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熨(yù)帖(tiē)

2018-02-12 09:52:49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他在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很熨帖。

  一个朋友的女儿在国外某名校获得硕士学位,与戏剧里的秦香莲同庚,春秋三十有二。不同的是,32岁的秦香莲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并带领子女千里寻夫,而此硕士女却未有男友,立志非叱咤风云的成功人士不嫁。这里不是要讨论婚姻观,而是想通过择偶标准的变化来看社会变迁。

  上个世纪开放改革之前,社会实行的是公有制,行政系统有二十几个等次的级别,企业有八级工资制,那是旧中国或建国之初的遗制。对于年轻一代而言,想多挣钱没有门路,社会上禁绝私营经济,所谓“正路”的行政级别及八级工资制因为体现了“资产阶级法权”,已全面停止,有的人即使被提拔为党政系统或企业的领导者,同收入并不挂钩,也不被称做成功者,因为无“功”可成。一个要求进步的人须“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静待上级的挑选,挑选的标准主要是政治思想、工作作风、人际关系等等,至于业务标准——“功”则很模糊,因为没有建功的路径。被选中的人的特征,绝大多数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熨帖。

  熨,古代读做wèi,后来演变为yùn,比如熨斗。熨,有几层意思,其中之一是以熨斗熨衣服,使之平贴,故又有“熨贴”一词。这里的“熨”已不读做yun,而是读yù,胶东人读做第三声。“熨帖”引申至社会领域则是指一类人格特征:一是内心平静舒展,宋范成大:“熨帖愁眉展,勾股笑口开。”(《范村雪后》);二是处事妥贴、稳当。用当代的话说,善于把事情摆“平”。总之,熨帖不仅仅指人的德性,还有被德性包裹着的才能。

  造纸技术发明之前,古人写字用木、竹或布帛,写在木上的称“检”,写在竹上的称“简”,写在布帛上的称“帖”。比之前二者,布帛更容易被摆“平”,所以“帖”也含有安定、顺从、附着、黏、贴等意。造纸技术发明之后,由于纸比布帛更“平”,日常用语也随之演变了,“熨贴”被“熨帖”所取代,“妥贴”也变成了“妥帖”,再如请帖、字帖、帖子等纸制品,一律写作“帖”,尽管“帖”字并未与时俱化,但人们还是通过“巾”字旁领会到它同布帛之间的关联。

  闲言少叙。这里想说的是,“熨帖”一语在胶东世俗生活的长期使用中,其用意也有所偏离,下面还是以例说明。

  《红楼梦》中的元、迎、探、惜四姐妹,元春入宫作了贵妃,且不论。二姑娘迎春混名儿叫“二木头”,“语言迟慢,耳软心活”,遇事忍让,逆来顺受,按胶东的世俗观念,这应是“熨帖”的典范。可是,按照“熨帖”一词的本意,迎春只具德性——儒家所指的自然禀性,而乏才能,临事“不能作主”,怯于担当,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保护不了,凤姐儿谓之“不中用”,故不能算作“熨帖”。与之相反,三姑娘探春“才自清明志自高”,“混名儿叫‘玫瑰花儿’: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有刺扎手”。才能堪比凤姐,更兼“言语安静、性情和顺”,但是,在代理凤姐管理荣国府时,六亲不认,斥生母如同奴才,才能有余而德性不足,亦称不得“熨帖”。最符合“熨帖”标准的当数“行为豁达,随分从时”的薛宝钗,你看她:“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藏愚”非真愚,“守拙”实非拙,宝钗不仅能够摆平同贾府上层长辈们的关系,也能摆平同下层丫鬟婆子们的关系,还能摆平同平辈各姐妹的关系。例如一次行酒令时,黛玉不经意脱口说了《牡丹亭》中的“良辰美景奈何天”和《西厢记》中“纱窗也没有红娘报”两句。这两本书在当时类似于今天的黄色小说,岂是大家闺秀的案头读物?宝钗找黛玉个别谈心,说“至于你我,只该做些针线纺绩的事才是”,“最怕见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说的黛玉“方想起昨儿失于检点”,“不觉红了脸”,“心下暗服”。胶东人在对“熨帖”一词的长期使用中,沿袭了其被动意义——服帖,而扬弃了其主动意义——熨平,故偏离了古意。

  宝钗的风格可名之为“含而不露”。在政界,这种人格被选拔的几率最高;其次是“不含不露”,如迎春;再次是“含而露”,如探春;最下是“不含而露”。值得提及的是,在开放改革的年代,随着各不同类型、不同体制的企业的群起,“第三人格”即“含而露”的贾探春性格逐渐突起,与“第一人格”“分庭抗礼”,从而加速了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此处不作分析。京剧《白蛇传》中的白素贞爱慕许仙,原因是“这君子老诚令人喜,有答无问把头低”,这与今日女子的非成功者不嫁的择偶观可是大相径庭了。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方言解词]:稗(bài)官 2018-02-12
[胶东方言解词]:擘(bò) 2018-02-07
[胶东方言解词]:远点搧着 2018-02-05
[胶东方言解词]:唧(jī)唧(jī) 2018-02-02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