亲没有怨言,不计前嫌,爹不辞辛苦几经周折,把他儿子带回了家,否则估计是判刑或者劳教了。再后来,母亲没有计较两家的恩怨,做媒把他家的大闺女嫁给了我大爹家的二哥。

  我家东南面当时住着我一个本家姑奶奶,论宗族关系,已经很远的旁支了,她最终是被他儿子饿死的。有一年,我跟我妈上山干活回来,她站在门口,跟我妈妈聊天。说起她这一辈子,说最大的遗憾是从来没有吃过鱼。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农村里偶尔会有过去卖鱼的。村里哪家做了鱼,香味几乎能传遍半个疃,这姑奶奶许是闻到过鱼的香味,所以就有了一个心愿——担心死了都满足不了的一个心愿,那就是在有生之年吃上一次鱼,哪怕是一口也好!母亲听了之后回家黯然伤神,那时候我们家也是一年吃不上一次鱼。我爹回家之后母亲就跟爹说了姑奶奶的心愿。叫爹攒钱,抽空买点鱼回来,叫姑奶奶吃上一次鱼。终于,有一天,村里放电影,我和哥哥正在占位置,爹买鱼回来了,是刀鱼,不大,估计是便宜的那种吧。然后母亲安排哥哥看着座,打发我去叫姑奶奶来吃鱼。爹把姑奶奶安排到正位,母亲就在地下围着锅灶做鱼。做熟了先给姑奶奶盛了满满一大碗,叫姑奶奶先吃,然后才是给爹的一碗,最后是我们哥俩,母亲就吃锅底下的碎渣和汤。姑奶奶吃得很仔细,几乎想把鱼刺都吃下去,最后把鱼汤喝完再用饼子把碗摸干净了。吃完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哎!我可吃了鱼了!我可吃了鱼了!!XXX啊,我这辈子报答不了你,我下辈子,吭!我一定要报答你!当时情景我历历在目。后来,这个姑奶奶老了,不能干活了,他的儿子就开始虐待她,她经常几天没有饭吃,我母亲冒着被他儿子骂的危险去给她送饭,送水。再后来姑奶奶在家里炕上扒着窗棱,撕心裂肺地喊,XXX啊,就你是好人啊,我下辈子报答你,你给我舀口水喝吧。母亲听见了就进去给她舀水,有次水缸里的水都不干净了,母亲就去井里打些新水给她。那口井,就在她家门口,距离院墙2米远!有时候怕他儿子知道了动骂,就打发我瞧瞧进去……

  母亲的所作所为与我们的家庭环境也是有关系的,我们家祖上一直是书香门第,在村里威望很高,因为我们张氏一族的名声,我们村在莱阳是响当当的“乡绅村”,就是家教好、威望高、作风正派有能力的家族居住的村。我祖上就一直把善良当作家风,父亲受家风影响,对母亲的善心都是大力支持的。如果没有父亲的支持,母亲心底再善良也是没意义的。我爷爷当初在村里就是有名的善人。我家西邻有个叔叔,跟父亲同龄,从小家里穷的吃不饱饭,是我爷爷接济抚养的,他从小跟我爹一起吃饭、读书、上学,他结婚也是我爷爷帮他操办的,就是这个人,后来他的老婆还跟我们家闹了一场大的风波,导致我母亲平生唯一一次拿出了男人的胆魄,压制了不良风气,这在当时,很多人是惊叹佩服的。父亲当时忍让再三也是受我家的家教影响,但是涉及到人的名节,母亲的出手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也得到了那位叔叔的默许,他是知道感恩的,也是能分清是非的。

  母亲的一生很多闪光之处不能一时间历历细数,她的行为对我和哥哥影响至深,我和哥哥也是在遇到他人危难或者艰苦的时候都会出手相助。我家里的几个老亲戚,我和哥哥年年偷偷过去送钱,不止一次送,这对他们起到了很大接济作用。今天突然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就顺手写写关于父母和家里的一些往事,希望能给孩子们一点熏陶吧。

  作者简介:

  张永慧,1979年出生,98年高考考中烟台师范,由于家贫放弃就读。后自学、成考获大学学历。爱好武术(螳螂拳武术六段),爱好文字,偶尔写点东西,但很少投稿。百度上能搜到《大明干臣张梦鲤》和《威震敌胆的军事发明——大明炮墙》两篇拙文。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威震敌胆的军事发明——明长城炮墙 2017-04-10
赠官不受的左良辅 2017-02-20
张永慧:烟台籍大明干臣张梦鲤 2017-02-17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