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膈(gé)鳃(sāi)

2017-12-29 09:48:59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他俩形影不离感情好得像“膈鳃不离头,头不离膈鳃”。

  通常人们在形容两个人关系密切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俩人穿一条腿的裤子”,或者是“俩人长了一个脑袋”。“穿一条腿的裤子”,是说行动一致;“长了一个脑袋”,是说思想一致。二者是相吻合的,但也不完全重迭。水泊梁山的晁盖和宋江长期以来可谓步调一致和思想一致的典范,然而,当曾头市一战晁盖中箭身亡之后,宋江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将原本横向意义的“义”加上了纵向意义的“忠”,这样就从根本上改变了晁盖的宗旨:由推翻王朝变而为争取朝廷的招安。可见,“穿一条腿的裤子”和“长了一个脑袋”的表象遮蔽了“义”与“忠”相互对抗的潜意识,完全重迭的友谊是没有的。

  闲言少叙。胶东人形容两人关系密切时的用语出自当地的渔捕文化,叫做“膈鳃不离头,头不离膈鳃”。鳃(sai),是鱼的呼吸器官,深红色,栉齿般排列,紧靠鱼头两颊,一边一列。胶东人洗鱼的时候两鳃要去掉,不能吃。膈(ge),原指人或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胸腔与腹腔之间的肌膜结构,收缩时胸腔扩大,松弛时胸腔缩小。古代“膈”与“鬲”(ge)有时通用,“鬲”有空、中空、不实之意,鱼鳃所处恰是鱼中空的部位,开合明显,有如哺乳动物的膈膜,胶东人于是称鱼鳃为“膈鳃”。不过胶东人的发音可不读gesai——这些具有“渔捕文化”背景的胶东儿女没有那么轻柔——而是读做gasai,后来干脆演变成了gasa。这是典型的渔捕文化风范。

  二十多年前,我曾提出胶东文化的三个分区:一、以栖霞、莱阳、莱西为中心的农耕文化区,代表者是牟氏庄园;二、以荣成为典型区域的渔捕文化区,代表人物是出自石岛镇大渔岛村的船老大原所富;三、以蓬(蓬莱)、黄(龙口)、掖(莱州)为典型地带的商旅文化区,代表人物是出自黄县的商贾丁百万。胶东有绵长的海岸线,仅烟、威两地,海岸线直线长度有642公里,曲线长度达1358.8公里,胶东的海洋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渔捕文化,并造就了独特的方言及乡音。

  以文(登)、荣(成)话语为例。海上劳作很特殊,俗语说“十日九风”,“无风三尺浪”,渔民之间的海上交流,无论是船与船之间,还是单船之内的话语传递,除了距离远,还有风的阻隔,所以,要想使交流顺畅,须对话语进行适应性改变:一、提高嗓门,加大音量(东部沿海居民至今有此习惯);二、放慢速度,而且以拖腔拉调助区分;三、把某些发音作适应远距离处理,我称做“趋异化”,比如把与j、q、x相关的发音一分为二,如qiang可分为ciang(抢)和kiang(强);把与zh、ch、sh相关的发音一分为二,如shi可分为shi(师)和国际音标的[∫](失)。我统计了一下,文、荣话比普通话多出一百多个不同的发音。还有,把舌后音往前“挪”,使之传得远,更适合远距离操作。如d、t、n、l四个音,舌头逐渐后移,d在前头,“打”得最远,文、荣话念tou(头)为dou;j、q、x三个音j“打”得最远,文、荣话念qian(钱)为jian;b、p、m、f四个音b“打”得最远,文、荣话念pen(盆)为ben。也是出于这个原理,胶东人干脆把以r开头的字全部取消了,而换成了以y或L开头,如“然”读“yan”,“让”读yang,“饶”读yao,“热”读ye,“人”读“yin”,“扔”读leng,“日”读yi,“容”读yong,“肉”读you,“如”读yu,“辱”读lu,“软”读yuan,“锐”读lei,“润”读yun,“若”读yue等等,不是胶东人不“趋异”了,而因以r开头的字发音全部靠后,打不远。如此等等,还有好多。总之,文、荣话终而适应并适合于远距离的言语传递,这是渔捕生产方式对生活的自然选择。

  同理,由于求远,渔捕文化把胶东人的口形扩大了,也把语音“扩大化”了,一些读ge的字,如“葛”、“蛤”、“疙”、“割”等,被胶东人读做ga;“喝”读做ho或ha;“渴”读做ko或ka,“磕头”被读做“ka头”,“磕倒了”读做“ka倒了”,“瞌睡”被读做“ka睡”等等。同样地,“膈”(ge)亦被读做ga,“膈鳃”被读做gasai甚至gasa,即如上述。应该指出的是,“膈鳃”的构词不仅准确象形,且极文雅,是文人对民间语言的加工,但动荡的社会生活使“质胜文则野”,民间的运用不仅发音鲁钝,且终而不知词何所本,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易·系辞》)是也。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方言解词]:愅(gé)恻(cè) 2017-12-28
[胶东方言解词]:木靠(kào) 2017-12-14
[胶东方言解词]:证(zhèng)婚(hūn) 2017-12-11
[胶东方言解词]:割(gǎ)捨(shi) 2017-12-15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