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文学园地

牟宇翔:梦中的那片树林

2018-07-09 16:18:00   来源:胶东在线   【字号:

  每个人的母亲都是一本大书,都够自己读一辈子的。我母亲的故事更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少年的母亲生活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艾山抗日根据地经常遭到来自栖霞县城日本鬼子的袭击,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带领根据地的军民与日伪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母亲作为儿童团的一员,经常跟随民兵与敌人周旋,带着乡亲们钻山洞,躲鬼子。母亲经常回忆起少年时的一首流行的歌曲“鱼儿弯弯,金光闪闪,我们都是儿童团,站岗放哨,鬼子来了,我们就跑,跑到八路去报告……”

  母亲告诉过我,她带着乡亲们在山洞里躲避,山洞外,鬼子的机枪“嘎嘎嘎”地响着,自己竟没有丝毫地畏惧。后来,母亲当了妇救会长,打土豪,分田地,带着妇女埋地雷。即使自己本家的亲戚,在土改中也按照政策办理,尽管得罪了家人,但也得到了大家的拥戴和认可。

  母亲是一个能吃苦的人,姥姥死的早,母亲的奶奶是一个封建家长式的老太婆,为人冷酷无情,17岁的母亲每天除了打赤脚挑着一担一二百斤的柴禾,一手还要领着年仅5岁失去母亲的舅舅。脚板上经常踩上荆棘,在山上又只能用荆棘挑出来。

  母亲与父亲结婚后,终于脱离了苦海。在一次回娘家归宁时摔坏了腰,吃食堂的时候再次受伤。从此,母亲的腰痛病再没有好过,印象中,母亲的背始终是驼的,而且驼得很厉害。

  母亲是一个勤快的人,尽管腰痛的厉害,但队里的活,从来不肯落在后面,父亲当了30多年的队长,在有些人眼里,母亲完全可以干点轻快的事情,但为了不让父亲为难,母亲从来不搞特殊。后来,实在疼的不行了,不得已只好让正在读五年级的姐姐下学帮助干活,以挣足工分。

  我们村子的西边有两条河交汇,一条是主格庄水库下的小河,一条是白洋河,两条河泾渭分明。西面是一大片树林,村里的护林员苏广发一直昼夜精心地守护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至今踪迹全无。

  小时候,母亲上山干活总要领着我,母亲牵着我的小手穿过西河的那片树林,好大的一片林子,土路上不时地会有一些黑色的生了很多腿的长长的虫子爬行,我吓的都不敢走路。母亲总是在前面替我踩死那些可恶的虫子。我才胆战心惊地紧跟在母亲身后走过那片长长的树林。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母亲总是把最好吃的留给我。我感冒的时候,母亲总会做我最爱吃的鸡蛋饼给我,鸡蛋饼做好了,晚风拴着母亲的声声呼唤在村西飘荡,而贪玩的我还在梨树林子里浑然不觉。

  母亲又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一次,母亲带我到东南泊干活,母亲胳膊拐着篓子,走到河北岸河堤上时,一群青年学生骑着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冲下来,结果,其中一个摔到了堤坝下,腿上鲜血直流,母亲看到这一切,急忙拿出给我包干粮的纱布,小学校长衣学斌从家里拿出了紫药水,一起给青年学生包扎。让这个青年学生在他乡感到了一丝温暖。

  老家屋后的邻居,老太太我叫大奶奶,大奶奶很喜欢我。由于有人挑唆,母亲跟大奶奶一度不说话,两家近一年不搭腔,我也不能到大奶奶家玩了。第二年正月初一拜年的时候,母亲让我去给大奶奶拜年,大奶奶万分感动,还给了我2角钱(那时已经很可观了)的压岁钱,我高兴地屁颠屁颠的。从此,两家重归于好,一直到两位老人去世。

  母亲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大姨年轻时很漂亮,有优越感,平时比较自傲,有点瞧不起母亲,母亲一度发誓,自己的日子如果过得赶不上大姨,就绝不再登大姨家的门。

  父母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到北大荒投奔三爷爷,三奶奶有点吝啬,母亲跟三奶奶借两双筷子,三奶奶说:“到树上折跟树枝,削巴削巴就是筷子”。母亲后来说,从那一刻起,下决心要把日子过好。

  母亲从来没有打过我,我小时候喜欢撒谎,但逃不过母亲的法眼,母亲总是和风细雨地教育我,做人应该诚实,错了不要紧,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母亲一生共有过8个孩子,但前5个都夭折了。只剩下我们姐弟3人。即使是母亲最喜欢的二姐,母亲后来还是跟她闹别扭,二姐做菜喜欢炒,母亲老喜欢炖,其实我也喜欢吃炒菜,母亲就问我,立祥你喜欢哪样?嘿嘿,我只能向着母亲说话,母亲就说,你看,还是咱立祥孝顺。

  母亲腰痛的厉害,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说,要是没有小立祥,我早就弄根绳子把自己勒死了。这句话对我是一种威吓,每当看不到母亲的时候,我总是第一时间到厢屋家看看有没有母亲的踪影。

  恐怖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更痛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亲因突发脑溢血病逝,17岁的我即将初中毕业,顿时如天崩地裂,自己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也挤不出一滴眼泪,后来才知道人过度悲伤是没有眼泪的。我每天放学后都会到河边赶鸭子回家,在风中摇摆不定,不知所归。

  家里至今没有留下母亲的一张照片,但母亲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我从教迄今已有27年了,在自己的岗位上也少有成就,送出了一批又一批大学生,培养了多个栖霞市状元。待人谦逊、乐于助人等等这些为人之道,大多得益于从小母亲对我的言传身教。

  由于新农村改造和牟氏庄园扩建,我们村子的旧貌早已荡然无存,但在梦中经常会出现西河的那片树林。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牟宇翔:奇人老韩 2017-12-12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