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婢(bì)养的

2017-11-28 16:27:00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这个婢养的不是个东西!

  外地人来胶东,不久便会发现胶东人言语间常带一些不太“雅”的口头语,听的最多的大概就是那句“bi养的”。且听两位火爆的胶东人之间的一段口角:

  甲:“你个bi养的!”

  乙:“你不是bi养的?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养,乃生育、繁殖之意,《易·颐》有:“天地养万物”。以上口角中乙的反唇相讥代表了大多说胶东人对“bi养的”一词的误解,即把此语理解为生理意义上的女阴了,但乙也道出了一个问题:甲的骂语其实并没有骂“着”人,试想,世界上不管什么人,圣人、贤人、要人、名人、贵人,还是下人、贱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谁人不是女人养的,谁人一下生不是出自女阴呢?据说孙悟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但那只是浪漫的神话,不是事实。那么,“bi养的”,究为何意呢?原来,这句流行的不雅的口头语是——“婢养的”。根据何在呢?

  据历史记载,“齐俗贱奴虏”,[1]古代齐国在今山东东部沿海一带,战国时代七国争霸,秦国兵力最强,楚国版图最大,而齐国独擅渔盐之利,货殖最富。[2]为什么“齐俗贱奴虏”呢?或者说,古代山东沿海一带为何以奴仆为“贱”呢?以春秋时期秦、齐、鲁三国的文化特色为例:秦是“人力文化”,把人视为“黔首”,是战斗力或劳动力,此种文化适于战时而不适于和平年代,故秦统一天下后“二世而亡”;鲁是“人格文化”,对人的要求是去做“君子”,此种文化适于和平年代而不适于战时,故在群雄争霸的战国时期鲁不复存在;而齐是“人性文化”,视人民为有饮食男女之需的“百姓”。 [3]秦与齐都追求功利,都实行过富国强兵的变革,但对比而言,秦尚战,更重视“功”,而齐重商,更重视“利”。孔子是崇尚礼与仁的,并不特别推崇等于生活的齐文化即人性文化,而是更偏向于高于生活的鲁文化即人格文化,而鄙视低于生活的秦文化即人力文化,他周游列国,但“孔子西行不到秦”, [4]他说:“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5]认为重功利的齐比不上重道德的鲁,但鲁也不是理想的状态,鲁的理想境地应达到“道”,即大同世界。按逻辑推断,孔子的这句话前面还应该加上一句:“秦一变,至于齐”,于是孔子的价值梯度就应该依次是功——利——德——道。

  可以想像,齐国“货殖最富”,乃因开发地利,农、渔、盐、工、商五业并举,尤其重视发展工商业,其基本政策和激励机制,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其社会的两极分化,由此可以推知。“奴虏”系社会底层,被富人所贱视,“贱奴虏”,几乎成为全社会的价值观。直至近代,山东东部沿海仍有“笑贫不笑娼”之旧传统观念,为今人所经常提及。这一旧传统观念除了能说明齐文化功利重于德行的遗风,也还有其当代的生活基础。直到改革开放的初期,不顾生活拮据,那些轻商贱役的胶东人硬是不屑于从事那些素被人认为是“下贱”的工作,像摆摊修鞋、临街搭棚弹棉花、修补饭锅、雨伞,磨剪子、菜刀,沿街叫卖小商品等等,大多数被更为勤俭的南方人所从事,而胶东人颇有些“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遗风,坚守名节而不肯轻就。所谓名节,即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贵贱观。

  现山东省东端的县级市荣成是典型的渔业县,连续数十年渔业产量居全国首位,有丰富的渔捕文化传统。特别在旧中国,生产工具落后,主要靠自然力和人的膂力驶船,海上作业全是男性,风险大,死亡率很高,撇下孤儿寡母,好不凄苦。农历七月十五是当地的“鬼节”,每到这一天,这些孤儿寡母必到海边祭奠亡魂,其凄惨之状,不忍目睹。男性为主的渔捕生产是夫权制的经济基础。失去丈夫的年轻女子没了依靠,有时也难免有些“越轨”的举动,在另外一些男子身上找感情的寄托。当地的老渔民讲了这样一则故事:邻村一个男子划船来与一寡女相会,二人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直至夤夜,女子打着灯笼送男子到海边,“千娇面,盈盈伫立”,男子撑船离去,“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但那一点痴心的灯火依然在原地闪烁,男子在黑暗里频频摆手,情深无限,渐行渐远,“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殊不知,这个女子早已回家,灯笼却挂在了一棵树的树杈上,因为——家中还有另一名男子要与她相会!我曾以渔捕文化为题为学生授课,谈及这一“凄美故事”的场景时,我即用英文说:“Why?Anotheryoung man is waiting for her at home.”(为什么?还有另一个青年男子在家等她)下面便哄堂大笑。这则故事用以辅助说明传统观念所依附的,还有现实的生活基础。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此类男女之间的交媾也许属于人的基本“自由”,但在旧中国社会,则被俗世社会视为近“娼”之举。然而,在靠天吃饭而礼教束缚较弱的偏远渔村,人们的情感是自然的,宽容的,讲叙这些故事的渔民,口气上虽有戏谑之意,情感上却充满了同情之心。人们以“奴虏”为贱,却不以“娼”为贱,这一民间自然形成的道德裁判,可以看出东部沿海地区人民的生活状态。

  由著名影星张国荣、巩俐、张丰毅等主演的电影《霸王别姬》中有这样一个场面:一群嫖客戏弄妓女菊仙(巩俐扮演),要她从楼上跳下去,并应承也随后跟跳。菊仙被缠无奈,便纵身一跳,被楼下有一身功夫的名伶段小楼(张丰毅扮演)双手接住。嫖客们惊呆了,不敢履约续跳,这时菊仙冲着楼上那帮嫖客喊道:“跳呀!不跳都是他妈丫头养的!”这里的“丫头”即婢女,“丫头养的”,就是“婢养的”。这里蕴含的深层逻辑是:出身微贱之人,其行为也贱。菊仙虽为妓女,却不以己为贱,而是视“丫头”(奴婢)为贱,认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高贵者或君子之行为,而说话不算数,反复无常,是小人的贱行,菊仙敢于“纵身一跳”,已在高贵者的行列了。小人以“贱”,源于出身贱——丫头养的,或婢养的。

  《红楼梦》里的宝玉和探春是亲兄妹,但宝玉乃“正出”,其生母王夫人出身名门,是“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之王家;而探春是“庶出”,其生母是赵姨娘,出身微贱,原是贾府的一个丫环。用胶东的话说,赵姨娘是婢,探春就是“婢养的”,在名分上便有差异。小姐身份之贵与生母出身之贱,一直是郁集于探春心中的一个情结(complex),曹雪芹在书中对探春这复杂的心情有多处细致的刻画与描写。关于这一层,王熙凤在同平儿的谈话中有深刻的解读:

  凤姐笑道:“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不错。----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平儿笑道:“奶奶也说糊涂话了。他就不是太太养的,难道谁敢小看他,不和别的一样看待么?”凤姐叹道:“你那里知道?虽然正出庶出是一样,但只女孩儿,却比不得儿子,将来作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庶出,只要人好,比正出的强百倍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为挑正庶悮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正庶的得了去。”

  据《战国策》记载:

  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崩,诸侯皆吊,齐后往。周怒,赴于齐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斮之。”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

  齐威王骂新即位的周天子不是正出,而是庶出,其母出身不贵,是一婢女,这是山东人骂“婢养的”最早的记录。鲁迅先生在“论‘他妈的’!”一文中专门引用了这一典故,他说:

  这“他妈的”的由来以及始于何代,我也不明白。经史上所见骂人的话,无非是“役夫”,“奴”,“死公”;较厉害的,有“老狗”,“貉子”;更厉害,涉及先代的,也不外乎“而母婢也”,“赘阉遗丑”罢了!(鲁迅:《坟》)

  原本的一句贱视人身份低微的咒人之语,怎的就演变成了涉“性”的骂人之语了呢?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6]质,是质朴,引申为真实的社会生活;文,是文辞,引申为对生活的文化反映。“质胜文”和“文胜质”是传播的两个过程,“野”是前者的极端化,“史”是后者的极端化,孔子不走极端,不主张“胜”,而是倡中庸之道,使“文”与“质”达到“彬彬”即适均状态。“文胜质则史”是“文”的抽象上升,抽象至僵硬的意识形态或典籍化,反而挡碍了正常的社会生活;“质胜文则野”是生活的下作,降至饮食男女的动物性本能,特别在下层劳动大众当中更是如此。以上所提出的大众语言由“涉人”到“涉性”的演变正是“质胜文则野”的过程。

  语至骂人,起于紧张。紧张生活如你死我活的战争,如风激浪涌的海上劳作,须统一行动,统一步履,“需要最专断的权威”,“所有的人”要“绝对服从一个人的意志”,[7]紧张使权威似乎一下子从人性还原为兽性,在群体的齐心协力中,若有谁延误或迟钝,破坏了统一行动,便即遭骂。但是,紧张是生活的暂时状态,喝骂毕竟是利益高度一致的集体内部的一时“需要”,待到战争过去或渔业劳作结束,大家立刻把刚刚遭遇的暴风骤雨般的怒骂抛诸脑后,和好如初,若无其事。于是,随着生活的趋于平静,大家也似乎恢复了人性,并开始了民间“创作”,他们谈女人,谈性,顺着词汇的引申意义再延伸,顺着词汇的谐音再演义,大多往“性”上靠,甚至,那些被加工创造的骂人之语在日常口头交流中完全消失了恶意或敌意,使用这些脏话反而是表示亲切。在这个过程中,“质”战胜了“文”,变成了“野”。胶东半岛具有悠久的渔捕文化,越往东越典型,至东端的荣成而达极致。同时也可以发现,像“bi养的”之类被大家视为不雅的“脏”话,也是越往东使用频率越高,那是因为东部人是一些“自然人”,在长年与大海的紧张搏斗中,他们的内心也长年激荡着人文与自然、人性与兽性之间的张力。胶东方言读“婢”为bei,在半岛东部文(登)、荣(成)一带,“bi养的”被读作为“bei养的”,而流行的“bi养的”是“bei养的”一词经“质胜文”之后的“野”淀。原创是“bei养的”,产地在东部沿海。东部沿海民众颇有东夷遗风,“夷俗仁”,“天性柔顺,易以道御”,[8]即使骂人,也文明得多。

  有趣的是,当今社会风气兴讲所谓“段子”,大多涉“黄”,如果仔细分析,这些流行段子所及之“黄”大多是围绕男阳女阴的主题,源于生活,又低于生活,这诸多民间“创作”也是“质胜文”的“野”淀。

  注释:

  [1]《史记·货殖列传》。

  [2]郭沫若:屈原简述,《纪念屈原》11页,北京,1953年。

  [3]张景芬:人力文化、人性文化和人格文化——秦、齐、鲁文化对比,

  《中国哲学史》2005.1期。

  [4]韩愈:《石鼓歌》。

  [5]《论语·雍也》。

  [6]《论语·雍也》。

  [7]恩格斯:论权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8]《后汉书·东夷列传》。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烟台山文苑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方言解词]:尸起 2017-11-27
[胶东方言解词]:忽忽 2017-11-22
[胶东方言解词]:玍(gǎ)古(gu) 2017-11-22
[胶东方言解词]:熊 2017-11-16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