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小众散文

王明珠:走进水帘峡的春天

2018-05-14 11:18:21   来源:小众散文   【字号:

  来济南太多次,见识过她闻名遐迩的泉与水,但水帘峡这个地方,却像一个深闺里的美人,虽有神泉圣水铸就了“泉城之巅,趵突之源”之美誉,却一直未能见其真容。人生总能遇到意想不到的惊喜,美丽的四月天,我有缘来到了水帘峡的所在地——柳埠镇,走进了她的春天里。

  见到她的过程很是顺利,4月21日报到的那天中午,我与同行的刘郁林老师下了从烟台到济南的动车,坐上会务组给安排的出租车,直奔水帘峡。司机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姓聂。他说,自己早知道水帘峡的美名,但却是第一次载客到这里。水帘峡在山沟沟里,但是济南第一高峰梯子山和第一大峡谷九十九峡的所在地,是著名的原生态风景区!

  车子飞出热闹的济南市区一路向南,很快眼前就是山村绿野了,从车窗串进来的风明显清凉湿润起来,犹如置身江南旷野。水泥铺设的村路蜿蜒向前,很快到达柳埠镇,只见路两边的各种果树一排排、一片片舞动着跳跃而过,像是欢迎我们的青葱少年。这里春天的脚步较我们海滨烟台快些,已不见桃李芬芳,却偶见槐花正盛。过了两个白墙红瓦的美丽山村,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村牌——簸箕掌村,再拐上一个山坡,我们站在了水帘峡宾馆前的广场上。举目环顾四周,群山环抱,峰峦叠翠,好一个幽静的绿色山谷!

  下午两点文学讲座才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我决定先小觑美人一眼。水帘峡宾馆位于广场东依山而建,从宾馆三四楼之间的北门出去,沿石阶向东北而上,就能看到餐厅、会议室两栋白色的小楼依次错落山坡上。从左侧往北就是通幽山谷的一条主干道了,路西依坡而上是各种儿童嬉水游乐设施,向北极目远眺山林一片岑寂,郁郁山峰奇石间有一段廊庭东西横走,顶峰云冠微动。

  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水帘峡,这个被唐太宗赐名的“美人”,仿佛感受到了我的心情,感受到来自全省各地散文学会文友们的热情,扯一片厚厚的云纱在山间轻轻挥动。我们参会的散文会员们,就在水帘峡的春天里研讨散文的创作,真是一番人生珍稀的体验。当听到国内知名的作家阿成、文学教授黄发有、高玉昆、刘荣哲、辛学福等先生们的精彩讲座时,也早已情动不已,门前的清泉淅沥沥地歌唱起来。而我这个追梦浪子怎能错过一分一秒啊!我拿出当年高考前的劲头,记笔记,做录音,成了一个热血青年,陶醉在水帘峡的春天里。

  傍晚的水帘峡再也不能平静了,山风轻轻扇动起翅膀,飞进欢歌笑语不断沸腾的聚会大厅。我想,夜幕下的她应该别有一番景致。于是,我跟同行的刘老师结伴走出大厅,沿着水泥铺就的山路向北走去。路灯光线幽幽,我们看不清远处的风景,只能隐约看清近处的游乐设施、树木和小亭,而远处四周的山峦则是影影绰绰,宛如一幅幅厚重的水墨画。脚边的地上小音响放着优美的梁祝小提琴曲,给这夜色添了一份深情和浪漫。路过一个小桥,我抬头望向夜空,不见一颗星辰,也许她们都躲进了夜幕后,正悄悄地看着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风也越来越凉了,水帘峡这个脉脉含情的美人,夜色漆漆中越发犹抱琵琶半遮面起来。我想,等明天上午再来仔细观赏你吧。

  刚想回转,“哈哈哈!好!”前方一阵阵欢笑声吸引住了我们,于是决定继续前行一段。恍惚中见几个人影在路西边一个小亭子里说唱着,走近一看,乐了!原来是晚餐时在一桌上吃饭的泰安市的几个文友,顿时不得不感叹缘分这个东西。于是驻足听完了一个男士清唱的京剧《捉放曹》,那真是京腔京韵,声情并茂,获得在场的所有人的称赞叫好,整个山林寂静无声,那一刻水帘峡应该也是醉了!盛情难却,我也唱了几句三毛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赞美声中,我俩告辞返回,路上继续哼唱着:“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

  歌声中,遥望水帘峡的夜空我热泪盈眶,下午几位先生讲的追寻文学路,何尝不是说我自己呢?记得我在小学五年级时见到第一本小说《苦菜花》,是从表哥那里得到的,已经没有了封皮,像一个厚厚的千层饼。可当我读到一半时,被母亲发现了,她生气地夺了过去,“小孩儿,怎么能读这种闲书?”以后的日子里全是偷着读几本文学作品,上课看小说杂志被老师抓到挨批是常有的事。分数就是学生的命根,学好数理化、考上大学才是好学生。我没有三毛的勇气,没有阿成他们几位的毅力,我放弃了自己的文学梦想,但我心底里热爱文学的种子一直深埋着。都是因为春天,春天是萌发的季节,是爱的季节,美丽的人间四月天啊!两年前我深藏的热爱文学的种子终于发芽了,而今天我有幸能在这山泉秀美的水帘峡给这棵嫩芽沐浴一场春风细雨,我怎能不感恩呢?踏着迷蒙夜色,听着偶尔传来的一声雉鸡鸣叫,我把自己彻底忘了,我变成了这山里的一棵草,一滴水,一块小小的泰山石。

  水帘峡的春天爱我们,说好的一场春雨在第二天清晨来到了。我们无法看到水帘峡水帘飞瀑争流林中的美景,但天降甘霖,也许为的就是以滋润青翠的的姿态与我们相见吧。快速吃完早餐,我们一行六位女士结伴向山里走去。清凉的雨丝忽粗忽细,时而旋着飞,时而斜着走,我们一人一把雨伞,像是花朵在雨雾蒙蒙中飘动。其中最年长的孙大姐,我没想到她能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走出不远,她即开始感觉身体不适,她望着前方绵绵细雨幽默地说:“我慢些走,不想错过跟你们一起看风景。”于是我们陪着她一起向高峰攀登,向幽谷走去。

  水帘峡的春天眷顾所有热爱生活、追求梦想的人,无论你是谁,你多大年纪。谷深径幽,孙大姐一直开心地与我们前行,迈着一样好奇的脚步。进入半山腰,雨有些大了,清澈的雨水顺着山坡、石阶潺潺流淌,林中的树木、植被都伸着嫩嫩的叶芽。我们不时地拿出手机,拍林中小路、拍山涧奇石、拍雨帘中朦胧的山峰、拍路边嘀嗒水珠的一朵小花、拍你的笑、拍她的美,拍我们一起风雨中前行的脚步。到达一个高峰,我收起雨伞,放眼四周云山雾罩的山峦丛林,幔纱般飞舞的雨丝,不禁感叹,水帘峡啊!这个春天多亏我没有错过你;这及时的春雨,像这场文学盛宴,像招呼我们来到这里的人一样,润物细无声啊!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当我们要告别水帘峡时,我回眸整个水帘峡,春雨过后的她更加郁郁葱葱,秀美之极。远处山峰上飘动的几朵白云不断拉扯聚集,像是留恋这群走进她春天里的人。一阵春风吹来,我看到路边的一株紫藤悄悄地向我丢了个彩球,挂出了两串美丽的花朵。我立即把她请进我的镜头里,留一个特殊的纪念。

  我不知道走进水帘峡的春天,是偶然还是必然,但只从见面那天起,心中便种下了相思树。我知道,走进水帘峡的春天是我的幸运,也是文学女神对我的偏爱,此刻,我感觉水帘峡烂漫山花正悄悄地溢出我的笔尖……

  你看,我的文字正走在水帘峡的春天里。

  作者简介:

  王明珠,笔名珠珠,副主任医师。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协会员,散文、诗歌、小说等作品散见地方报刊、杂志和网络公众平台。

小众散文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