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读书  >  书界观察

张景芬 :冯友兰哲学的另一种解读(四)

2017-12-14 09:22:36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为了避免陷于玄虚之境,天地境界需要落到“实”处。即是说,作为境界的天地形像或形象,须有形体和形制的实在依托。

  尽管张岱年先生指出冯先生天地境界的玄虚之处,但他并不排斥天地境界的提法,他认为,“凡对于人在宇宙中的位置,亦即人与天地的关系有所认识,而超拔于流俗的考虑之外的,亦可谓为天地境界。”并举例说,如孔子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是“对于宇宙大化有深刻的认识”,孟子的“圣人之于天道也”是“以为达于天道为圣人的境界”,庄子的“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是“游心于无穷的宇宙而超拔于流俗的考虑之外”,张先生认为“这些都可以说达到了天地境界”,而且,“这一意义的天地境界是比较踏实的”。这里,张先生提出具天地境界的两个标准:第一,对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即人与天地的关系有所认识;第二,超拔于流俗的考虑之外。符合这两个标准,是具备天地境界的基本准则。而在冯先生的体系里,仅具备这两点,还不能算登得堂奥,因为冯先生自己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认为“天地境界是人的最高的‘安身立命之地’”,因为它“牵涉到的是人与宇宙(特别是自然)的关系”。可见对人在宇宙中的位置或人与天地的关系认识之深,冯先生所提的四个境界,其觉解程度是递进的,“前两者是自然的产物,后两者是精神的创造”,“道德境界有道德价值,天地境界有超道德价值”。如果说,道德拘滞于社会,尚有流俗的遗痕,天地境界则是远远“超拔于流俗的考虑之外的”。所以,张先生的批评仍然没有解决天地境界“玄虚”的问题。宜沿着人与天地的关系问题继续向前追寻。

  古往今来,人类面对浩瀚星空,茫茫旷野,感宇宙之变,阴阳之化,念天地之悠悠,感造化之神工,叹人生须臾,羡江河无穷,皆把天地视作为无限。自然境界中人只是被动地附丽于天地,随波逐流,从俗俯仰,所能认识和主宰的天地是十分有限和狭小的;功利境界中人“为自己而做各种事”,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他必然是不道德的人”,但既然是主动地为自己谋利,他所涉的天地在空间上要大于自然境界中人;依次类推,道德境界中人“为社会的利益做各种事”,涉足的天地是更大的空间范围;天地境界空间最为广大,以至于无边无际,经虚涉旷。

  科技的进步扩大了人类的视野,同时带来了进步的世界观,世俗社会认为,世上任何事物都遵循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不断进步过程,未来世界是无限美好的。于是,人类为满足不断增长的物欲,开发大自然,征服大自然,导致人口膨胀,环境污染,土地沙化,江河断流,大气升温,臭氧稀薄,资源枯竭,物种灭绝,使生态失衡,后世难继。人们终于明白赖以容身的天地是一个有限空间,发展与生态环境的维持从根本上说是彼长此消的矛盾关系,所谓进步的工业文明是建立在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不可再生的矿物能源基础之上的,这些能源被消耗一分,绝对的宏观生态环境便恶化一分。换言之,进步的工业文明开发大自然的进步过程,也伴随着生态环境今不如昔的退步过程,未来世界不是无限美好的,而是“有限”美好的,人类的文化自觉,即在于能否将有限性转化为发展的相对可持续性。可想而知,古代人心目中代表“无限”的“天地”已经在当代显现为一个有限的实体空间,它甚至被称为“地球村”,这个地球村不光自身面临生态危机,它周边的宇宙也不“太平”,充斥着太空垃圾,潜在地威胁着人类的生存。

  关于人与天地或人与宇宙的关系,在农耕文明的古代是“天定胜人”(subjugation by nature),在工业文明的近代是“人定胜天”(mastery over nature),而在信息文明的当代则是“天人合一”(harmony with nature)。(张景芬,1994年)这正是天地境界实现当代转变的时代背景。世俗社会习惯于把经济、社会和生态看作为并列的人类生活的三个领域,并号召人们去追求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这种排列并不正确。实则,三者之间是包含关系:任何经济行为,皆是社会地运行,任何社会行为,也皆是生态地运行。诚如怀特海(A·Whitehead)所言:“那种把人和自然并列看待的想法是一种错误的二分法。人是自然中的一个要素,这种要素最强烈地表现了自然的可塑性。”况且,生态是没有什么“效益”可言的,从绝对意义讲,每一次“开源”,都是对生态的一次戕贼;若说有效益,它只是在世俗社会作牺牲去给经济制造效益,或者,用当今时髦的话说,它只是同文化相捆绑,被肢解成桩子、板子来“搭台”,让经济踏上去“唱戏”。在社会学意义上,如果说自然境界对应的是生物人,功利境界对应的是经济人,道德境界对应的是社会人,那么,适应当今世界的发展现状,天地境界对应的应当是“生态人”(ecological person),以此取代哲学意义的“宇宙人”概念,把冯先生所谓“宇宙的利益”落实于生态维护。人们发现,适应当代社会生活的需要,文化知识领域出现了许多与生态相关联的词汇,如经济生态、社会生态、政治生态、人文生态、自然生态等等,这正是天地境界的外化或在社会生活领域的微观构造,与此同时,天地境界也应具有自己更新的现代形式。正像冯先生所说,人的各种境界“并不是于日常行事外,独立存在者。在不同境界中底人,可以作相同底事,虽作相同底事,但相同底事,对于他们底意义,则可以大不相同。此诸不相同底意义,即构成他们的不相同底境界。”境界乃是人的文化自觉或觉解,行自然事、功利事、道德事皆可通天地境界,这颇似当今所谓“立足本职,胸怀世界”之语。

  当今世界的生态危机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区域的问题和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的话题乃至宇宙的话题,时代要求有宏观的哲学概括,冯友兰哲学正是应时代之需的哲学体系。张岱年先生在评价冯友兰哲学时,认为“当代中国哲学界最有名望的思想家是熊十力先生、金岳霖先生和冯友兰先生。三家学说都表现了中西哲学的融合。”“在熊氏哲学体系中,‘中’居十分之九,‘西’居十分之一。”“金先生的体系可以说是‘西’居十分之九,‘中’居十分之一。唯有冯友兰先生的哲学体系可以说是‘中’、‘西’各半,是比较完整的意义上的中西结合。”“我认为冯著《新编》是当代的哲学史研究的最高成就”。

  这个时代不乏万千会运用工程技术的大自然开发者,不乏引领人民追求功利和物欲的管理者,不乏万千向大家灌输要尽伦尽职、和谐相守的训导者,更不乏万万千千随波逐流、从俗俯仰的芸芸众生,这个时代需要的是超越自然、功利、道德的哲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时代和民族指点迷津。特别是在物欲横流的当今世界,指明资源的有限性,指明人类所面临的生存危机,让众生认知只有一个地球,从而使精神指归导向天地境界。使自然行为、功利行为和道德行为上升为“事天底行为”,去做“天民”,从而“为宇宙的利益而做各种事”。社会也应围绕这一境界而建构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生态文化,使生态意识和环境保护意识成为人民的文化心态、文化自觉和文化行动。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张景芬 :冯友兰哲学的另一种解读(二) 2017-11-28
张景芬 :冯友兰哲学的另一种解读(三) 2017-11-28
张景芬 :冯友兰哲学的另一种解读(一) 2017-11-28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