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李海粟:一座城池的风景

2018-07-04 17:04:04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风景,是一种有温度文字,那是生长在不同角落里的灵魂,或灵动如湍,或激昂如歌,或温柔如诗,或婉若佳人。在城市的每一隅,挥洒这自己美妙。文字,是一种沁入骨髓的风景,散布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懂得文字的人,方才懂得人生。用文字记录每一段人生的轨迹,是对人生的一种敬仰,沉溺于文字,是一种修行。

  海的浪漫,山的巍峨,河的柔软,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灵魂。从北京红墙灰瓦的帝王气息、到成都小资浪漫的生活情调,再到西安斑驳城墙下的历史痕迹,这种深入骨髓的人文风景,都镌刻在城市的纹理里。风景的一颦一笑,就是为优美的文字而生,而让风景变的更加灵动,就成了文字的责任。

  泉城济南,一座用风景书写灵魂的城池。

  为了保证能够及时参会,我们一行人提前一天到达济南,就是想着空出点时间,去感受下这座城市能够带给我们的惊喜。在此之前,也多次到过泉城济南,不过都是来去匆匆的过客,未成仔细的打量过这座城市,沙尘暴和炎热,是对这座城市最初的认知。同时,其根植于泉城之上的历史底蕴,也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四月的济南已是郁郁葱葱,满目的翠绿也难抵街头的滚滚热浪,但对于文字的憧憬和城市的好奇心,让我们无法拒绝济南这座城市的“热情”。

  浣溪沙·激湍

  小池清波戏红楼,柳荫避日语含羞,飞花流水万径幽

  斜阳山隐作幕寒,云妆淡抹凄咽喉,漱玉泉畔泛晚舟

  独坐凭栏千枝瘦,墨染素笺万里愁,堂前风月醉迷眸

  最是青丝成白缕,云中锦书无处求,空留相思在心头

  水是温柔的,是因为没有被涌动的力量。若如洪荒之势喷薄而出,亦或水滴石穿的坚韧,水则变的灵动而富有力量,此之为湍。泉边的树荫下愈加显得清凉宁静,穿过一片青翠掩映狭隘的青石路,在遮天蔽日的古树下,一阵清澈的流水声涌入耳畔,如闹市里一曲天籁,从耳膜开始,洗礼全身的每个细胞。

  天下第一泉—趵突泉是必须要看的,可惜时节不对,当日趵突泉并未喷涌,只看到善男信女们丢在水底的硬币熠熠发光,顿感盲目的信仰这泉水失了颜色,好在清澈见底的泉水池里,锦鲤鱼贯而出,搅乱了水面的平静,也荡起了我心里的涟漪。旁边一块刻有“激湍”二字的石碑吸引了我,望着这座足有五米之高的巨石,不自觉间,感受到一种坚石与水的刚柔并济之美,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心底涌动,如涌动的泉水。或许,趵突泉带给城市的,不仅是一处风景,更是一段历史,他见证了这座城市变迁,也是一个思想,生命,本应生生不息。

  走过一道月亮门,就到了李清照纪念馆,一尊尊彩绘的画像栩栩如生,如一幕正在上映的舞台剧。作为在中国文学史上少有的女词人,李清照为后辈留下了大量的优美诗词,她与丈夫,金石学家赵明成的爱情故事,正如她作品所体现出来的那样:凄凄惨惨戚戚!另坊间传言,赵明诚起初随父进京为官,在元宵节相国寺赏灯时相识,被李清照的才情深深所引,后两人结为伉俪,闲时以收集金石字画作趣,后因政治因素,赵家被迫离京,后定居青州。达官显贵变为一介布衣,赵氏夫妇却因此因祸得福,将经历倾注于金石、字画上,终日把玩茶饮,以此为乐。建炎三年,赵明诚任江宁知府,部下王亦叛乱,被有所准备的官兵击败,在官兵向赵明诚汇报时,却发现赵明诚已弃城而逃,李清照深为丈夫的懦弱感到羞愧,从此便疏远冷落了赵明诚,一段佳缘就此烟消云散,唯剩叹息。

  在李清照纪念馆的门前,就是著名的漱玉泉,相传李清照曾于此掬于梳妆,填词吟诗,她的作品《漱玉词》即以此泉命名。明代诗人晏璧亦曾有"泉流此间瀑飞经琼,静日如闻漱玉声"的赞语。

  在东方文化里,建筑是一座城市人文底蕴的最有力印证,游走在趵突泉公园,亭台楼阁、雕栏水榭无处不在,被游人抚摸踩踏的栏杆和青石板也失了棱角,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山石叠仪,泉涌如注,青松耸立,竹云雅然,夕阳的余晖下,浸润在古香古色的楼檐下,时间和微风仿佛都被诗化,足以让每个有温度的灵魂在此驻足。

  玉楼春·大明湖

  汇波晚照万千树,明湖秋月月明湖,最是画船烟波冷,沧浪荷韵四月枯。

  荆开磐石势如虹,半桥烟雨半桥风,丹坊耀日映柳暗,阅尽阙歌忆相逢。

  第二天,一早便赶往大明湖畔,远远望去,高楼大厦间一湾湖水,如一块碧玉般耀眼,清风微拂,湖面上一艘画船缓缓而行,把湖面划出一道道波痕,却划不破水面的宁静。沿着湖边的长廊一直前行,穿过一座拱桥,一座刻有“大明湖”的石碑引入我得了眼帘。

  而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一棵破石而出的小树,疾行几步来到这可坚强的小树面前,仔细的端详一番,这是一棵酸枣树,竟然有碗口那么粗,虽然本人也是个农村娃,但这么粗壮的山枣树也着实没有见过。“磐荆开石”,忽然想起了一首于谦的《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瞬时间游山玩水的心沉静下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如激流涌入我的思绪。忽然间感觉,自己所曾经经受的任何艰难困苦都那么的不值一提。

  沿着湖岸继续前行,一排明清的亭台生在了微波和树木之间,雕花的廊柱和翘起的屋脊,让这亭子更加大气凛然,这就是小沧浪厅了,面山傍水,绕以长廊,借大明湖水景入园。小沧浪亭踞园中临湖处,三面荷池,境界清幽。登亭四眺,全湖一览尽书。晴明之日,可见十里外的千佛山倒影。与苏州沧浪亭的婉约清秀相比,小沧浪亭更多了一份北方人的挺拔之感,也正是说,建筑,是一座城池的性格。

  四月末,赏荷尚早,未曾苏醒的枯叶在湖心随波荡漾。“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市山色半城湖”的旖旎也只能在脑海里开放。但也正如人生,不仅只有在丰盈的时候光彩夺目。枯萎,是一种沉淀,他们经历了萌芽、看过了风雨,从巅峰到没落,起止相接,就是人生的一种大智慧。

  雨霖铃·水帘峡

  山雨如酥,夜阑卧听,晨烟如幕。乱石初生新绿,徒行处,木生春华

  乱石飞花如幔,揽江山如画。风轻舞,千里烟波,青山和雨掩楼阁

  空山幽谷谁家燕,这次第,山雨又阑珊。磐石尚不知意,凭栏处,莺红燕绿

  淡墨凝妆,纵使百舸竞风流。不换世间几春秋,只待今宵解

  入驻水帘峡的那夜,一场春雨如期而至,雨水下在雨巷,就有了戴望舒一样的浪漫,雨水落在山间,也就有了李商隐的情怀。午夜十分,窗外传来噼里啪啦的雨声,划破了大山里的宁静,少有山间听雨的机会,仿佛一时间觉得这山里的雨水打在屋外的青石阶上,声音也比城市里清脆起来,有了一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亮。伴着这种声响,慵懒的躺在床上,却再也难以睡去,被这山与水的交响深深吸引。

  清晨,朋友们纷纷走出房间,远处的山峰在山石击起的水雾里若隐若现,山间的枝丫焕发出新绿,也是别样的耀眼,凹凸不平的山路上,一条条水流自上而下,形成了这雨季才有的瀑布,三三两两的朋友撑着雨伞,在雨中穿行而过,或驻足闲聊,或极目仰望,山与水的画卷里,人也显得不是那么突兀。

  沿着一条青石台阶铺成的山路拾阶而上,烟雨里的山愈加的清朗起来。经过了一夜的雨水冲洗,整座山都焕发着一种鲜嫩的生命气息。青石间,几株不知名的野花花朵紧拥,似乎也在争宠,艳丽的让自己几乎忘乎所以。路边乱石上的大树,竟有几段枯萎的树干,在雨水的冲刷下,更加清晰的机理却让人不免心疼,就像是记忆里,父亲和母亲干裂的双手,在土里为我们刨出一家人的生活。那种难以描述的困苦,就像是和枯木的裂痕,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

  冒着不紧不慢的小雨继续前行,时间仿佛也在轻歌曼舞,就像是我当时的心境一样,想与这如画的山景一起静止,疾驰,并非生活的真谛,却会丢掉很多美丽的景色。在一处转角,偶遇一个高台,早已被登山的人群占满,在夹缝中寻到一丝空隙,眼前的一幕让我豁然开朗,举目远眺,青山翠谷,绿野仙踪,这就是水帘峡,一个泉城之外的桃源。

  

  或许,世间很多事物都需要浅藏辄止,留一丝空白,留一丝幻想,是最美的一种状态,正如这次的泉城之行走。未能体验趵突泉的喷涌姿态,却也领略了泉水的清澈,却未能目睹荷漾碧波,也领略了荆棘的坚韧,未能漫山的奔跑,却静赏山雨的情调。

  追求完美是一种态度,但不应成为思想的枷锁,近山亲山,近水悦水,方懂得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人生是一座城池,砖瓦流云,飞花云雨都是她的景致,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景致中穿梭,与循序渐进中靠近心之所向,实为人生的大智慧。

  作者简介:

  李海粟,1987年出生于泰安宁阳,现居山东烟台。房地产营销策划师,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自中学起开始尝试文学创作,现已累计完成小说、散文、诗歌创作40余万字。2015以来,陆续在《昆嵛》《烟台广播电视报》《首都文学》《胶东文艺》《华语作家》等刊物发表作品数十篇。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