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陈树庆:一只羊带来的情感往事

2018-05-16 15:37:50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草黄叶枯,鸡瘦羊肥。时下,秋风凉了,又到了吃羊肉的季节。

  说实话,我喜欢吃羊肉,还喜欢羊,羊是我小时候最常亲近的动物。走进记忆的最深处,童年许多美好回忆都是和羊有关的。

  村子是个很小的小山村,父母虽日夜辛勤操持,也就勉强解决温饱,日子过得还是很艰辛。仅靠种地供养我们兄妹上学则几乎不可能,为了供我们兄妹上学的学费有着落,我5岁那年秋天的一个上午,父母用一年种地收获的存储,去乡镇集市买回来两只羊。羊是山羊,一公一母,母羊通体雪白,性格温顺;公羊体形很大,肚皮微圆,周身皮毛黑色油亮。为此,父母在院子的东南一隅,用许多树木和树枝、稻草搭建、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羊圈。在羊圈里,一黑一白的两只山羊,就像凝固的两朵黑色、白色的云。父母视山羊为宝贝,精心饲喂,从羊圈树枝间较大的缝隙里,伸出一黑一白两个羊头,舌头一卷,嫩绿的青草就成了它们口中美味佳肴,羊的上下腭有规律地蠕动着,品尝起了父母为它们准备的美餐。自从有了这两只山羊,家里增添了不少欢乐和希望,父母迫于生活压力的忧愁也一扫而光。自从有了这两只山羊,我的童年生活便多了一项内容:放羊。

  猪羊一把菜。夏、秋季节是最繁忙的,鸟鸣清亮的早晨,犬吠、羊咩、鸡鸣……此起彼伏的牲畜大合唱,这些属于一座院子的声音,开始在弥漫着潮湿牲畜粪便气味的空气中沸腾,在院子的上空涌动。清晨,我睡眼迷离地走向院子,两只山羊在洒满晨光的羊圈里悠闲自得地踱步,潇洒地留下一些精致的黑豆豆,这是两只羊的杰作。吃过早饭,我打开羊圈带着两只山羊出发了,我在小小的村子里走着,没有套绳的两只小山羊跟在后面,臃肿而蓬松的羊尾巴,像中世纪欧洲贵族少妇头顶上高高耸立的发髻,悠闲自得的姿态显得极富教养。于是,乡村的小巷里村外的阡陌上便出现了这样一道风景:一个孩童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着,身后二只小山羊一颠一颠地追赶。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放羊的时间也过了两个多月,山羊也变得肥胖起来。我还悄悄给山羊取了名,黑色的叫黑塔,白色的叫白云。

  寒冷的腊月,正是下羊羔的季节,父亲告诉我,白云要下崽了。听到此消息,我又惊奇又高兴。在父亲的带领下,我们在羊圈里铺上干燥的稻草,给白云做了一个干净的产房。每天夜里父亲要起来几次到羊圈看看,以防新下的羊羔被冻死。我天天扳着手指,急切盼望着小羊的出世。终于,有一天,大概已经是深夜了,羊圈里突然传来“咩——咩——”凄厉叫声,父母都手忙脚乱地往羊圈赶去。我也好奇,就穿了衣服去看。在灯光下,看着白云产下小羊羔,一阵忙乱后,小羊出生了,父母一下高兴得不得了,母亲熬了汤水给白云喝。出生的小羊羔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包着一层膜,白云用嘴舔啊舔,等到我早上再看见小羊的时候,它已经能站立起来了。羊羔的成长很惊人,不用几天就欢蹦乱跳的。

  过年后,就进入了春天,小羊羔在我们和白云的悉心呵护下,逐渐长大长高了,到了该野外放养的时候了。于是,放羊的数量变成三只了,父母许诺,等羊长大了,给我们买新衣服。每天早上羊要外出吃草,小羊羔在院子里欢蹦乱跳,每当此时,白云就叫几声,小羊羔就乖乖跟着走了。因为放羊,我也学会了羊叫,有时候,小羊羔跑远了,我就学母羊叫,小羊羔就乖乖地回来。我在黑塔的颈上套上一根很长的绳套,把黑塔牵到青草很多、很嫩的地方,就把羊绳套在附近的树上。羊在那里甜甜地吃草,我与伙伴们爬树、荡秋千、挖地瓜、捉蚂蚱……羊放到哪里,我们就玩到哪里,笑声就飞到哪里,走了一路,笑声就撒满一地。草吃完了,黑塔就会“咩——咩——”向我们招呼,我们马上就把羊牵到另外一处青草地。疯玩够了,我们拿起镰刀,割些鲜嫩干净的青草,准备山羊晚上的食物。

  到了冬天,小羊羔在我们的放养下,也逐惭长成了大羊,我与羊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了。

[1]  [2]  下一页  尾页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