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巴子

2018-04-24 14:11:09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过去胶东人把土里土气的乡下人称为“巴子”。

  

   我结合个人的生活经历,曾编写了一则寓言曰《戏谈青岛》。如下:

  我出差途中一般不暴露身份,免得车、船上的左邻右舍忌大学教授之臭酸而敬而远之。有人问起,我就说在纺织业做技术员。

  一次,乘火车去青岛。一青岛人过来搭讪,继而攀谈,很快由生而熟。当得知我不过是一个“技术员”时,则由熟而狎。

  “烟台的环境比青岛差大了。”对方略显傲气。

  “不然,”我答道,“烟台海在北面,青岛海在南面。冬天寒冷干燥,但北风从海上给烟台带来湿气和温暖(海水温度在零度以上),使烟台微寒而不干。盛夏南风来,青岛潮湿,相对湿度平均达到90%;而经陆地‘过滤’,登烟台时只有80%。所以青岛夏天虽凉而不爽,烟台凉而且爽。怎么能说烟台的环境不如青岛呢?”对方一时语塞。

  “烟台土,青岛洋。”对方继续发动攻势。

  “不见得。1861年烟台开埠之际,青岛不过是一个荒僻的渔村,等到1898年开埠之时,已比烟台晚了37年。同西方世界接触的时间,青岛远比烟台要短。”对方已面有愠色。

  “烟台人是巴子。”对方大举进攻了。

  “青岛人是痞子。”我反唇相讥。

  “你待怎讲?”对方已呈飞扬跋扈之态。

  “青岛开埠之后,由于地理位置比烟台优越,腹地更为广阔,经济与城市发展后来居上。烟台的商号及人流逐渐涌向青岛,两市之间发生了一个此伏彼起的过程。城市是农村的商业性上层建筑,它的产生起源于剩余产品和剩余人口在某地的凝聚和集中。什么是青岛市?它是烟台经济发展所产生的剩余产品和剩余人口在异地青岛的凝聚和升华;什么是青岛人?南桔北枳,不少是在青岛学‘坏’了的烟台人。所以,‘巴子’面对西洋风雨的冲刷,还能保持原有的淳朴;而‘痞子’之学西方,把本民族的优秀传统也给扔掉了。”

  对方张口结舌,站起身来对旁边的人说:“烟台的一个企业技术员都这么厉害,要碰上大学教授,那还了得?”于是退避三舍,终于对我敬而远之,走掉了。

  以上寓言绝不是要丑化兄弟城市,只是借“戏”言而说明一个道理,其中的“青岛人”,也只是特指,而非泛指。文中所说的“巴子”乃是一胶东方言,意思是乡下人,有时候也被引申为无见识之人。这一方言的形成是胶东人对古语的误读和发挥。战国时宋玉《对楚王问》: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故鸟有凤而鱼有鲲。

  如果用现代汉语来理解,《下里巴人》相当于流行歌曲,受众很多,其中当然包括相当数量的出于本能而随风的庸众;《阳春白雪》相当于高雅音乐,高深但懂的人极少,受众必也寥寥,故有“曲高和寡”的成语。凡鸟难作凤翔,小鱼亦不知鲲之大,所以宋玉的结论是:“夫圣人瑰意琦行,超然独处。夫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记得1971年林彪事件之后,中央文件传达了毛泽东1966年7月8日写的一封信,其中说:“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可以想象,通俗歌曲虽“俗”,但受众大,高雅音乐虽“雅”,受众却小。我还清楚地记得,上个世纪末叶我在读大学本科的时候,大家私下里风传港台歌星邓丽君的磁带,她那柔软的略带磁性的声音直接撩拨着情爱、友爱、乡愁、离愁这些最原始的人的情感,把大众十年“文革”中百炼成钢的坚硬心肠化解了,回归到原初的本性。彼时我猛醒孔夫子他老人家为什么那么强烈地抨击俗乐“郑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论语.卫灵公》)认为要抛弃郑地的俗乐,那是淫秽的靡靡之音,容易消磨人的意志,瓦解统一的意识形态。与郑国相并列的,还有卫国,也是靡靡之音的漫溢之地:“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其政散,其民流,诬上行私而不可止也。”(《礼记·乐记》)“郑卫之音”于是便成为一个成语。

  同《阳春白雪》相反,《下里巴人》是通俗的,因而也是流行的。“下里”即乡里;巴,古国名,地处今川东一带;巴人,即巴地之人。世俗社会所谓的“乡巴佬”与上述意同,即乡下的巴人。胶东方言中的“乡下巴子”,从组词来看,也是这个意思。可是胶东人用自己简化后的“巴子”来表示乡下人,则是误入“歧”途了,因为“巴”并不含有乡下之意,就好比“烟台人”不一定是乡下人,“乡下的烟台人”才是乡下人。用“乡下巴子”表示乡下人,尚可说胶东人从俗;而用“巴子”表示乡下人,胶东人已是流俗了。“质胜文则野”,也许是“泥巴”、“锅巴”之“巴”使胶东人自然联想到乡土?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误用。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