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陈颖:你的名字像花儿一样

2018-06-12 16:41:05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走进五月,四月的繁花已落尽。而你,依然在我的脑海里,比四月的繁花还灿烂。

  想起你,便想起那三间红瓦青砖的课堂。课堂南边向着阳光有两扇木窗一扇木门,你门里门外地活跃着,我则大多数安静地坐在板凳上。上课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洒进教室,照耀着我和你的侧脸。想想那时候的阳光也是陶醉的,那时候的我们比年轻还年轻,比纯真更纯真。

  课间十分钟,我把刚刚得到的邮票仔细地收拾好,这是我的宝贝,千万不能丢了。我没有留意你怎么对待你到手的邮票。三十一年后,当我知道你的邮票不知道是去了乌拉圭还是去了巴拉圭,我就有些后悔,当初应该提醒你好好保存着那些邮票。邮票的多少与好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面有我们共同度过的时光。我们现在还彼此珍惜,不也都是因为我们共同走过的光阴么?

  有一天上着课,你在本子上小心翼翼地写下一个字,我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个人的姓。我不太傻也不太笨,很快根据你的小提示知道了你心里的小秘密。好像就是从那天起,你粘在板凳上的时间比以前多了。你还是眯着眼睛笑,而我隐隐地感觉有时候你的笑里会有点点的酸楚。现在回想,我的感觉应该是错误的。我极少对别人有感觉,错误在所难免。现在回想,对你的感觉,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我无法理解缘分这东西,可在描写感情的时候,想起聚散、想起悲欢,就忍不住把一切结果归咎于缘分。

  不知道你忘了没有?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一起,从旺远步行四公里走到道平,去你家看看。我到底要去你家看什么?我现在还不得而知。你去过我家很多次,我家门口的大槐树都认识你了,我一定要去你家看看,看看你家门口有没有树。也许这就是我要去你家的理由。再说,十六岁的心思有时候会比乱麻还乱,我可以没有理由,也可以有无数个理由去你家看看。现在还清晰地记得,踏进你家堂屋,很整洁,一个四条腿的小饭桌放在地上,饭桌上盘子里放着两个黑面馒头。你对我们说,你的爸妈去地里干活了。是啊,我们的爸妈不在家里,就一定在地里辛勤劳作。我记得你的爸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那个年代,老师去地里干活不是稀奇事。

  久别重逢后,得知你是中学的地理老师,心里有一点惊讶,其实我的惊讶毫无缘由。十几岁,在人生的路口告别,连挥手都没有来得及。各奔东西以后,应该是忘了彼此。十几岁,自己的人生都没有规划,自己的路都是深深浅浅坑坑洼洼,彼此忘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重逢,会让所有的忘记一笔勾销,你我站在此时的路上一起回望来路,我感叹:“老师,多好的职业啊!你应该感谢你当初的选择。”你一如既往地诚实,说:“能当上老师,应该感谢我爸,是我爸逼我考高中,逼我复习考师范学院。”可我心里明白,你爸当初逼你是一回事,而你当初的坚持才是最关键。走过半生,我们现在的好,要感谢帮助我们的人,也要感谢咬牙坚持的自己。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人生的路或许还可以肆意地延伸,我们一定会同舟而行,赏山赏水。而我们共枕而眠,那竟然在三十二年前了。有一天晚自习,你小声对我说你晚上没地方睡觉了。我就纳闷,不是有宿舍吗?你说今天晚上宿舍里只有你自己,你害怕。我想象着漆黑的夜里,你一个人躺在小床上,听着窗外的风呼啸着,你会像小羊一样蜷缩着,我也害怕起来。我说去我家和我一起睡吧。我听到你的心咕咚一声落地了。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睡一铺炕,晚上多了一个你,我们就继续说白天没说完的话。只是现在想起同枕而眠的日子,心里有一个心结让自己那么的不舒坦,而你直到今天,也不知道我的心结为何而生。有时间得说与你听,听了以后,你一定会爽朗地笑,然后说,那有什么呀?我重重的心事会被你的一笑化解为云淡风轻。

  去年六月里的一天,承蒙我们的海波群主厚爱,得以与你们在福山相见。三十一年的光阴,会把一个小姑娘变成什么样子?临行前,我拿起镜子照了又照,确定在我的脸庞我的发梢再也觅不到年少时的痕迹,于是心里黯然惆怅。福山,一个一想起来就心存温暖的名字,那里有我的故乡啊。车从芝罘区来到福山区,据说福山的酒店也是相当气派的,眼见为实了。满满一桌子十几个同学,除了海波、大夫、同良、艳华他们几个我或熟悉一点或有些印象,其他有的同学在脑海中没有了记忆,毕竟同窗只是短短的一年,而那一年我的心思几乎用在学习上。同学们喝茶聊天,等姗姗来迟的你。我有些担心,问海波群主:“韶英能来吗?”群主说:“王老师有点事,一会儿就来了。”于是稍稍心安。海波群主当然不知道,我赴他的宴,最想见的人却是你。

  推门进来一个人,碎花长裙长及脚踝,白色蕾丝短袖上衣不松不紧,人有些消瘦,短发蓬松自然,终于见到了一辈子都不会陌生的脸。我在心里惊叹:丑小鸭蜕变成了白天鹅。真的,你的装束正合我意,正是我喜欢的样子。你在我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们开始说话,一如当年同桌时。我面部表情波澜不惊,可是说到近两年你寻找我的过程时,我心里的泪水就开始泛滥成灾了。我有什么好让你们惦念和寻找?我在心里自责,我一直在默默走我自己的路,忘记了曾经我们的携手。你并不抱怨。于是我们一起感谢微信,没有微信,我们的重逢还会遥遥无期。

  人间四月芳菲尽,可是,五月,注定继续与花有缘。我要选择一个芍药含羞的早晨,把你约到我身边,把我写的这篇文字给你看。通篇文字,直到结尾才出现你的名字,但是你看着看着就笑了,不用看结尾,你也知道我写的是你,你乐呵呵地说:“我已心花怒放。”我没有告诉你,你的名字像花儿一样,我只要想起,便心生美好。

  作者简介:

  陈颖,1970年生于烟台市福山区,现住烟台市芝罘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烟台市芝罘区作家协会理事,烟台市芝罘区诗歌学会会员。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散文年选】陈颖:第一次,谈理想 2018-05-14
陈颖:第一次,谈理想 2018-05-02
陈颖:旧物情 2018-04-03
陈颖:我的世界你来过—致敬东野圭吾 2018-01-15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