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綦国瑞:苏东坡,“碎嘴婆”

2018-04-17 10:41:43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时在初秋,夕阳西照,惠州西湖苏堤沐浴在一片金辉中,热烈又敞大。身处此境,我的心情畅达又温暖,禁不住和一位年约五旬的女卫生管理员攀谈起来,我问她:“你知道苏东坡吧?”话一出口,我又觉得话问得有些唐突,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很有可能是不知道苏东坡的啊,谁知,她是这样回答我的:“谁不知道啊,他是出了名的一个‘碎嘴婆’!”我惊呆了。在我老家,那些喜欢唠唠叨叨的人才被戏称为“碎嘴婆”的,苏东坡是震古烁今的大文豪,是中国文人的偶像,是中国人的骄傲,在惠州他怎么成了“碎嘴婆”呢?我好奇地问,这个名字是从哪儿来的?女管理员说,是她爷爷告诉她的,而她的爷爷是从爷爷的爷爷那里听说的,是辈辈世世传下来的,我又问其中的原由,她说:“苏东坡到惠州的时候是个贬官,没有权力,他看到我们百姓的疾苦,为解决我们的困难,只好到处絮絮叨叨地对当官的说,对富人说,对和尚说,对我们平头百姓说。在他的叨叨下,不少问题得到了解决,我们老百姓就给了他一个外号叫‘碎嘴婆’。”原来,“碎嘴婆”是惠州人满含深情地送给苏东坡的一个爱称、昵称,是惠州人世代相传的苏东坡的口碑。

  当我在惠州百姓中弄清这座口碑的来历后,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也引起深深的思索。

  一

  苏东坡到惠州,是他仕途的“过山跳”,一下子从高峰跌向了深谷。

  宋绍圣元年(1094)是北宋历史上极其动荡的一年,太后去世,新帝继位。随着新帝的登基,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失势,王安石为首的一派重掌大权。苏东坡被卷到这次大动荡的旋涡里。

  这年是倒春寒,寒风呜呜地刮进京城,遍地的黄尘随风翻卷,飘忽不定。忽然,苏府门前一片嘈杂,几个威风凛凛的太监、武士冲进门来,苏东坡闻声连忙赶了出来,一阵风起,把他稀疏的胡子吹得歪歪斜斜。在听完来使宣读的旨意后,全家都处于惊恐和悲伤中,他木然地坐在椅子上。

  屈指算来,苏东坡这次入京做官已看过了六度的花开叶落,这是他仕途上的高峰,在这里备受太后和皇帝的信任,不离太后左右,相处的像家人一样,他们之间可以轻松地说个笑话,当然更多地是探讨治理国家的大事,他的一些政治主张经常被采纳。他先后做过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还做过翰林学士制知诰,皇帝诏书全部出自他的手笔,其对皇帝和太后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朝中权贵无不让他三分,正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耀。有一次,皇帝甚至把一条外邦进贡的镶金嵌银的犀牛玉带赐给他。

  这些年也是他生活上最快活的几年,高堂华屋,锦衣玉食。闲来三五好友谈诗论画,节假日携全家人在京城闲逛,全家人都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快乐安逸的生活。

  然而,苏东坡早已料到,太后去世,对自己心存不满的太子登基,曾经的政敌重掌大权,他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但他没有想到,既遭“严谴”又被发配到“瘴疠之地”的惠州,且限时离京,无可商量。苏东坡是个以天下为己任、以百姓利益为重的人,他不搞人身依附,也不入帮派团伙,在王安石当权的时候他反对伤害百姓的青苗法,在司马光当权的时候,他又反对全盘否定改革措施,他是真心为国,一心为民的,他判定事务的唯一标准是对百姓是否有利,利则从之,害则去之。正因如此,两派都不把他当自己人,两派都容不得他。

  当他决然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筹划好了一切。他明白此去凶多吉少,他已是59岁多病之身,不知能否走到遥远的贬谪地,更不知能否再返京城,他不想再让一家老小都跟自己受罪,他决计把一家老小托付给在河南当官的弟弟,天大事情一身担。当走到河南时,他就把一家人交托给弟弟子由。只有爱妾王朝云坚决要相随照顾。

  风急云暗,在一片唏嘘的离别声里,苏东坡操起拐杖,继续艰难的路程。有朝云相伴,苏东坡的心里有了一丝温暖,家人也有了一点安慰。

  二

  不知始于何年的对犯官实行发配的惩罚,对发配人来讲,既是肉体的摧残,也是精神的折磨,有许多发配人不是死在发配的路上,就是死在发配地。

  宋绍圣元年(1094)九月,苏东坡与幼子过、王朝云和两个老婢,主仆五人历经四千里路云和月,二百时日车与舟,终于将炎炎的暴晒留给了大庾岭,将波翻浪涌的惊恐放回了大江里。苏东坡一路鞍马劳顿,痔疮频发,此时已是瘦骨嶙峋,满脸憔悴,眼望着不太高大的惠州城门,他放下拐杖,让疲惫的身体坐在一块石头上,双眉展开,庆幸没有把老骨头丢在发配路上。

  但是,接下来的困苦,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刚到时,当地太守敬重他的文名,热情地把他安置在县城的合江楼里,这里风光优美,推开窗户可见西枝江与东江在此会合,形成宽阔的江面,缓缓而去,江面上白鹭飞舞,活生生一幅大江白鹭图,苏东坡有了些许的诗意。然而,仅仅几天过去,太守顶不住上司的压力,就让他们搬到了嘉佑寺。

  嘉佑寺名字很有诗意,其实是远离城区的一座荒郊破庙。屋瓦不全,门窗残破,四周被半人高的野草遮蔽,蚊大如蝇,野草惊心,苏东坡瞅瞅空空四壁和从房顶破洞里漏进的缕缕阳光,心怀凄凉。冷风伴着蚊蝇一起进来,他自己还能挺得住,身体虚弱的爱妻王朝云却常常发起低烧。

  “安置”到这样的地方几乎完全断了同外边的来往,成了被人遗忘了的角落。更可怜的是连官府应该给的少得可怜的俸禄也不能按时支付,主仆五口人的吃饭成了大问题,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善于治家的朝云只好带上家人去野地里搜寻能吃的野菜,弥补粮食的不足。有时连做饭的米也没有保障,只能熬一锅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充饥。

  无人来往,枯坐破庙,苏东坡心里涌起天大的委屈,他对这次贬谪是想不通的,他知道不是自己真的有什么错,而是名符其实的政治迫害,苏东坡对此次贬谪是不服的。当他翻越大庾岭即将踏入广东时,曾写诗表明自己“浩然天地间,唯我独也正”,他不知道自己的冤屈哪日才能得到昭雪。

  风萧萧兮传忧愁,雨飘飘兮洒磨难。此时的苏东坡真的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江边荒刹,缺衣少食,水土不服,东坡痔疮发作,朝云感染瘟疫,四顾苍茫,经济窘迫,求助无门。贫、病、饥、寒、悲、愤、痛、忧,像东江水一样滔滔压来。一个朝廷重臣、旷世文豪,竟然落到这般田地,任何的一种困难都可能把他的老朽之身置于死地。

  三

  苏东坡白日目光所及,惠州乃是落后的夷蛮之地,疾病流行,交通不便,生产力低下。昏黄的油灯下,百姓的困苦一件件出现在他眼前:腿脚溃烂的农夫;无人收拾的白骨;衣不蔽体的丐者;破败的军营……这一件件事都在炙烤着他的心。他是个看不得百姓受苦的人,他坐不住了,他要出去帮助百姓做点事。

  可是,“惠州安置”,听上去好听,实际是一个没任何权力的异地安置的囚犯。宋朝法律,有“安置”两字的贬官,不得参与公务,更不得签署公事,不能拍板,不能做事,不能擅自出城,其行动是受到监视限制的。对于苏东坡这种安置全然是一种政治打击、迫害、报复,是一起地地道道的冤案。

  然而,当他看到百姓的疾苦后,立即忘掉了自己已是身陷绝境。“欲为朝圣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是他那时表明心迹的一句诗。

  朝云笑他:“你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也没有签署权,也不是大财主,靠什么去管?自己的坟哭不完,还去哭别人的坟。”苏东坡笑答:“不做官也能为百姓做事,百姓之身也可帮百姓办事。我没有了官职,但还有张为人熟悉的文人脸,还有两条腿,还有一张嘴,只要不停地说,就会成些事。”朝云是最懂得苏东坡的人,从此以多病之身担起全部家务,任由他去奔忙。于是,在惠州的官衙、茶舍、寺庙、农田,到处都可以看到东坡头戴高帽,身穿长袍,手扶拐杖,絮絮叨叨地同各色人宣传、交流、商讨解决一些困难的想法。

  惠州为岭南之地,气候炎热,种植水稻为主。苏东坡看到男女老少整天泡在水里,弓背弯腰插秧,有的腿脚溃烂,很觉心痛。他想到在武昌时见到的农民插秧时骑的一种插秧工具——秧马。这种秧马“腹如小舟,昂其尾,背如覆瓦”,农民骑在秧马上边,日插秧千畦,省工省力,就想把秧马推荐给地方官员和老百姓。

  他很用心思地做了艺术范的宣传:先是写了一首颇有鼓惑力的《秧马歌》,又用细腻的工笔手法画出了秧马图,然后带上这些东西去见博罗县令林抃、龙川县令翟东玉、衢州进士梁君琯等。他把《秧马歌》和图样送给他们,一遍遍地宣讲秧马的好处:“徒手插秧,要弯腰俯首,弄得腰酸骨痛。而坐上秧马插秧非常快,非常轻便,一手提着就可以走。用完往壁上一挂,再不用服侍它。”苏东坡还把它比作刘备的“的卢“马,有时会骑在秧马上做示范,逗得官员们笑声不断。在地方官员和名流认可后,他和博罗县令林抃亲手制作了秧马,然后带到田间进行示范。头顶烈日,苏东坡穿行在一家家的稻田里,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向农民介绍秧马的制作和操作。在苏东坡的絮叨下,越来越多的惠州百姓用上了秧马。过去,农民弯着腰插秧,腰酸腿软,而且总是在脚跟上拍打泥土,时间长了,不少农民的小腿、脚跟就会溃烂。现在有了秧马,就解决这个问题。农民坐在秧马上,可以拔秧、洗秧和插秧,十分方便。苏东坡终于“说”成了一件事。

  城外香积寺处,有条溪水,水深流急,清澈见底。苏东坡本是来散散心的,在看了湍湍急流后,立即兴奋地大喊,“可作水碓磨”。当地没有见过水碓磨,也不知有什么用处。苏东坡便到处宣讲水碓磨的好处,告诉大家截溪作坝,建造水碓磨,可以借用水力碾米磨面。当大家同意试试的时候,又遇到钱的问题。苏东坡自告奋勇,拖着病体,拄着拐杖,四处化缘。几个富户在他的动员下,纷纷解囊。水碓磨修建过程中,苏东坡亲自去察看指导。水碓磨建成后,来碾米的百姓络绎不绝,苏东坡看着百姓们磨面和舂米的情形,完全忘记了化缘时的不快,他心花怒放地吟起诗来:

  要令水力供臼磨,与相地脉增堤防。霏霏落雪看收面,隐隐叠鼓闻舂糠。

  一盏小油灯忽明忽暗,照不多远,空旷的破庙仍处在昏暗中,看着一床薄被下面色黄瘦的朝云,苏东坡又想到了江边的一堆堆白骨,骷髅、腿骨横七竖八,发出白森森的光,这是历年倒毙在江边的穷人和病人留下的,他们生时朝不保夕,死后无人掩埋,肉被野狗吃光,骨头任由风吹日晒,无人去管,酸楚又涌上苏东坡的心间,他决定去找太守商量个办法。

  太守有些怕见苏老头了,因为他总来替百姓提要求,而他的财政也是常吃贪头粮。当苏东坡谈出要为散落在江边荒郊的无人收拾的白骨建义塚时,看着这位一心只为百姓着想的白发苍苍的大文豪,亲自为谁都不管的孤魂野鬼说话,他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当太守听从他的意见,拨款建造时,他又拄上拐杖引领人们去收拾枯骨。不日,义塚建成。合葬之时,在新坟之前,伴着新鲜泥土的芳香,他抑扬顿挫,饱含激情的宣读连夜写成的《惠州祭枯骨文》。江水呜咽,哭声阵阵,惠州百姓为孤魂有家而欣慰,更为苏东坡老人的行为而感动。

  苏东坡垂老投荒,已经没有权了,也没有什么钱了。他有难,但以百姓之难为难;他有忧,但以百姓之忧为忧。他靠着为民的坚定志、爱民的赤子心和“唠唠叨叨”的碎嘴,不停地以问题为导向,亲历亲为。当时,惠州百姓生活中最大问题就是瘴毒。苏东坡在弄清瘴毒流行的特点后,就像当年在杭州那样,搜购药物,施药救人。一味中药惠州买不到,他就写信托广州太守购买。

  绍圣三年正月初一,博罗县城失火,一城皆为灰烬,百姓流离失所。东坡知道后,心里非常不安。无计可施中,他想到自己做官的亲戚,就写信请求他救济灾民,帮助博罗灾民度过难关。从古至今有多少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拉关系,托门子,苏东坡为自己的事从没向亲戚张过口,为了百姓的温饱,他却破格低下高昂的头。

  苏东坡虽身处危难之中心里却只装着百姓,真心爱着惠州百姓,百姓也深爱着这位须发飘飘的老人,一个老婆婆知道他整天为百姓的疾苦“叨叨不休”就亲昵的称他“碎嘴婆”,苏东坡听了这个称呼,想想也很切合自己的现状,默默地笑了。从此,“碎嘴婆”的名字就传开了,而且一直叫到现在。

  苏东坡是一面镜子,一个蒙受冤屈的贬官,一个体弱多病的老者,一个身居破庙的穷汉,一个家破妻亡的孤独者,心中只有百姓,一切只为百姓,这样的人百姓怎能不爱,口碑怎能不立。

  那些手握大权,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人,在这面镜子前又该做些什么呢?

  四

  在惠州缺衣少食的日子里,爱妾王朝云的病好好坏坏,不能去根,一直是苏东坡的心病。闷在他心里的还有一块更大的心病,惠州城在离西枝江岸不远的地方,四面环水,百姓出城种田和砍柴都很不方便,他亲眼看到背柴的农夫掉进湖水里,也多次遇到在水边行走的小心翼翼老人,这成了他的一桩心事。苏东坡是大文豪,也是一个建筑的天才,在经过数次的勘察后,他心中已酝酿出一张“两桥一堤”的宏伟蓝图:在西枝江上架一座桥,连通水西和水东;在平湖门和西山两端各筑进一段堤,中间再造一座楼桥,将两岸连通起来,百姓到西山砍柴割草和耕作就再不受涉水之苦了。老人孩子走过这里时,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没有官府的支持是根本无法实施的。在官府中,他首先必须得到朝廷派来巡按惠州的大臣程正辅的支持,可这几乎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程正辅是苏东坡的姐夫,姐姐嫁给他后,得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年纪轻轻就去世了。苏洵痛不欲生也不能忍受,他带着苏轼、苏辙两个儿子到程家问罪,从此两家结下怨隙,已经有42年不来往了。朝廷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是特意派程正辅来监视和制约苏东坡的。

  从嘉佑寺通往县衙的路上铺满了和暖的阳光,苏东坡在苏过的陪同下步履沉重地走着,为了能让工程立项,他下足了决心放下对程正辅的怨恨,但他不知道这位姐夫是否还记恨当年抓住他的领口不撒手。当苏东坡走进程正辅的官舍后。程正辅颇觉惊诧,两人都回避了那个痛点。苏东坡极力称赞程的祖父的文章和人品,程趁机提出让苏东坡为其写个小传,苏连忙答应下来,交谈渐渐融洽起来,苏东坡就端出了修堤的计划。正辅听了东坡的计划,虽然对苏东坡心存芥蒂,但对苏东坡时刻为民着想的胸怀还是十分赞佩的,同意拨些专款给他,并建议东坡要取得詹太守的支持,选派得力的人来管理这几项工程的建设。

  原本可能的阻力成为动力,让苏东坡大为振奋,他开始了最大规模的说服工作。太守、富人、百姓、邻居,都是他的说服对象;官衙、茶舍、街坊都是他的宣传场所,在他不遗余力地鼓动下,绍圣二年十月,“两桥一堤”全面动工了。

  这是惠州城的一次盛举,车来人往,人喊马嘶,热闹非常。苏东坡作为工程的总设计师,每天都要到这两个工地走走,了解工程进度,与项目负责人研究解决实际问题。工程开工之初,他住在合江楼,到这两个工地还算方便。绍圣三年四月再搬回嘉佑寺后,离这两个工地就远了。6月间又染上了瘴疾,痔疾不时发作,行动就不太方便了。更让他心急的是,这一段时间王朝云的身体越来越差,饭量大减,肤色苍白,走路也微微气喘,苏东坡给她用了几服中药,仍不见好转,看着相知相亲的爱妾,他心神不宁,总担心出现什么意外。可修堤的工程正在关键时刻,他这个总设计师不在场就会群龙无首。为了不影响进度,他还是每天狠着心走出庙门,硬挺着在两个工地上来往察看。

  不料,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工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没有了资金,被迫下马。危难之中,他想到募捐的办法。苏东坡家中最差的是钱,病中的朝云看着愁苦的苏东坡,把一直珍藏在箱子里的皇帝赏赐的那条犀牛玉带拿了出来,接过这条颇有纪念意义的玉带,苏东坡禁不住眼角发湿,他被妻子的大义感动不已。一只枯瘦的手动情地摸摸躺在床上的朝云发热的额头,紧接着决绝地把玉带捐了出去。他又给弟弟子由去信求助,子由接信后,看到哥哥在贬谪的困境中仍热心为百姓做好事,很受感动,便动员妻子史夫人把内宫赏赐的黄金全部捐了出来。在苏氏兄弟的带动下,程正辅和太守及全城百姓纷纷捐款,一度沉寂的工地又重新热闹起来。

  经过8个月的奋战,“两桥一堤”的蓝图,终于在绍圣三年六月变成耀眼夺目的现实。新桥初成,飞架于城东西枝江上的叫东新桥,俯卧于城西西湖上的叫西新桥。竣工之日,惠州百姓欢欣鼓舞,兴奋异常,自发地带来了酒肉,在城中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望着百姓欣喜若狂的样子,苏东坡轻捻胡须,诗句脱口而出:“父老喜云集,箪壶无空携。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一桥何足云,欢传满东西”。

  工程完工不久,秋雨绵绵,阴冷的风阵阵的从破壁中刮进破庙。这天,王朝云终于抵挡不住“瘴疠之气”,永远地闭上那双美丽的眼睛。王朝云是苏东坡的红颜知己,是精神伴旅,唯有她知道苏东坡肚子里的“不合时宜”,可知二人的相知相爱之深。在他被贬入瘴疠之地时,其他的家人都没有来,只有王朝云不避艰难,舍命相随,更使苏东坡对王朝云有了刻骨铭心的感情。望着躺在木板上,像睡去一样的朝云,东坡老泪纵横,他的心中翻滚着因忙工程没能全力照顾病中爱妾的无限悔恨,涌动着从此阴阳两隔的痛心。为了表达他对王朝云的思念,数次写诗寄托哀思,读了令人心碎。他在《悼朝云》一诗中写道:

  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惟有小乘禅。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

  诗中苏东坡痛感自己没有回天之力来挽救王朝云的生命,只能用《金刚经》四偈来给她送行了。感念生前照顾之情,难以报答,只能夜夜提着灯笼去祈求大圣塔中的仙佛保佑朝云了。王朝云死后,苏东坡再没有娶妻,终老鳏居。

  苏东坡的痛就是惠州百姓的痛,他们知道苏东坡为了建桥,连最亲的人也没有时间好好照顾。百姓们自发地为王朝云在孤山上建了六如亭,纪念这位伟大的女性,直到今天,每年清明节还有人前去献花。

  五

  很长时间,我为在惠州发现苏东坡的这座巨大的口碑而激动,在泪眼婆娑中,我一次次探究他的内心世界。他处在人生的低谷,遭受贬谪,一无权二无钱,为什么还能奋不顾身地为民做事。

  前不久,在苏东坡的家乡,在他出生、长大、生活、读书的宅院,沿着中轴线,走遍三进四合院,品清溪流水,观绿竹摇曳,我依稀接近了那颗伟大的心灵。

  苏东坡的母亲是深受儒家思想熏陶品行高洁的人。一次,家人发现院里有一个窖藏大瓮,里面放满了财宝,大家都十分欣喜,觉得发了意外之财。可母亲却立即要求家人埋回原处,并严厉地告诫家人:“君子不得贪财”,这件事给孩童的苏东坡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非分之财不可得”。还有一次,母亲读了《范滂传》,感慨不已,立即给两个儿子讲述,苏轼听了也非常感动,问母亲,我如果像范滂一样的对付贪官,母亲会高兴吗?母亲立马赞叹:我有一个刚正不阿、清正高洁的儿子了!”

  在家庭的教育下,苏轼青年时期就立定了一心为民,清正为官的宏愿:“君子有责于斯世,力能救则救之,力能正则正之……”在《答陈师仲主簿书》中又写道:“人生如朝露,意所乐则为之,何暇计议穷达?”这大概是苏东坡不管是身处顺境还是身处逆境,都能够为老百姓做一些实事的思想基础吧。

  细雨润无声,正是良好的家教打牢了苏轼的童子功,优秀的传统儒家文化铸造了他的文人风骨。

  思想的高度决定着人生能够达到的高度,也决定着官德的优劣高下,有了崇高的精神和道德追求,封建社会的官吏也能永远留在百姓心中。

  苏东坡是一代代文人尊崇的文学丰碑,他在百姓中也早已树立起一座巨大的口碑,在他光比日月的文学光环的照耀下,这座口碑几乎被掩盖了,但这座口碑历经千余年风雨仍矗立在百姓心中,它如巍巍的泰山,让我们望不到它的极顶;它如同一道绚丽的彩虹高挂空中,这座口碑是可以与那座文学的丰碑比肩而立的,他们互相辉映,共同组成了苏东坡的伟大形象和人格。

  也愿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多一些时刻关心百姓疾苦的“碎嘴婆”。☆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