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北海文学

张国康:我的老母亲

2018-05-18 09:21:04   来源:北海文学   【字号:

  的家乡是栖霞市桃村镇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我的母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母亲生于1927年9月24日(农历8月29日),是属兔的,今年已经90虚岁啦。我的母亲如今已是满头白发,但耳不聋,眼不花,不但生活能够自理,还可做些简单的家务活,除了腿脚不太灵便、走起路来有点吃力外,身体基本上没有什么大毛病,有时还能喝2两高度白酒呢。我的母亲从神态到思维,从言谈到举止,从声音到视力,不像90岁的人,查体时医生都说老太太的内脏跟70岁的人差不多。所以直到现在,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母亲都是自己在农村生活的。我母亲的一生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建立、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经历过战乱,忍受过饥饿,晚年赶上了好时代。按她自己的话说,她这一辈子啥罪也遭过,啥福也享了,乘过高铁,坐过飞机,到过深圳,进过北京好几回,还常驻省会济南,满足了,没啥心思啦。我为我的母亲高兴,我为有这样的母亲感到幸福,我更祝愿我的母亲健康长寿,永远不老!

  我的母亲一生有苦有甜,跟同辈的人相比甜大于苦,60岁以前苦多甜少,60岁以后苦少甜多,尤其晚年比较幸福;老母亲有功有“过”(缺点),跟一般人一样功大于“过”,起码可以给个“四六开”,即四分缺点六分功劳吧。此时此刻,对老母亲的苦和甜不想多述,只想把老母亲的功与“过”进行“剖析”,以献给亲爱的老母亲的90岁生日。严字当头,公事为重。我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文盲,从来不会讲什么大道理,“教子有方”实在不适合我的母亲。她教育孩子的方法比较简,就两个字:“严”和“狠”。实际上我们姊妹6个从小到大都是听话、懂事的孩子,从来没有犯过大错。即使这样,挨打、挨骂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打骂的毫无道理,而我们任何时候都没有讲理的权力。我们小时候在外边与邻居的孩子吵了嘴、打了架,回家后母亲总是不问青红皂白地骂我们一通,打我们一顿,不跟你讲任何道理,就是不允许跟人家孩子吵嘴、打架。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敢在外面“惹是生非”啦。我在姊妹六人中是比较调皮的,所以小时候挨过母亲多少次打骂已记不清了,但有一件事情我永远忘不了: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放学后因学校有事,我晚上八点才到家,母亲硬是没让我进家门,害得我在大门外整整待了一个晚上。当时我不光想离家出走,就连死了的心都有,真是恨死母亲啦。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母亲也是为我们好啊!而到我的女儿上小学也犯同样的错误时,我没有不让女儿进家门,而是罚她在卫生间待了二个小时,从此女儿再没有下一次。我的母亲没有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但知道为了孩子有出息,能够始终坚持家事比国事小,公事比私事大。我大哥高中没有毕业就参加了工作,20几岁就调到了省城,二哥也是高中没毕业就参了军,我是高中刚毕业就去当兵了。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三个儿子不和父母在一个地方生活,家中只有年幼的弟妹。期间父母多次生病甚至住院、病危,二老都不让弟妹告诉在外工作的三个哥哥。当我们后来知道了此事,一方面责怪弟妹,一方面又敬佩我们的父母。当然,我们也没有让我们的父母失望,而是为自己争了气,为父母争了光。除了大哥长期在省直机关工作外,我和二哥都是在部队入的党,并且都很早就穿上了“四个兜”的军装,后又都转业到省直部门工作;我小妹中专毕业也分配到一家省级医院工作;小弟靠着自己的刻苦努力考上了山东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城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后辞职移居加拿大;我大妹一直在老家的县城工作,虽然职务不高,但她是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更是孝女,她为父母、为我们这个大家庭付出的特别多;儿媳和女婿更是无可挑剔,老母亲心满意足。她还常跟我们说,一个家庭过的好不好关键在老婆。我们各个小家庭过的都挺好,就应验了这句话。我觉得我们姊妹六人能有今天,个人的努力奋斗是重要因素,但如果没有勤劳、明理、总想一碗水端平的父母,没有坚强的父母作后盾,恐怕不会这么好。

  好好算计,避免受穷。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家庭妇女,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全职太太”,实际上比“全职太太”要辛苦得多。在那年代,我的母亲除了操持一家八口人的吃、喝、拉、撒,还要参加集体劳动,干各种农活“挣工分”。在胶东,男人一般是不干家务活的。所以,我的母亲白天要同男人一样到田里干农活,回家后还要忙活繁重而永远干不完的家务。母亲一生操持家务,大事小事处处精打细算,吃、穿、用样样计划周到,做到了能省则省,真是一分钱能掰成两瓣花。老母亲常说,过日子就要好好算计,算计不到就受穷。直到现在,老母亲还是特别节俭,特别会过日子,她不乱花钱,也不让我们乱花一分钱。由于母亲会过日子,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家从来没有吃不上、穿不暖的时候。所以,我的母亲在村里会过日子是出了名的。我的母亲还有一大“爱好”:吃剩饭、喝菜汤。偶尔吃点剩饭、喝点菜汤可以理解,但我的母亲是顿顿这样,天天如此,年年不变,她是从哪年哪月养成这一习惯的,我们记不清了。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剩饭剩菜坏了,她也执意要吃。再说,经济条件不好,吃点剩饭、喝点菜汤也能理解,现在条件好了,母亲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改。为此我们作儿女的经常跟母亲吵架,但她坚决不听,每顿饭的菜汤她都会主动包圆。现在想来,想当初母亲吃剩饭、喝菜汤应该是为了节省,现在已是母亲的习惯和爱好啦,可能还是母亲健康长寿的一大秘诀呢!我们可以不吃剩饭,不喝菜汤,要改变母亲的这一嗜好太难了。哎,不要让她改了,就让她永远地吃下去、喝下去吧!干净利落,自始至终。我母亲是有名的干净利落人,她住在哪里,哪里就一定会干干净净的。我母亲现在老家住的房子是1951年3月17日(农历2月初10日)父亲倾其所有、东借西凑用3300斤麦子换的,如果从原房主盖新房子算起,至今差不多有百年的历史啦,期间只对房顶进行过大修。我们姊妹6个都是在这所老房子出生的。房子是旧了,无论是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瞧,都不跟形势了,都赶不上邻居的房子。但我母亲就愿住在这里,虽然我家也盖了新房子,母亲坚决不去住。她说,这所老房子是我们家的风水宝地,死也要死这里。就是这样一所破旧、不跟形势的老房子,被我母亲修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无论室内还是室外,无论炕上还是炕下,甚至连一根筷子、一个碗,都永远干干净净,放置有序。再说,我们家大门外的那条胡同,只要我的母亲在家住,她都会天天打扫、清理,那条胡同永远都会干干净净。所以,无论谁经过我们的家门口,谁到我们家,都不会相信是一个90岁的老人住在这所房子里。2015年夏天我回家时,母亲还让我洗干净手再去给她晾晒洗过的抺布,我真是苦笑不得啊。我们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穿带补丁的衣服是常有的事,但我们穿的永远是干干净净的,从子女们的穿戴上就能看得出我母亲是勤劳的、干净利索的。由于父亲去世的早,20多年来母亲都是半年在农村自己生活,半年到省城随子女生活,在城市里生活时,无论住哪个孩子家里,她总会天天打扫清理,她的房间总是干净利索的。至今她自己的衣服还是自己洗,从不让子女代劳。我真佩服我的母亲,我也羡慕我的母亲,我更要感谢我的母亲!

  家务拿手,终生受用。作为一名农村家庭妇女,母亲不但会干许多农活,而且家务活样样拿手,行行精,可以说做衣煮饭、浆洗缝补都可称为行家里手。邻居不会做的家务活都请我的母亲帮忙,至今在缝缝补补方面遇到了“高难动作”,我们还是要请教老母亲,有的还要让她亲自代劳。手擀面、烙饼、大包子是我的最爱,也是当年公社干部的最爱。我记得小时候,公社干部到我村蹲点时,都愿把饭安排在我们家,他们大多都是为了品尝我母亲的手艺,当然我也可以跟着沾点油水,因为公社干部和大人们吃剩的饭菜我们小孩还可以解解馋呢!直到前几年,当年的公社干部、后来当过烟台市政府多个部门一把手的“大官”,还念念不忘我母亲的手擀面,还想再找找当年的感觉。他的这个愿望也由我帮助实现了。在这个大官80多岁的时候,带着他的老伴又到我们家吃了一顿我母亲亲手擀的面条。他跟我说,还是那个味,还是那么香,还是那么好吃,这样的面条在城市的大饭店也吃不到啊!我为我的母亲自豪,我为我的母亲骄傲,我祝愿我的母亲和她那一辈活着的人健康长寿、永远幸福!

  重男轻女,老想均等。我的母亲同绝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并且根深蒂固,无法改变。比如,她对儿子的生日一清二楚,甚至几时几分出生的都忘不了,而对女儿的生日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再如,女儿对她再好,在她眼里还是儿子比女儿好,在女儿家里不但敢说敢干,而且啥事还想说了算。在儿子家里就“规矩”多了,一方面可能是碍于儿媳的情面,而更重要的可能还是重男轻女思想在作怪。但是,我的母亲是平均主义和“大锅饭”的典型代表,她特别崇拜均等、同福,她永远都希望6个孩子一样,她总想让条件好的孩子经常“救济”一下条件差的孩子。受母亲均等、同福和“大锅饭”思想的影响、熏陶,我们这个大家庭不但特别和睦,而且各个小家庭之间彼此不分你我,无论哪家有了难处,都能相互依靠、相互帮衬,有谋用谋,有钱拿钱,有力出力。我这个小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就是母亲和兄妹们“救济”的困难户,母亲常跟我说:“老三啊,你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啊”。是的,母亲和兄妹们对我家在吃、穿、用以及工作、生活等方方面面无私的帮助和无偿的“救济”,三天三夜也说不清、道不完。我及我家的每个成员将铭记在心,永生不忘。感谢我的母亲,更要感谢我至亲至爱的兄妹们。

  特爱拉呱,让人“犯怒”。在母亲上了年纪、跟孩子生活的时候,她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三项:吃饭、睡觉、拉呱。我常开玩笑说,母亲特像我家的“帅哥”(宠物猫),一天到晚没啥事干,除了吃就是睡,吃饱了睡,睡够了吃。但帅哥不会拉呱,而我母亲会拉、愿拉、特别爱拉,而且拉呱的水平极高,似乎无人能比。她拉呱的主要内容都是陈谷子乱籽麻的往年旧事,新鲜事、当今的事不多,但大多是与她本人、我的父亲或者我们家有关的大事,也有与这三者没有关系的,不过时间、地点、人物记得特别清楚;她拉呱的对象有时就是家里人,有时是街房邻居,有时是熟人,有时是生人,跟生人见面3分钟就能跟人家拉起来;她拉呱的方式是有人听她拉,没人听她也拉,有时睁着眼拉,有时闭着眼拉。往往一拉就是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有些事情她拉过无数次,我们做儿女的都烦了,可以想像外人能不烦吗?到母亲上了年纪的时候,她还会跟在儿女们屁股后面不停地拉。现在我想,“拉呱”可能是老母亲健康长寿的又一秘诀。拉呱时,她要动脑,她要说话,有时还要有动作。再说她拉的事都是与她本人、我的父亲及我们的家有关、甚至关系重大的“大事”、“要事”,是她一生永远不能忘的事。这样的事岂能不拉,这样的事又咋能忘记呢?以前我特烦母亲跟我拉呱,现在我想通了,我想当面跟母亲说,亲爱的母亲,对不起,以前我错了,请原谅我们吧。今后我一定不烦,一定洗耳恭听!

  脾气特犟,谁说无用。我母亲的脾气倔强是出了名的,这也是母亲一生最大的缺点。无论什么事,无论干什么,她想怎么样就得怎么样,不管是谁,不管说什么,不管讲什么理,都没有用。比如,她想吃什么饭,她要穿什么衣,甚至某种饭怎么做,都要听她的,否则就会给你“脸色”看。她想干什么,她要干什么,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也从来不会迁就别人,可以说“一点道理都不讲”。“我行我素”这个词用在母亲身上再合适不过啦。为此儿女们没少跟她吵架,她惹儿女们生了不少气,儿女们也惹母亲生了不少气。早年因为一些小事,她和自己的亲弟弟(我的舅舅)闹过别扭,两家好多年不来往,后来在我舅舅病危直至去世,我们多次劝她去看看自己的亲弟弟,她坚决不去。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母亲,一个让人特别生气的母亲,一个永不改变的母亲。哎呀,已经90岁的人啦,还改啥呢?

  行善积德,造福子孙。我的母亲心直口快,心底善良,从小就教育我们要善良,多积德,不害人。我家盖新房时,经过再三斟酌,最终门楼牌匾上还是“厚德载福”4个字。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再困难,如有上门讨饭的,母亲宁肯自己不吃,也要给讨饭人一口。她常说,自己吃了是填坑,给别人吃了是救命。所以,多少年来,孩子们无论给她捎回多少东西,她都会给街房邻居们分个一净二光;我们给她的零花钱,她也不知道救济了多少“穷人”;她看到谁家有困难总想帮一把,即使对于早年因故与人家产生矛盾、长年不打腔的邻居,她也会变着法、拐弯抹角地帮人家。好人总有好报,这句话在我母亲身上早就应验了。母亲每年在农村自己生活的半年时间里,乡亲们、邻居们帮了母亲多少忙,我们做儿女的是记不清了,母亲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反正她在老家生活期间,吃的、喝的、用的,好多都是街房邻居送的。今天她可以到张家吃饺子,明天她又可以到李家喝面条;昨天这家送来了包子,明天那家又送来了馒头。所以说母亲在老家的生活很是风光,真是让人羡慕不已。我们作儿女的也跟老母亲沾了不少光。每当逢年过节我们回家看望母亲时,街房邻居送的蔬菜、水果等等,我们吃也吃不完,回来时车上都会装的满满的。我们姊妹6个家家过得这么好,都是父母为我们修来的福。为此,我要感谢我的母亲,还要感谢我的街房邻居们,祝他们身体健康,家家幸福!

  我在6个姊妹中排行老三,俗话说,大的敬,小的宠,中不溜的不欢迎。这话我永远不信。老母亲曾找“高人”给我算过命,说我这辈子挺有福。的确,从现实情况来看,我也觉得我是有福之人。我个人虽然曾得过两次重病,但至今依然活得挺好;我爱人虽然不漂亮、工资也不高,但可称为贤妻良母;我女儿虽然学习不优,但懂事、孝顺,并凭个人奋斗和贵人相助,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说,我一生无憾,一生足矣。从脾气性格来说,6个孩子我最像母亲,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就会经常跟母亲吵架,惹得母亲生气。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我曾为此烦恼过,也尝试着去改变,但快60的人啦,始终没有什么效果。从这个方面来说,我的确不是什么孝子。由于自己地位不高、能力有限,我没有为老母亲、为老张家做多大贡献,但我尽到了一个儿子的责任,为母亲、为张家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如,在老母亲上了年纪、行动不便的时候有啥愿望,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她实现。她今天想去看哪个亲戚,我领她去;明天她要到谁家送点礼、还个情,我代她送。反正我每次回家都有事干,老母亲都要给我安排一两个活。我要感谢母亲的信任,我为此也感到了欣慰,帮母亲了却了一些愿望,为张家也贡献了一份力量。

  最后,我要说:我一定毫不含糊地办好母亲交代的一个又一个事情!

  我一定不厌其烦地聆听母亲永无休止的聊天、拉呱!

  我特想永远能吃到母亲烙的饼、穿上母亲缝的衣裳!

  我祝愿老母亲永远幸福、长寿健康!

  我更盼望我的家乡——甜美栖霞早日全面建成小康!

  2017年5月1日于泉城济南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