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牛虹:美人靠(外一篇)

2018-08-08 11:00:57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前几年,老公驻点南京工作,我去南京自然便多。办了张旅游通证,四处闲逛。在曲曲折折的河道中徜徉,在蜿蜓环复的历史中漫步,品赏烟霞,浮想联翩。最不能忘怀的,是沿着秦淮河岸的美人靠。

  美人靠其实就是一种有靠栏的木制条凳。据说最初是由吴王夫差专为西施所设,所以又叫吴王靠。遥想当年,远离故国,施美人计以复兴越国的西施,倚栏而望,低吟浅唱,心中藏着多少忧伤。在时光的遮蔽和消蚀之后,那恋色失国的夫差自然是昏君,但想及他不爱江山爱美人,想到他贵为君王尚能体察女人之心,恨已如水流逝,平添了一分赏识。

  由于西施的美人效应,“吴王靠”便成了“美人靠”,遍及江南,蔚为风尚,流传古今。且说南京这块,莫愁湖里,白鹭洲上,玄武湖滨,秦淮河畔,临水之处,连廊之下,多有所见。想到古来那些妇人小姐,棋琴书画女红之余,斜倚椅上,蹙眉凝眸,引颈顾盼,心有千千结,剪不断,理还乱,真正应了“美人靠”之名。岁月不居,时光如流。想起那些尘封的往事,如风筝脱线秋叶飘零,不禁唏嘘感叹。

  当我靠在美人靠上,嗑一把瓜子儿,咀嚼着庸常的日子,摘一朵石缝里的野花,扔给水里的小鱼儿嬉戏,惬意地将脖子搁在光溜溜的美人靠上,任柳丝般的长发无所顾忌地在河面上飘拂。有时哼上一曲,想一段心思。想起西施凭栏望远,想起李清照的惊起鸥鹭,想起张爱玲每年读一遍《红楼梦》,想起林徽音抱病和朋友们聊天,想起毕淑敏丢下手上的事环球旅行,而我钟情的是享受靠在美人靠上的闲了。

  在西递,我在桃花源里人家的绣楼上,靠那美人靠上,想象从前徽商女子的日子,想象有多少女子在上面靠过,我又是第多少个呢?恍惚中,仿佛看见长长的美女阵容,神思恍惚,如痴如梦。又如在普陀山,穿过紫竹林,拜过南海观音,靠在美人靠上听海潮音,在一种曼妙的节奏里,竟然睡着,进入梦境。现在想来,我是迷失在一份难得轻慢的闲情里了。

  朋友们说我是个率性的女人,我也认可。工作之余,喜欢外出走走;偶尔侍弄文字,就像我的祖辈们侍弄庄稼,沉浸在一种自得的小快乐中。翻阅精心保存的剪报,凡是慢慢酝酿出来的文字,总有一些灵性,每个段落,每个句子,甚至每个字都是水灵的;而那些应景之作,那些急就章,总是烧过了火候,不是半生不熟,就是有点焦煳的味道。

  时至今日,家里的事,单位的事,人事的牵连,都堆成了山,整天一个忙字了得。脚步匆匆,像被抽打的陀螺,已经停不下来。我时常在想,我们生活在焦虑之中,到底想要些什么,会不会因拚命地追求,拚命地往前冲,而忘了回家的路。现代人活在焦虑之中,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族——不快乐族。美学家朱光潜在《谈美书简》中提醒人们:“慢慢走,欣赏啊!”作家叶兆言在随笔《美人的靠》中,讲述美人靠的演变史,他最感兴趣的是坐在美人靠上的游目骋怀。而在我看来,美人靠已经变成一个意味深长的邀约……

  其实只要有这份闲心,不管什么样子的板凳,有靠背的,无靠背的,有扶手的,无扶手的,甚或门槛,甚至草地,都有美人靠的效果。我坐的游船,也是美人靠。优雅的弧度,既是椅子的姿态,也是身体的姿态,更是心理的姿态。

  悠然三河

  三河的韵味,在一个静字。他是一条泊在水滨的小船。三条河牵住他的手,拽他的衣襟,他走不动了,于是落帆歇棹。我在小镇穿行,像是走在船舱里;我四处闲逛,如欣赏舱外移动的风景。

  三河枕水而居,是漂在水上的一座村庄。逼仄的一人巷,光滑的青石板,粉墙黛瓦马头墙、桨声灯影的河道等等,每一个细节都带着古意。

  去的那天,云淡风轻,傍晚时下了一场雨。我站在长街檐下听雨,如同在船上听雨。不知道是春秋战国的雨,还是唐宋明清的雨,只知道雨落在每个物件上,激起水花的清音,都合辙合韵。

  小镇不大,持一张窄窄的联票,便与鹤庐、望月桥、鹊渚廊桥等景观一一见过,只是相见恨晚。那晚,我执意留了下来。有些人,有些地方,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我珍惜这美丽的邂逅,不想匆匆赶路。三河是一阙远年歌赋,是一壶陈年老酒,需要一字一句、一点一滴,细细品咂。

  客栈仅有几间客房,墙角靠着油纸伞,床头挂着羽毛扇,我的眼前立时浮现温婉的老旧时光。招呼客人的,是一对老夫妻。衣着简朴,面容平和,悠然富足,一如前朝的遗民。他们或许经世太多,譬如远古的烽火,日军的狰狞,20多年前大水中的窒息等等。他们将美好的华年沉淀在这座以米市闻名的繁华商埠,沉浸在风云变幻落满尘埃的岁月里,练就了这般气度。

  如果小镇有记忆,或许会记住我的名字。因为,我漫步在街衢巷陌,带走了居民门前炭炉上温暖的烟火;我游走在古西街的青石板上,听清越的脚步声在空中回荡;我端坐茶楼,品茗赏荷,闲听万年台上咿咿呀呀的庐腔和黄梅调;我徜徉在小南河畔,踏月而行,俯身照影,享用着三河无边的月色。

  导游每每说到陈玉成、孙立人、刘秉璋、杨振宁等人时,我感觉像是在说我的祖辈们。上辈子,我的根有可能是在这里,今天我的脚印与他们重叠,隔着无数光阴,与他们同行。

  我在小南河畔伫立良久,幻化成柳,陪着小镇消磨余生的时光。回到客栈,独坐窗前,对面的老屋,天井一方,修竹数竿,厚重的木门吱吱呀呀地开了又关,老屋的灯光被月色溶透,泛着淡淡的光晕。此后,四处寂静,静到自失,波吻,蛙鸣,月光落下,风穿过窄巷,穿过门厅,都有了形。在静谧之中,在水墨写意中,我如一粒尘土起起落落,无声无息。

  星落如雨,微风吹皱河水,小镇轻轻摇动,悄然前行。此刻,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了明清时的歌谣《十大舍不得》,曲调悠然,“一舍不得三河街花花世界,二舍不得大河水淘米洗菜……”如今人们都往城市里奔,三河人居然还能守着大河水淘米洗菜,算是真正的悠然一族了。

  作者简介:

  牛虹,原名“牛红”,女,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天池》《金山》《广西文学》《浙江小小说》《团结报》等报刊发表小小说多篇,著有散文集《扬花似雪》《若水》。作品入选《中国著名作家文学作品选集》《读者》《亲历2011》等选本。现供职于合肥报业传媒集团。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散文年选】张秋霞:母亲的青光眼 2018-07-26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