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乔云波:姥姥

2018-05-17 11:29:0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姥姥的辞世,已经有二十几个年头了。

  姥姥是我真正懂得世事之后失去的第一个亲人。

  姥爷是先姥姥之前离去的。妈妈是兄妹中的老幺,姥爷七十多岁去世的时候,我还略不足两周岁。虽然我曾经能够清晰地记忆姥爷去世时的许多场景,并曾在其后的一个雨天因为想起姥爷而一个人念叨着哭了起来(我那天的哭曾引得母亲也大哭了一场),但那时候终是孩子心性,对姥爷的思念或许只是因为少了一份溺爱。而且后来,随着岁月的逝往,我终于渐渐失去了对那段事情清晰记忆的能力,姥爷的去世在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后来记忆力的减退,许也正是我终于不得成器的原因了。

  童年里,由于父母无暇对我进行看顾,有不少的时间,我是住在姥姥家的。姥姥的家,在莱阳一个盛产大理石的村子——禄格庄,离我家十几里路。姥姥跟舅妈住在一起,舅舅常年在外地工作,要春节放假才得回家住上几天。姨姨当时也是住在本村,姨父远在吉林的一家医院当大夫,也要在偶尔的春节才能回老家一次。这样一来,童年的我便经常在姥姥家与姨姨家轮换着住。在那个父亲在家庭中有着绝对威严的年代,男主人不在家对于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来说是极大的幸事——可以尽情地胡闹,而不必担心闯祸后会受到怒斥与皮肉之苦。

  姥姥家有一条挺大的黑狗,是我们当地的品种,叫狮子狗,对我很是温驯。尽管很多孩子嚷着“骑狗烂裤裆”,不屑于骑,可我还是喜欢骑到它的背上玩,并乐此不疲。

  姥姥家的门前,有一个挺大的园子。园子的围墙,是用石头干垒成的,石头上泛着一些青苔。现在想来,很是唯美。

  记忆中,姥姥总穿一身黑色或蓝黑色的老式布扣褂子,头上戴一顶可以盖到耳朵上端、前面镶着青色“玉石”的毡帽,黑色的布鞋里一双小脚(姥姥生于1904年,裹了足。)——这是我们胶东一带当年农村老年妇女的统一装束。虽然裹了足,但姥姥的脚力很好,在七十多岁的时候,还曾有过因为想念我母亲而踮着小脚一口气走到我家的经历。我无法准确地估计姥姥的身量,只记得姥姥比年龄相仿的老太太要高一些。

  姥姥总是很忙。舅舅家四个表哥,姨姨家一个表哥两个表姐,加上我跟弟弟,这许多人的棉衣都需要姥姥给做,这使得姥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忙针线活。姥姥老年时的眼力不是很好,大概是有些老花,但姥姥不曾戴过眼镜,这样一来,往针眼里穿线的活便由我跟最小的四表哥抢着做,每帮姥姥引上一根线,觉得小小的自己也还有些用处,便有一种挺自豪的感觉。

  到了晚上,我总是要跟大我一岁的四哥争着要姥姥搂着睡。但七八人挤在一铺大炕上,我们俩在姥姥一边一个显然并不允许——我和四哥小一些,只能两个人头朝相反的方向,腿碰在一起对着睡(胶东俗谓“打碰腿”),这样可以节省一个人的空间。争执的结果,自然是每个人一夜由姥姥搂着睡,如此轮流。

  姥姥是给她舅舅家做的儿媳,属于表兄妹结婚,是早年间比较流行的亲上作亲的那种。姥姥的娘家就在邻村,三五里路的样子。我在幼年曾陪姥姥回过她的娘家一次,当时姥姥的父母已经作古,是在姥姥的兄弟家吃的午饭。时间大概是春末夏初,我依稀记得路上有蝴蝶之类的可以扑着玩。

  姥姥不曾读过书,也不会讲故事。我能记起的姥姥教给我的能以文字方式记录的东西只有一首简单的童谣——“下雨星,卖小钉,下大了,卖辣(意谓火爆)了。下雨点,卖小碗,下小了,卖了(liao)了(le)。”除此之外,姥姥只是淳朴地教育我正直地做人,有骨气地活着。

  后来我上小学了,平时只能趁偶尔的星期天,随父母一起去看姥姥。但差不多每年的暑假,我都还是要在姥姥家住上些日子,等到临近开学才肯回来。当然,住着不肯回来的原因除了姥姥,还因为恋着一起长大的四哥。大一些的表哥对我们很是骄纵,在那需要挑水吃的年岁,每到黄昏,我与四哥都可以享受一次钻到换了新水的驴槽里洗一次凉水澡的优待。

[1]  [2]  下一页  尾页
编辑:郑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