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王敬:一双雨鞋

2018-06-12 17:01:38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一些特别的往事,而常挂心头温暖人心的,总是关于家的回忆。每当雨天看到背着书包匆匆赶学的孩子,就会想起自己的那些年代,其中最难忘怀的是一个飘着细雨的午后。

  小时候,我上小学是在自己村里,学校的学生基本都是本村的孩子,因为村子比较大,所以设有小学和初中两个部分。在我上学时,姐姐已是初中生了,同在一所学校学习。那时被照顾几乎是所有有哥有姐的小年级同学的一项福利,当然我也不例外。这种体现存在于很多方面,比如,削不好铅笔,可以去找姐姐帮忙,课间活动也去找姐姐要零花钱买嘴吃,一毛两毛总归给了就高兴好一阵子。这样的体会是没有哥哥姐姐的同学不明白的,就像告诉别的同学,我哥或者我姐在哪个班级一样,有种不一样的优越感,班里有哥哥姐姐的同学也是一样。要是某某同学的哥哥在学校能打架,再出点名,那就更好了,这个同学势必也在班里厉害起来,有人撑腰或罩着的感觉往往在男孩子心里比较强烈。尽管我没有亲哥哥,但堂哥和邻居家的哥也是好几个,和同学玩耍时,倘若遇到,定是大声喊一声“哥”。那种感觉时要告诫同学他是我哥,以后当心点就是了,这就当是一种儿时的示威手段吧!

  我的优越感来自于,那时我有三个姐姐和我同在一所学校,虽然比不上有哥哥的同学那样威风,但同样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所以,下课时总在姐姐班级的教室门口玩耍,时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玩意儿,这也是我常常爱去的原因之一。

  小学生看高年级学生上课是很有趣的,那时候好奇,初中生有那么多的书,书中有那么多好看的图片。每当我趴在姐姐教室的门框往里看时,总有她的同学叫着姐姐的名字说:“看,你弟弟又来了。”也会有姐姐的男同学来逗我玩,这时候姐姐总会想办法支我回去,但是这时候让我离开,总不会是空着手回去的,我想这就是那时候的特别福利之一了。

  而有哥或有姐在一起上学也不完全都是好的,有时也很苦恼同在一所学校。在我上学时,学习总是不好,经常被老师罚站或处分,这时候要是被她们看见,回家定是要告诉父母。父亲是个轻易不发火的人,这种事总是一笔一笔地给我记着,等攒多了秋后算账。当一点一点的错误,积少成多时,挨揍自然是躲不过的,这时候我就很烦和她们一起上学。

  我的小学和初中不像姐姐一样都在本村读完,当我在上初中时,村里的初中部已经撤销,我们全都要去五公里以外的镇上去上学,虽然不是很远,但的确有了许多不便。在村里上学离家很近,那时候从家到学校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所以从来没有让父母接送过,多数时候是跟着姐姐。平时都觉得自己是完全可以自立的,但到了雨天就总想有人照应。那时候村里全是土路,一到雨天总是泥泞不堪,倘若下小雨,路上很难下脚,常常跟在别人后面按别人踩出的脚印,照着痕迹走回去,如果回家鞋上没粘太多泥浆,那也是很得意的,就会说凌波微步练得差不多了,自己高兴一番。要是下大雨,路上没有了可以落脚的地方,甚至水流淌不急淹没了路面,幸好赶上放学的时候,也总是姐姐带我一起回家,而别的同学则有父母家人在校门口等着送雨伞雨鞋。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是没有来接过我的,那时候真的羡慕同学,看着他们轻轻松松地就能回家,而我要费很大的周折才能回去。也许父母知道是有姐姐照应的缘故吧!我在每个下雨的日子都这样和姐姐一起回家。

  后来四五年级的时候,姐姐也都初中毕业退了学。没有了那种特别的照顾,再到雨天都是我自己蹒跚着拖泥带水地回去,当然那时候我也觉得自己长大了,我想父母也这样想吧!有时心里也会有一点小失落的,看到别人的家人送雨伞雨衣,很羡慕。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各种雨天踩泥的窍门,选择地势高没积水的巷子走,选路上铺过沙子的地方走,选别人踩出的脚印走,再就是顺着墙根下半斜坡的地方走,总归目的是不弄脏鞋,不摔跤平安回家就好,淋湿点也是无所谓的。慢慢地我不喜欢下雨,每次下雨回家,像是要闯关一样,走一步看三步,深怕一觉踩空,一屁股坐在泥水里,岂不让人笑话。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感情的表达方式也是那样的不同。母亲是个极善良的人,对我的爱总是那么的真切,也毫不掩饰,一种发自内心的疼爱。我想在家里姐姐们是知道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在母亲对我的关爱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父亲则不同,对爱的表达男性总是理智的,言语上多为严厉的词语,这种教导总是以身试法的形式出现。我小时候很怕父亲,因为学习没少挨揍,父亲撑着整个家,也极为辛苦。由于家中五个孩子,所以努力总要比别人付出多很多。从我们小时到长大,那种艰辛是全压在了父亲肩上。但他是个很勤快的人,在他做事时很少让我们帮他分担,现在想想他也是希望我们好好学习吧!也许这就是父爱的另一种表达。

  我上初中时姐姐都已退学,父亲身上的压力也相对小了许多,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于我的学业之上。那时我才慢慢地发现父亲是那么的慈祥,几乎没有了那种严厉,也没有了攒一起给我算账的担心,但我依旧怕父亲。虽然他总是说话带着笑意,也和我谈一些做人的道理等。当我现在看时,才明白,他是多么的爱着我们。其实那时的怕,又不是怕,是他的勤劳与坚韧,他的慈祥与豁达,他的严肃与理智,他的善良与诚恳,让我对他尊重,对他敬畏。

  记得上初二时,有一次中午放学,天下着蒙蒙细雨,因为雨不大多数同学都冒雨回家,也有个别雨天不回家的同学,自己买点吃的或者挨饿撑到晚上回去。我也不想回去,没带雨伞不说,就算到了村里,没有雨鞋也很难淌过路的泥洼不堪。但后来还是在同学的相约中作伴往家走了,一路上我们淋着雨,有说有笑地往回赶。这时多数同学已经回家,路上稀稀拉拉看不见几个人影,当跨过渭河大桥,远远地就已看到村里的房舍。急匆匆的样子,的确是离家越来越近了,说话间,同学说:远处站的人可是你爸?

  我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熟悉的身影就是父亲,他孤单单地立在村口的路边,撑着的伞下他的身子是那样的单薄,雨水滴滴哒哒地敲打着雨伞,像钟表声的流逝一样唦唦作响。可知道他是多么的焦急,看着三三两两急匆匆回家的学生,是否经过的每个孩子,他都会想哪一个是我呢!那种心情也只有为人父为、人母的人才能体会吧!

  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严肃而正直的男人,他不善于表达炙热的感情,但他心头那份对我的关爱是那样的朴素平凡。而这种平凡又朴素的感情,又是那样的实实在在,平淡中透着丝丝温暖,没有狂热,也没有出奇,只有那默默无言付出,这就是父亲不一样的爱。

  当我换上父亲给我的雨鞋,撑着大大的雨伞,跟着父亲一道回家时;当我看到他看见我时的笑容时;当同学说他都这么大了还要你来接,听到他只淡淡的说“路滑不好走”时。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了父亲的爱是多么的真切。

  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我们长大后,有多少记忆是父母的,有多少爱是难以忘怀的。当我再次想起,也许父母就不曾铭记过这些。在我们成长的路上,有多少风雨就有多少父母给我们的爱,每个风雨的日子都会有一个默默守在路边,给你送雨鞋、撑雨伞的人。那就是我们的父母,永远守候你回家的人。

  作者简介:

  王敬,笔名北岛人,甘肃天水籍人士,现居山东烟台。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热爱文学,热爱生活,热爱工作。现供职于山东正元数字城市建设有限公司。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1. 单霁翔:改革开放四十年,奋斗着,幸福着
  2.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青年艺术周在天津开
  3. “网红作家”为何扎堆“宁古塔”?
  4. 中国传统医学与古典文学
  5. 学以成人的通释和新解
  6. 2018南国书香节闭幕 规模空前近300万人...
  7. 拍摄历时两年 纪录片《永定河》都讲了啥?
  8. 中国首次举办世界哲学大会
  9. 非遗传承人柏开花:穿针引线“锁”住民...
  10. 《孔狄亚克哲学三篇》法汉翻译本首版面世

文化圈人物

展演信息

文化摄影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