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王艳秋:问佛九华山

2018-07-09 16:57: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仿佛就在蓦然间,有了去九华山走走的念头。

  此前,最怕爬山,尽管也很贪恋美图美片里的旖旎风景,但体内的惰性总是提醒我回避,转而缠绵悱恻在江南的温婉灵秀里不能自拔。

  然,种种媒介的引领,我还是到过许多名山,借助于索道、中巴、电梯、吊篮等等工具登临了它们的顶峰,却始终没有找到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气势。

  我承认自己活得很毛躁,骨子里又很自我,许多事情都没有触及到内心的涤荡,要么走马观花,要么叶公好龙,久而久之看似丰盈充裕,实则空空如一。

  人大概总要经历一些始料不及的变故才会有所警醒与深思,也或者是极度的烦嚣背后尚未昏庸的灵魂孤寂叩问,有一段时间,竟然无缘无故地在半闲居公众号里讲想要去寺庙里走走,惹得友人们纷纷调侃别是要出家了。

  怎么会出家呢,我凡心极重,六根未净,滚滚红尘中有太多扯不断理还乱的思恋,也许只是想去往一个清静之地做个梳理或了断吧!

  事隔三个月,我选择了九华山。

  只是一种直觉,并不知晓九华山是我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很早的时候玩一个文学论坛,他们曾组织了一次在九华山甘露寺学佛礼佛三天的文学活动。本来我也是论坛的活跃分子,去一次并不困难,却是因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纠结放弃了。但是因此记住了甘露寺,当时活动结束后他们在论坛里写诗,大意谁谁是甘露寺前一株草,很煽情很唯美,那么一刻,心中有了甘露寺的影子。

  后来读到蜘蛛与甘露的故事,才知道那株草是圆音寺的,故事说得是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唏嘘于这样的故事,有那么一点点遗憾,甚至愿意将彼寺嫁接于此寺。

  不过,多年以后,我并没有打算去看一看甘露寺前那株草。经过诸多的人生变故,我在内心深处想,我应该向佛靠拢一些,听听佛音,沾沾佛气,养一颗佛心。

  无知者无畏。我并不迷信,也绝不会盲目崇拜。面对大千世界,特别是商海里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总是较常人更尖锐地看到事件的深处,我被一些人的无所顾忌肆无忌惮吓坏。我也许阻止不了他们,但我愿意说教,愿意将我看到的真善美宣讲,愿意提醒芸芸众生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人要有所敬畏……

  九华山上游人如织。与在其他名山所见似有不同,每一个人都是那么虔诚。从山下开始就有人携着大支小支的香火步行而上,甚至还遇到一个三步一拜的苦行僧,到第二天我们从山上开车下来他还在半路上继续前行。

  那样的瞬间,有一种楚痛弥漫开来,眼角不自主地潮湿了。一个人要经历怎样的悲恸才会生此执念,在长长的朝拜路上,他又会开悟到什么?

  相比之下,我真的是太肤浅了。我貌似应景地选择了住在祗园寺旁边的“上客堂”,并且早晚餐都是素食,但我的心一点也不肯安静。我好奇地打量着每一个过往者,好像急于窥探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在神光岭,有一个年轻的陌生人给我纠正“月身宝殿”,他说因为出家人避讳肉字,所以导游图上不写“肉身宝殿”。我特别感谢他不厌其烦的指点,也暗暗羞愧自己的无知可笑。

  据说九华山上共有十四尊肉身菩萨,其中文革损毁几尊,现在能看到的还有五尊。他们历千年而不腐,是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甚难可得,是戒定慧之所熏修,最上福田。我远远地礼拜,告诫自己努力做一个宽和大度向善向上的人。

  登上天台峰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第一次顽强地战胜了自我。这里倒不及泰山的海拔与高度,但登临泰山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再进一步说华山,应该是七八年前,我的退堂鼓打在了半山腰。我都没有恨过自己那么没有毅力,却原来我是在一味地原谅迁就自己,不给自己超越的勇气。

  现在,为什么要挑战自我?我的脑际一片清晰。我肩负着太多的责任义务,从家庭到社会,我不能再放任了。

  九华山上也有很多挑夫,他们有的会主动停下来跟你伸手要钱。不忍面对那只沧桑粗糙的手,逐一地掏了零钱。同行人笑我,想给他们讲有个人写得关于灵魂高低的故事,然而又一想这本来就是一种不对等的姿态,还是不语为好。

  人的悲悯心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它缺失在哪里?一路上还碰到几个穿着僧袍的人在化缘,他们在居高临下的台阶上猛然向下几级叩拜,额头重重磕在石阶上,咚咚作响,让人心惊肉跳。我也只能掏了零钱经过,并祈愿他们积得足够资金修缮庙舍,哪怕只是修缮了心中的庙舍。

  居巅峰之上远眺,可以看到卧佛一尊,墨玉般苍翠凝重浩大。你大可对他指指点点,言这里是头部那里是胸部,那里又是眼眉。他亦不语。纵然你问他千百万个问题他也不会回答你,因为他知晓你自己心中早有答案,你之所以问他,只不过是想得到验证罢了。

  但你不要亵渎他,在心里偷笑也不可。你看,本来你想一览众山,却兀地起了大雾,迅速地漫延,只有周遭的青松影影绰绰,其他什么都看不见了。转头看看他吧,居然独有一方光阳俯照周身,眉眼清晰,含笑不语。

  想起仓央嘉措的诗句《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我也曾如你般天真。为何人有善恶之分?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世事本无常是什么意思?佛曰:无常便是有常,无知所以无畏……

  佛会告诉我们什么?佛曰: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

  最清醒的人当是自我。在与佛的邂逅里感受思想的蜕变,真心地修为,检点反省。

  归途瞥见甘露寺,在近山下的一个拐弯处,无有香火,正在修缮。独自哂笑,那年的错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今,我既不是长风公主也不是太子芝草,更不是那圆音寺的蜘蛛与甘露。

  黄庭坚有诗云:花气薰人欲破禅,心情其实过中年,春来诗思何所似,八节滩头上水船。时过境迁。一路思忖,果真不会作无病呻吟状了。

  作者简介:

  王艳秋,女,曾用笔名一凡,新浪博客用名沧桑-看云。1972年出生,山东省荣成市人,现经商。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威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威海市诗歌协会会员,荣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荣成市美术家协会会员。自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报告文学等三百多篇。作品多次获奖,并被选入各种文集。出版有个人散文集《云深不知处》《艳阳之秋》《炊烟里的日子》。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