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木靠(kào)

2017-12-14 08:59:00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都到近五十岁了,他还是个副科级。

  我的老朋友牟平西关的农民企业家李德海有一次对我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同我一起起步的那些个农民企业家,下的下,亡的亡,大多都叫我下去了,现在大概就剩我了。”他指的是开放改革初始全国评选出的那百名农民企业家,“固一世之雄,而今安在哉”,李德海抒发的是这样一种情愫。

  这里不是要发思古之幽情,而是借此谈谈胶东人熟知并常说的“”字。日寇侵入胶东之前,先祖父与先父在文登老家广有地产、山岚,并养得骡马,经营商业和油坊,这也是当时较为殷实的人家典型的生活方式。,原为名词,也叫“子”,乃老式油坊榨油的工具,状如充斧之木楔,但更长更宽且直,要榨豆油或花生油,先要把豆糁或花生糁装入油槽,然后就要“下子”,子下得越多,挤压得越紧,出油率就越高。俗语所谓“压榨”一词,即源于此。

  由于子是榨油的主要工具,榨油也叫做“油”,“”又作动词用。引而申之,胶东人把用加热的方法将猪肥肉熬成猪大油也叫做“”油,语言虽顺,文字不通,因为“”是木制的,作动词用于“”植物油也没什么问题,若用于kao动物油,木字旁的“”便不符合象形文字的一般要求了。再引而申之,胶东人把比物连类也叫做“”,比如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一代革命者大多已经故去,健在的人常常慨叹故交零落,而自己尚能“熬”到当今,颇有物伤其类之慨。不论“熬”还是“”,都要耗费时日,以上引用李德海所说的话,也是这个意思。“”字在各类词典中查不到,倒是在高鹗所续的《红楼梦》中有所表达,记的是贾母得知李纨之子即宝玉的侄子贾兰学有长进,心里喜欢,却又怕要求过于严格,屈了孩子,说道:

  你嫂子这也说的是。就只他还太小呢,也别逼紧了他;

  小孩子胆儿小,一时逼急了,弄出点子毛病来,书倒

  念不成,把你的工夫却白遭塌了。

  这里的“逼,意为逼迫,正是上述“”之挤压意思的引申。

  “”字在词典中查不到,是为语词滞后于社会生活之例证,可胶东还有一kao,更为语词表达所不及。以福山菜为代表的鲁菜有一道名菜叫“大虾”,不是“烤”,因为不是将虾用火烤熟了即可,而是要经由过油等程序,还要掌握适当的火候。用木字旁的“”充kao,就不确切,况且,“kao大虾”的油不是从大虾内挤压而出的,而是从外加诸大虾的,于是,胶东人发明了新字“”,恰如其分地给“大虾”充塞了内涵,使业内外皆心安而理得。字典里没有“”,尚可在《红楼梦》中找到根据,而“”,不仅字典中没有,《红楼梦》里难寻,“火”比“木”热烈,作为动物的虾比作为植物的豆子、花生更有动感,“”,如此恰如其分,这可是胶东人活泼的创意。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