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朱崇珏:沉思往事立斜阳

2018-04-08 11:18:16   来源:昆嵛   【字号:

  秋日午后,长睡乍醒,看看窗外随风飘洒的落叶、静静的小院、暖暖的斜阳,不觉想起几年来在外读书、漂泊的日子,——这几年老是在外飘着,像这样安稳的长睡一觉实属难得。

  人在平静的生活中往往容易萌生求变的念头。过去在镇上学校教书,一星期回家好几次,却不知珍惜。那时老想着考出去,以期有新的发展。几载努力,终于有了外出求学的机会,当我坐上火车,来到举目无亲的异乡,一个时期下来,又开始为渺茫的未来而彷徨。

  迷茫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到学校外转转。步出校门,是一条长长的南北路,路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枝繁叶茂,浓密的树荫遮住了行人头顶上的太阳。学校西面是一片很大的空地,与另一所学校遥遥相望。空地比路面低很多,有的地方很洼,还有一些积水,长了许多茂密的芦苇。虽说南方秋天来得晚,但“十·一”过后,原本青绿无比的芦苇也就渐渐的发黄了,秋风吹来,大片的芦苇也就在风中摇摆。而我,则喜欢在风中看这些起起伏伏的芦苇,感受秋日柔和的阳光和飒飒秋风中的凉意,看树上的叶子三片、五片的飘落下来,看天上的悠悠云絮,听南飞的大雁……

  我的思绪也会随着这些云絮、这些落叶飘得很远很远,会想起远方的老家,那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麦田、落叶飞舞的杨树(在江南是看不到北方这些杨树的)、那片荒凉的小村落、自家那小小的院落。过去在家时,从不觉得他们是那么的亲切,此时此刻,尽管我也颇爱慕江南的秀丽景色,可自己独自身在异乡,举目无亲,才觉得老家于自己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忘怀、那么的重要。

  特别是到了节假日的时候,身边的同学大多收拾一大包东西回家与家人一起欢度节日了,而自己则是一个人孤单的在校园里徘徊。有时候看着夕阳渐渐西下,一个人围上一根灰色的围巾,缓缓登上一个小山坡,望着远方苍茫的景色,就会不由得想起年迈的父母,他们这会也许在地里操持农活,也许在院子里忙着收拾东西,也许在厨房里忙着做饭……但不管怎样,自己是既不能帮他们干农活,也不能帮他们收拾东西,更不可能在屋里享受母亲做的饭菜了,一种孤独的感觉就会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我曾写过这样几行文字:亲情/是一杯浊酒/用家乡的高粱酿成/芳香醇郁、点点滴滴……

  于是盼望着放假,一旦知道了放假的具体日期,就会提前早早的去车站买好火车票,此时一点也不会在乎所买的车票是否有座。而等到回家之日,早早的背上大包小包,飞一样的奔向火车站,等通过检票口,挤上火车时,那激动的心情就如同已踏上家乡的土地一样。有的时候,晚上到了离家较近的一个车站,即使多花几十块钱,也要打车回去,——此时此刻,为了看到家里的那个小院,还有父母苍老的容颜,丝毫不在乎多花的几十块钱。

  当我站在自家小院里仰望头顶的天空,天空是灰蒙蒙的,——空气中也总有那么多的灰尘。日子久了,我又会感到那一方天空是那么的狭小,完全容纳不下我的思绪,而自己也就好像是一只小小的井底之蛙。我又开始不安分了,又酝酿着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现在想想,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来来去去的过程吧;而人们,也就是这世间一名普通的匆匆过客罢了。可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又有谁能明白,自己的这一角色呢?

  作者简介:

  朱崇珏,男,教师,山东临沂人,喜欢读书、写作。近年来有数十篇(首)诗歌、散文发表于《中国教师报》《中国文学》《连云港文学》等,作品曾在“华夏情”诗文大赛、全国散文论坛大赛、2014诗歌散文邀请赛中获奖,现为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

昆嵛文化传媒
昆嵛文化传媒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