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杨杰清:冬鸟

2018-06-13 11:10: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一天,一朋友发来一音乐链接,是格奥尔基·扎姆菲尔的排箫曲《Birds Of Winter》(鸟儿的冬天)。

  扎姆菲尔是罗马尼亚著名排箫演奏家,曾听过由扎姆菲尔和James Last(詹姆斯·拉斯特乐团)联合演出的经典曲目《The Lonely Shepherd》(孤独的牧羊人)和《A Morning in Cornwall》(肯尔沃的早晨,简称晨曦)。这两支曲子优美动人,让人百听不厌,回味无穷。想来《鸟儿的冬天》这支曲子一定也好听。打开之后,果然音乐很美,很喜欢。

  《Birds Of Winter》全曲轻松欢快、悠闲宁静。听着曲子,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画面:冬天空旷孤寂的原野上,一只毛茸茸的鸟儿站在雪后的枝头,身上披着丰润秀美的羽毛,圆圆的大眼睛清澈而纯净,面对严冬,勇敢地仰起小脑袋,活泼而悠扬地啼鸣着,没有丝毫的怯懦与退缩,对未来有一种坚定的追求和向往。肃杀的冷被一抹温暖亮色消融,全曲展现了一种冷暖对比之下的美丽景致,带来一丝细致入微的融融暖意,带来一份豁达从容的阳光心情。

  排箫,是一种像笛子口琴一样简单轻灵、方便携带的乐器,它的音色纯净空灵,轻柔细腻,悠扬飘逸,具有震撼人心的穿透力,将要表达的事物或心情通过高低起伏的音符演绎得淋漓尽致、丝丝入扣,直入心扉,将人带入一种深邃悠远的意境中。排箫其实在我国曾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是在距今有3000年历史的中国西周初期发现的,但是很遗憾后来没有被传承下来,在清朝中后期排箫从中国绝迹。

  这支《鸟儿的冬天》排箫曲描述的冬天的鸟儿是那么的快乐释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而极为巧合的是,前年的冬天,我与鸟儿就有过一次意外而快乐的交集。这次交集中,鸟儿同样是那么的快乐自在,让人开怀。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是如此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2016年12月中下旬,曾遭遇连续的雾霾天。记得那一天,大雾缭绕。冬天里,北方的树木大部分都是树叶凋零的枯枝,而且空气干燥,少见雪和雨水,路面因为灰尘多,呈灰白色,根本看不清原色。光秃秃灰蒙蒙的树枝毫无生气地伫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看上去就让人心生寒凉。还好,办公室的窗外,有光秃秃不见绿叶的树木,还有石楠、女贞、雪松等这样的常绿植物,不至于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灰色调子。而那天,外边白茫茫一片,雾气蒸腾,稍远一点的地方什么也看不清,即使常绿树木也都隐藏在白茫茫的雾影里。大家心情都郁闷得很,昏昏欲睡,间或传来几声不知谁的咳嗽。

  突然,阵阵清脆的鸟鸣声传来,各种鸣声不间断地叫着。这叫声实在太奇妙,各种音色、各种音调,像各种各样的乐器在演奏。啾啾啾,喳喳喳,咕咕咕,嘀嘀嘀,或急,或缓;或长或短;或细声,或粗声;或雄壮,或娇柔。或嘟嘟嘟像哨子一样拖着长腔久久不停,或有节奏地短叫几声又戛然而止;或一只鸟独唱,其它轻轻和声;或几只鸟一起唱,其它鸟拉弦伴奏……有时像吹起口哨,有时又像蛐蛐儿叫;有时像在演奏细腻的单曲,有时又像奏起复杂的交响乐;有时好像好多鸟一起叽叽喳喳在讨论问题,有时又好像一只鸟在发表演讲,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那声音清脆清澈,婉转悠扬,袅袅不绝,优美得很,煞是喜人。这鸟们是在开大会商讨重大事宜,还是有了什么喜事在进行盛大演出?

  大家听着清妙动人的鸟鸣,顿时精神振奋起来,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前望向窗外,寻觅鸣源。开始以为是隔壁房间谁临时放了鸟笼在里面,后来又感觉鸟就在外面的某棵石楠树上。我忍不住走出办公室去外面探查究竟。当轻手轻脚走近门外枝叶茂密的石楠树时,只看见树丛间不断有鸟飞来飞去,却一声鸟叫也没有。等回到房间,鸟鸣又起,此起彼伏,好听极了。再次轻轻走到窗边仔细观察:紧挨着窗子的一棵石楠树里鸟鸣不断,不时有长尾巴的喜鹊和说不出名的大鸟从外面飞进大树里去。哦,原来鸟鸣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因为树太过茂密,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只看见树枝和树叶在不间断地晃动。大概是鸟在树里面筑巢了吧,所以大鸟会在此间飞来飞去。

  一个同事忍不住又出去探察。结果一下子鸟鸣突然间消失了,很长时间不再有声音。另一个同事有点丧气地说:鸟恐怕都让你给吓跑了吧?看看,都不叫了……大家都沉默了,有少许的失望,同时又在静静期待鸟声再起。我的心也沉了下去。隐隐约约,远处响起鸟鸣声。可能是胆小的鸟受了惊飞到远处去了吧。可爱的鸟,你还会飞来吗?终于,过了大概十几分钟,鸟鸣声重又在室外响起,喳喳喳啾啾啾,好不热闹!一个同事说,哈,鸟又回来啦!大家都开心地笑起来。

  浓重的雾霾天气,密密的大树的确是鸟们的好去处。这几株大树在冬天叶子也不凋谢,而且树枝树叶非常密集,这可能就成为鸟的安全隐秘处所了,让人只听见它们的叫声却看不见形迹。

  鸟鸣声中,忧郁的天空竟然渐渐晴朗起来:太阳出来了!这是连续多天的雾霾天之后初次见到阳光。太阳出来了,美好的世界又清晰地展现眼前。这些可爱的灵性的小精灵们,伴在我们窗前,伴着阳光,仍然在清脆而连续不断地啾啾叫着。

  大冬天的,好多天都听不到鸟叫了。这几天雾霾浓重,这么多可爱的小精灵们居然会降临我们窗外,临近身边,让我们亲耳聆听它们美妙无比的演唱,带给我们快乐无比的好心情,这真是上天赐予我们的一份珍贵礼物,给了我们一份出乎预料的惊喜。在阵阵悦耳动听的鸟叫声中,大家脸上都荡起由衷舒心的开心笑容,办公室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笑声不断……

  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但想起那天的情形,又忍不住莞尔。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

  现在,春天已经来临,草儿青了,树儿绿了,花儿在开放。“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此刻,可爱的鸟儿们,正在我身边叽叽喳喳清脆婉转地欢唱着呢!我知道,正在欢唱的鸟群里,一定会有至少那么一只,甚至几只或者更多,是冬天里在窗外陪伴我们、召唤阳光、呼唤春天的鸟儿。

  关于鸟,古今中外的绘画和文学作品中都有涉及。在绘画方面,朱宣咸创作了很多中国画写意花鸟作品,他独创的“朱氏麻雀”更是享誉中外。而哈代的作品中鸟的意象具有象征寓意,类似于柯尔律治笔下的信天翁。哈代作品鸟的意象则反映了悲观主义命运观,是人类悲剧命运的缩影。

  梁实秋的散文《鸟》,其中提到两只冬天的鸟,但那鸟一只是冻死了的:“蓦然看见在窗外一片美丽的雪景当中,有一只小鸟畏畏缩缩的在寒枝的梢头踞立,正在啄食一颗残馀的僵冻的果儿,禁不住那料峭的寒风,栽倒地上死了,滚成一个雪团!”另一只是冬天里颤栗的鸟:“在东北的一间双重玻璃窗的屋里,忽然看见枝头有一只麻雀,战栗的跳动抖擞着,在啄食一块干枯的叶子……那孤苦伶仃的麻雀,也就不暇令人哀了。”文章里的冬鸟是孤寂清冷与无奈凄惨的,是一种悲冷的灰色调子。

  而现实中我眼中的鸟,在冬天里却是这般的活泼可爱,这般的乐观自信,这般的积极向上、昂扬坚强,在冬天的严寒和雾霾的天气里依旧快乐地高歌,呼唤着美好的明天。

  ——这可爱的鸟儿,在寒冷的冬天里是在热切地呼唤着春天呢;而经历了冰雪严寒终于等来春天的鸟儿,一定是在欢欣鼓舞地歌唱着春天,赞美着春天,期盼着更光明美好的未来。2017年冬,国家环保部在全国多个地区严加治理,空气质量状况较往年明显改善,人们拥有蓝天白云的日子越来越多了。

  这时,一只鸟悄悄落在面前的窗台上,隔着玻璃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探头探脑朝室内张望。我生怕惊扰了它,停止一切动作,屏住呼吸,只静静地端详着:可爱的,你会是那天的其中一只吗?

  作者简介:

  杨杰清,女,菏泽市作协会员,就职于菏泽某大学,部分诗歌、散文作品散见国内报刊。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