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从"大满贯"影后到导演太太这二十年…

2018-07-16 10:48:00   来源:蓝小姐和黄小姐   【字号:

  要说七月份第一热点话题,那肯定非《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莫属了。

  还没公开放映时,就已经好评如潮,公映之后,口碑爆了,很多名人也自动为它宣传呐喊,评价之高,近年罕有。

  《我不是药神》从横空出世时的豆瓣评分9.0,经过一周多的降温,滑落至……嗯……8.9。

  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药神”带动起的话题也一直占据着各大娱乐媒体的主打版面。先是以文牧野、徐峥、王传君为第一波话题核心。

  我们都知道了文牧野是个年轻有才华前途不可限量的导演,知道了王传君苦行僧式的追求理想之路,也又一次见证了徐峥在艺术、现实和商业之间高超的平衡技巧。

  是的,这不是七零后徐峥第一次成功,自《泰囧》之后,他的事业线就是逐级向上的,山争哥哥成了各大自媒体争相夸赞的人物,但这次还是让很多观众又重新审视了他——

  这个以喜剧见长的演员,演起烂人来、演起哭戏来也是那么动人,他对文牧野,对苏伦(《超时空同居》导演)的栽培又天然地圈粉,要知道,在如今这个争名夺利的圈子里,肯帮人,肯让利,肯扶人上位不争功的前辈有多么难得。

  徐峥做伯乐有眼光,但今天,我们不聊徐峥,要聊一聊徐峥人生中最大的伯乐——陶虹。

  想来,时间是最牛的魔法师,20年前,陶虹是名满天下的双料影后,徐峥却还只是一个在影视剧中跑跑龙套的小角色;

  20年后,徐峥已经成了稳坐十亿俱乐部的大导演,成了华语影坛的中坚力量,而陶虹,则默默淡出,成了大导演背后的女人。

  20年时间将两个人的人生状态对调了。当2005年陶虹做客《艺术人生》的时候,徐峥只能坐在台下,以家属的身份为老婆鼓掌,上台后也是一副甘做陪衬的模样。

  而如今,陶虹再次上访谈节目,徐峥则成了被问及最多的话题。

  谁也敌不过命运这双翻云覆雨手。当初陶虹因为徐峥的才华被他征服,一股脑地扎进婚姻,不就是笃定地爱徐峥是有情有义的男人么,陶虹用20年的时间证明自己没看走眼,尽管这中间也充满着喜乐苦悲,充满着无奈的放弃和牺牲。

  当之无愧大青衣

  陶虹是1972年生人,本是无锡人,但她成长在北京。她的家境算是中等偏上,爸爸是北京774厂(现为东方电子集团)的高级工程师。妈妈15岁就来到北京,在厂里的图书馆做管理工作。知识分子家庭,衣食无忧。

  虽然衣食无忧,但陶虹的童年绝对算不上幸福。从小练舞,12岁的时候进了北京花样游泳队当了运动员,基本上什么苦都吃过了。

  陶虹能学花游也算是阴差阳错。她妈妈早年是想让她学舞蹈的,早早地报考了北京舞蹈学院,结果被来挑人的索丽娅一眼相中。当时索丽娅刚刚创建了北京花样游泳队,正各个舞蹈队里选人。

  ▲图为索丽娅的爸爸贾作光。索丽娅也是名门之后,她的爸爸是赫赫有名的“东方舞神”、北京舞蹈学院的创始人、当时的舞协主席贾作光。现已离世。

  因为花样游泳属新生事物,陶虹的妈妈并不想让女儿学花游。但索丽娅“太喜欢她了”,三番五次做工作,还做了保证:“第一,保证只练十年。第二,保证能进国家队。第三,保证她不耽误学习,上大学。”

  将信将疑的陶虹还是报考了两个学校,一个是东方歌舞团的,一个是北京花样游泳队的。结果两个学校都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家里人一合计,东方歌舞团那个,还得交一点钱。花样游泳队这个呢,免费。就选了游泳队。

  就这样,陶虹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成了新中国第一批花游运动员。

  ▲这第一批花游运动员后来也都有各自截然不同的人生,有的在海洋馆训海豚,有的从事现代舞蹈工作,有的去了民航售票,有的做了服装生意。其中只有陶虹一人成了最出名的人。2005年陶虹上艺术人生的时候,请来了几位当年的队友,都已经难以辨清当年的模样,反倒是陶虹,还真是几十年不太变样。

  游泳队的生活是很艰苦的,尤其在80年代,条件很差。可以想象,这几个花儿一样娇嫩的女孩,在游泳队里经受了怎样的磨炼。

  陶虹也回忆说,那段运动员的生涯,没别的记忆,就是冷。那时候游泳池不像现在这样恒温,条件这样好,基本也就是十来度,女孩子们在水里止不住地打哆嗦。

  

  “那时候我是单人、双人、集体都要做。练完集体以后大部队都去休息了,我开始练双人,后来和我一块搭配的女孩也休息去了,我就开始练单人,教练一直在说这不好那不好,那天算下来整整在水里泡了12个小时。”

  当然,付出就有收获,陶虹所在的那一批花游队员,还是取得了很耀眼的成绩。

  花样游泳也是很残酷的行业,它需要你吃苦、坚持、付出很多,但它的生涯又那么短暂,一般来讲25岁以后就真的不能继续再游了。

  正当二十多岁的陶虹准备退役做教练的时候,她幸运地遇到了改变人生轨迹的那个人——姜文。

  当时姜文正在为《阳光灿烂的日子》挑选演员,他首先被陶虹的灵气吸引,“这个女孩子太灵了”,后来觉得她声音好听,最后又感觉她长着一张狐狸脸,正和小说原著对于北蓓的描述非常相似。

  于是,陶虹进入姜文的剧组,正式出演了片中“于北蓓”这个角色。

  陶虹确实是天生上镜,她有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如清风朗月,就两个字:“舒服”。

  ▲话说姜文选角色的水平还是很高的,从宁静、夏雨到陶虹,在这部戏里都个个出彩。这里还有一个小八卦,宁静当时是上海戏剧学院模特班的,跟徐峥是同级,估计那时候宁静怎么也想不到陶虹会嫁给同学徐峥吧。

  ▲剧中还有左小青,那时候的左小青也美,婴儿肥,总之胶原蛋白真是好东西……

  《阳光灿烂的日子》可谓是陶虹的福星,她不仅凭借角色一炮走红,还因此结识了姜文、顾长卫等人,也是因为这些人的鼓励和肯定,陶虹决定走表演的道路。

  ▲当时姜文说:考中戏吧,你这声音中戏肯定喜欢;剧组摄影师顾长卫说:我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考北影吧,蒋雯丽已经留校了,明年正好上她的班。于是陶虹把三家戏剧学院都报考了。

  陶虹的聪明和刻苦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的考试运可真强,三个最有名的戏剧学院都报考了,结果又是三家都录取了。最后陶虹听取了姜文的建议,上了中戏,成了94级表演本科班的学生。

  ▲中戏94级表演本科班。看看能认出几个明星?除了陶虹以外,比较有名的有:龚蓓苾、高虎、段奕宏、翟小兴、印小天、涂松岩、姬晨牧,《我不是药神》里龚蓓苾也出来了,可见徐峥还是念旧情的。

  在中戏,陶虹属于那种成绩又好又活泛的人,业务能力没得说,更难得是她性格也好,在班里像个大家长。她的同班同学段奕宏曾经不止一次地“表白”过陶虹,真真假假,我们外人也难看得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段奕宏确实是真心欣赏她。

  段奕宏这人,敏感又性情,他说“我非常爱慕她”想必也不是装的,三分客气七分真吧。

  在学校里,陶虹和段奕宏经常搭班子演节目,有一年的期末表演还得了中戏历史上唯一一次满分,但可惜,陶虹始终是同桌的你。

  毕业之后,由于有《阳光灿烂的日子》名气加身,陶虹也比其他同学顺得多。

  1997年,陶虹拍了《黑眼睛》,陈国星导演把她推到了更高的位置,助她登顶影后。

  ▲《黑眼睛》的编剧是万方,以我国著名盲人运动员平亚丽为原型。1984年,平亚丽在残奥会盲人跳远B2级的比赛中获得金牌,这是我国在残奥会上取得的第一枚金牌。是一个运动题材的励志片。

  《黑眼睛》这部电影也真是太适合陶虹不过了,运动员题材,和陶虹的出身如此匹配,也许只有陶虹能演的出来运动员身上那种拼搏劲儿。

  这个片子让她得了金鸡华表双料影后,那时陶虹25岁。

  多么奇妙,1997年,当陶虹问鼎影后的时候,徐峥在一部小成本电影《海之魂》中饰演一个小兵(下图最右),妥妥的N配,没什么台词,更谈不上表演力。

  ▲其实徐峥跑龙套也没有那么不堪,97年的时候他在话剧舞台上已经是个腕儿了,名气蛮响,只不过他想转战影视圈,刚进来的时候摸不到门道而已。事实证明,只要有才华,有演技,有野心,无论在舞台剧还是影视剧中,都能很快地打出一片天……

  当然这种悬殊没有存在太久,陶虹得了影后的第二年,她和徐峥就相遇了,拍了那部著名的《春光灿烂猪八戒》。

  时隔多年,徐峥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的“猪八戒之殇”,他很不愿意提起这个角色,因为那时他是要立志做一个先锋派艺术家的,是文艺青年来着,当然不希望别人叫自己猪八戒。

  但陶虹不同,她后来经常在采访中主动提起过这部电视剧。也许女人天生感性,对于陶虹来说,《春光》一剧,已经不单单是一个角色,那是她和徐峥相遇时的因缘际会,是有火花四溅的感受的,是一生中都独一无二的时光。

  那时候的“小龙女”,尽管头上顶着拙劣的龙角,但掩盖不住陶虹又灵气又仙的光芒,真的顾盼生辉。那可真是一生中最美的绽放了吧。

  凭良心讲,这部剧用现在的眼光审视是有点幼稚和玄幻,但是徐峥和陶虹的演绎非常自然生动,在那个年代,说它是偶像剧也不为过。结尾处那颗恰到好处的眼泪,那声伤心的离别呐喊,不知道赚了多少人(包括我)的眼泪。

  它的片尾曲也特别应景:“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你把梦带身上,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有轻风吹斜阳……”

  小歪一下下,当年陈红演的嫦娥也好美,简直颜值巅峰有没有!

  一起怀个旧吧!

  《春光灿烂猪八戒》之后,陶虹在电视剧领域也开辟一片江山,后来她又演了《空镜子》,单纯善良的“张燕”让陶虹收获了上至奶奶下至少女一大片观众及粉丝。

  饰演普通生活里的小人物最考验功力,因为他们就在我们身边,演得过了不真实,演得收了没特色,陶虹的演技在那个时期是配得上“炉火纯青”四个字的。

  ▲《空镜子》这部戏也是万方编剧,曹禺的三女儿,我们前面提到过《黑眼睛》就是她编剧。《空镜子》剧本非常扎实,很多细节写的特别生活,从导演到演员水平都非常高。整体的风格既朴实无华,又耐人寻味。

  直到现在,陶虹和扮演她姐姐的牛莉关系依然非常好。

  这部剧让陶虹分别获第2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女演员奖和第23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

  也就是说,除了双料影后,陶虹还拿了双料视后,金鸡华表飞天飞鹰,陶虹全摘了一遍,这样的成绩,中国就她一个人。

  2003年,在她和徐峥结婚的那年,她还演了《汉武大帝》中的坏女人刘陵。饰演这样一个精通妖术工于心计的女人,陶虹也能驾驭纯熟。

  所以,陶虹最大的优势是她可塑性太强了,演谁像谁。她既演过单纯善良的张燕,又演过上海弄堂里长大的精明姑娘。

  ▲《美丽新世界》中,陶虹饰演“小阿姨”一角。那时候陶虹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但演技已经十分老练了。

  她既演过刘陵这样的妖艳大反派,也演过苦日子里熬出来的朴素农村女人。

  ▲《春草》里,陶虹演一个只上过3个月小学的农村姑娘,坚韧不拔最后得到了成功。这部片子的导演是郑晓龙,虽然是农村题材,但其实真的好看。

  近几年,陶虹虽然影视剧产量不多,但她一直没落下基本功,你瞧,她在话剧《四世同堂》中演的“胖菊子”,是不是一股泼辣劲儿倾屏而出?

  再歪一下下,话说《四世同堂》应该和《茶馆》一样,大概是所有话剧人最想演、最视为荣耀的剧目了吧!当年《四世同堂》演到台湾时,连战和太太都去捧场。

  当时的“大赤包”是秦海璐。秦海璐和陶虹一样,已经属于目前中国影视圈里非常稀缺的大青衣了,基本功扎实,业务能力一流,没得说。

  当然,观众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去年《演员的诞生》。陶虹以45岁“高龄”挑战20多岁的彭昱畅,亲昵举动也毫无违和,少女感满满,光彩夺目。

  最后凄绝的笑容更是留下经典一笔。

  刘烨当时点评“表演特别生动”。

  除了展现了高超的演技,陶虹在现场亲自画分镜头,给了很多建议,包括后来的点评,都显出了很高的专业水平。

  ▲陶虹点评时的弹幕。

  所以,最后章子怡说“你们家应该不止一个导演”。

  是啊,有的人真是天生要吃这碗饭,多少人赴汤蹈火都够不到从艺人通往艺术家、从明星通往演员的那条金线,但陶虹就是这样自然而然地有这个天分,有这个才华。

  回看她的演艺之路,她几乎从没接过烂本子,演的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就算那些不红的剧,在有限的观众群中也口碑非常高。

  ▲《梦开始的地方》

  ▲《动什么别动感情》,巧了,搭档又是张涵予……

  她合作的导演都是名导,姜文、陈国星、叶京、郑晓龙……她合作的男演员全都是实力派:何冰、姜武、陈宝国、张涵予……别说她只是运气好,其实人生每一次机遇都伴随着选择。

  她在影视剧中大火,却依然坚持以话剧舞台为主。演话剧是什么概念?劳心劳力不赚钱,观众少、知名度低。但陶虹就这样做了。

  在浑沌又浮躁的娱乐圈能保持清醒是一件特别难的事,尽管没有跟着潮流挣快钱、挣热钱,但十几年的话剧舞台淬炼下来,倒是全身练就真功夫。

  不说任何角色都能驾驭,起码镇住场子、自带气场、从少女演到老太太,搭档配国内任何一个实力派一线男演员也丝毫不输,是能做到的吧。

  看来,想成为当之无愧的大青衣,璞玉也需百般打磨啊……

  导演背后的女人

  一个女人有才华是不是件好事?当然是。但它又不是那种彻彻底底、干脆利落的好事。尤其在婚姻中,妻子的才华往往处于尴尬的境地,总是不经意地被轻视、被牺牲。很无奈,陶虹也是这样的妻子。

  在《春光灿烂猪八戒》中,陶虹和徐峥互相欣赏。徐峥觉得陶虹“傻”、天真。

  但陶虹,是确确实实被徐峥的才华所吸引。

  陶虹当然没看走眼。尽管那时候的徐峥还是一个18线开外的新人,但他已经扎根话剧舞台很久,陶虹认定他是“中国最牛的男演员”,就像当初马伊琍认定文章一样。

  于是两个人在拍戏杀青后就相爱,然后很快走入了婚姻。

  结婚时反对声一片,毕竟两个人身份地位悬殊太大,爸妈舍不得女儿嫁给这个不知名的小子,外界普遍认为陶虹“下嫁”。

  连原来的教练索丽娅都吃惊“陶虹竟嫁猪八戒”。

  但是陶虹就是最早也最先笃定徐峥的能力的女人,就凭这一点,也说明她的兰心慧质,她的不势利,她的爱才。

  婚后他们俩倒是做了一件特别浪漫的事。两个人省去了婚礼和蜜月,却打算演一部只有两个人的话剧。

  在厨房里,在饭桌上,在休息时,两个人一起构思剧本,设计台词,这场话剧还真的成型了。

  ▲陶虹、徐峥话剧《最后一个情圣》。这个戏的原作者是尼尔·赛门,特别有名的剧作家,徐峥把本子改成了中国当下的社会背景,加入了很多热门话题,像“超女”,两个小时的一出戏,只有他们两个演员,徐峥是从头到尾一直在台上,陶虹一人分饰三个年龄、性格、外形迥异的角色,演的特别过瘾,你看,男人肯为一个女人度身订做一个剧本,在贵圈就是真爱最佳表示啊。

  2005年,《最后一个情圣》在上海、南京、宁波、郑州等好多城市演过,本来是两个人的定情之作,结果被推成了商业演出,也算是一段佳话。

  这件事应该比花前月下、钻石鲜花更浪漫、更特别——两个人把毕生的热爱和所学,淋漓尽致地浓缩成一出精彩的好戏,既向理想致敬,又有着拥抱爱情的生动劲儿。既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又是比翼双飞的夫妻,同时也是惺惺相惜的同事,也算是很高的境界了。

  结婚后,很快陶虹就生下了女儿徐小宝,之后就慢慢地淡出了影视圈,专心在家相夫教子,作品就一年比一年少了。

  与陶虹的沉寂截然相反的是,徐峥的能量慢慢爆发出来,他演了《疯狂的石头》,演了《爱情呼叫转移》,导演了《泰囧》,成了全中国炙手可热的大导演。

  尽管两个人当初是那么地互相欣赏、志同道合,但徐峥火了,诱惑多了,“七年之痒”这种事如约而至。

  媒体多次报道过徐峥疑似“约会美女”、“流连夜店”的照片,一时竟也非常热闹。

  还有比较实的“搂腰门”。

  对此,徐峥也回应过:

  陶虹也回应了:可能是个误会。

  到后来,再接受采访的时候,陶虹有一个比较惊人的言论:生理上的事都不叫事儿。似乎默认了徐峥在外花弗的事实,但她把肉体上的忠诚剔除在婚姻关系之外,这种言论倒也真的非常博眼球。

  这件事,金星也问过她。和当年问徐帆的套路是一样的。但陶虹比徐帆淡定得多,而且回答也体面和大气得多,“别的女人喜欢我老公,说明我眼光不错。”

  本来陶虹和徐峥都不是俗人,但这些事件连贯地看下来,好像陷入了一种非常世俗的逻辑:丈夫功成名就,在外花天酒地,开始嫌弃糟糠之妻(当然陶虹也不是糟糠,只是打个比方),而老婆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求得婚姻完整。

  这事是这样么?

  我们可以从几方面来理解。

  

  首先,影视圈的人对于人性比较宽容。

  徐峥爱玩,那是早就有的习性。当年他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时候,徐峥就曾说过自己把周围的咖啡店、酒吧、夜店、餐馆全都逛遍了,对于自己的老公,陶虹想必比谁都清楚。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老公出轨是一件特别大的事,但是对于影视圈的人来说,情感与生理冲动属于人性范畴,没有那么严格的标准。

  特别是很小就进入演艺圈的陶虹,也算见多识广,当年姜文在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与晓庆和宁静这桩纠葛还不够惊人么?如果夫妻双方对此有共识,忠诚可能确实就不是婚姻中最紧迫的事。

  

  其次,不同的婚姻有不同的金线维系,有的婚姻是靠忠诚维系,有的婚姻是靠聊得来维系,没有统一的标准。

  徐峥爱玩不假,但他有趣,有才,情商也高,人也细心,最重要的是,他能给伴侣足够的欣赏和尊重,这是很多男人给不了老婆的,特别是很多中国男人给不了老婆的。

  他曾说陶虹是个大气的女人,她很聪明,关键是,她对表演、对剧本创作、对导演能力,实在太有一套了。

  事实上,徐峥所有参与的作品,无论是《泰囧》、《港囧》还是近期的《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陶虹都会以各种方式参与创作、给徐峥建议、或是友情出演。

  可以说,陶虹在扮演一个“智囊团”的角色。这个“智囊团”又如此地胜任、便利、有水平,还用起来顺手,徐峥当然要尊重她。

  陶虹也在很多访谈中说,他们俩最大的默契,是能聊得来,“可以平等的对话”、“非常投机”。

  只有深陷婚姻里的人才能明白“能聊得来”是多么稀缺并珍贵。爱人和朋友的角色往往不能兼容,真正能兼容的,会合力将婚姻经营地更牢固。

  如果两个人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但我全力支持你,这已经是很理想的婚姻模式;但更高的境界是,我们都懂对方在搞什么,所以就更加全力支持你,这种支持也就更加精准,更收服人心。

  所以,陶虹和徐峥婚姻的内核,不是忠诚,而是共频。

  如此看来,就非常理解陶虹的“生理出轨”观,是啊,我们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那些生理上的事儿,就退而求其次吧。毕竟自古以来,“人无完人”这条真理是一直永流传啊!

  

  第三,就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传统女性脑子被父权制度板结了。

  什么叫父权结构呢?

  就是认同男性略高于女性,具有天然的权威,女性理所应该屈居第二,认同男主外女主内这种婚姻模式为惟一正确模式,天然地觉得男强女弱、贤妻良母是更为美好的生活方向,七零后女性,多半有此情结。

  尤其在教育女儿方面,她非常坚信父亲权威母亲包容这种模式,“徐峥在家里说一不二。”

  金星问你们俩吵架吗?陶虹说我不会吵架。

  基本上不干涉徐峥的事业,也不管钱,对方有多少钱自己也不清楚。

  好好教育孩子、协调家庭关系成了陶虹的天职,成了她最大的人生目标。

  当然,徐峥也乐见这样贤妻良母的陶虹。陶虹在访谈中谈到女儿徐小宝时曾感动落泪,徐峥还发表微博作为安慰。

  只是,也说不清这些年的贤妻良母是否带给她真正的快乐,在谈到将来为女儿选男朋友的标准时,陶虹幽幽地说:

  当陶虹当初选择徐峥时最为笃定的“才华”,也被这日子消磨得不见光辉,也许婚姻的本质真的就剩一地鸡毛了。

  

  第四:客观上,社会对于熟龄女性确实不友好。

  一个双料影后,到了三十岁以后,就面临无戏可演的局面,这不是陶虹一个人面临的问题,而是所有女演员都面临的问题。

  而在演艺圈这个极为男权的地方,不再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会迅速地失去她们选择的权力,退回家去做贤妻良母也许是最为体面的选择,如果还是名导太太,社交场合上,也是一种风光的身份。

  所以,做华人导演的太太大部分是憋屈的,这是一种系统性的憋屈。

  就好像男人和女人在一个不公平的游戏里玩大富翁,女人被剥夺了掷骰子的权利了,要不然就认了,要不然下场,可是,你不玩了,又没有别的游戏玩,而且你不玩了有无数人抢你的位子,你说你能离场么?

  “这个位子,我不会让给别人。”从前名导李翰祥太太这么说,从前也是名演员,也是美艳无双,但后来年纪稍大,看到老公和女星传绯闻,就算精明强悍如李翰祥太太也无计可施,但她硬桥硬马地在导演太太的位子上坚持了几十年。但这种憋屈也是有副作用的,她一度被刺激到精神出现问题。

  所以关键不是质问女人有没有骨气的问题,而是女人要有掷骰子的权利,如果男人制订的游戏里,规定了年过三十的女人就没了掷骰子的权利,那么,唯一的办法是女人们要努力去建设自己的大富翁,这需要社会的进步,也需要万千渴望平等人生的人们不懈努力。

  只不过,敢于这样想敢于这样做的女人太少了。

  这么多年,女演员里只有一个徐静蕾敢说“不跟这个游戏玩了”,自己去做了导演。

  大部分的聪明女人都选择了成为陶虹,在这个游戏里找到一个最省力的位置玩下去。

  当然也是要受点气的,但哪一种状态不要受气呢,自己搭台子说不定受的气更多,于是选择最容易受的那一种,毕竟,学跳舞的人就是能吃苦。

  肯定是有委屈的,在《@所有人》这档访谈中,陶虹说起女儿,说起教育经来滔滔不绝,可以看得出她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做妈妈、做妻子这个角色中。

  ▲很少见到陶虹在访谈中哭,但是说起女儿,她哭了。

  失去掷骰子的权利的女人们在这个老游戏里,只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收敛自己的才华与光芒,甘愿隐在男人背后,做一个默默支持他的人,做为他献计献策、成为他永远的“备胎”。

  这对于糊涂的女人来说,这是容易的,她还可以自我安慰,甚至兴高采列地说,是我们家老爷占便宜了!!!!!

  但对于一个清醒的有基本自尊的女人来说,还是有一点痛苦的。

  在解释徐峥为什么丈夫是最低分的时候,陶虹很严肃地说出了下面的理由:

  只能说,在活出自己的精气神上面,传统的中国妻子受限太多了,受思想的限受男人的限也受现实状况的限更受社会的限。

  如果是换到一百年前,女人被禁足在家庭之内,尚可忍受;到了现在,对于深深笃信男女平等、也尝过自我飞扬的美妙的滋味的现代女性来说,也仍然要说服自己接受这种局面,就多少有点意难平了。

  特别是,当年还是老娘慧眼识英雄于草莽,全力成全,悍然下嫁,到最后竟也未能脱俗,这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的人生啊,午夜梦回这一口气总归是有点堵的。

  这大概就是你现在看到的现在的陶虹,眉梢眼角永远有点幽怨的原因罢了。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