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硌(gè)硬(ying)

2017-11-15 09:00:48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例句:蛤蟆跳在脚背上,不咬人“硌硬”人。

  “硌硬”(gè·ying)一词原指身体某个部位被某硬物硌了一下,从而引起该部位不舒服的反应。尤其在吃米饭时,忽然被一粒砂子——哪怕再细小——硌了一下,这硬碰硬不免产生一声“巨”响,连同桌共餐之人皆可听到。这导致不仅被硌者要喷饭,还移情别染,同桌人闻声免不了感同身受,如从己出,也被瘆了一下。

  无论对人体,抑或是口腔,“硌硬”毕竟无大碍,只是使身体稍有不适,或就餐时只是喷一小口饭而已,人们依然生龙活虎,照旧果腹三餐,“硌硬”不过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微扰。可是,善于去粗取精的胶东人轻舒猿臂,把该词汇的这一深层结构拿了来说事,而将其外壳剥离了,把凡属无碍大局、何足挂齿的区区小事之干扰,统称为“硌硬”人,且不论该事物是否“硬”物(如砂子),最典型的话就是大家常说的那句歇后语:“蛤蟆跳在脚背上——不咬人硌硬人!”问题是,蛤蟆这东西软囊囊、粘乎乎,绝非“硬”物,岂非词不达意?原来,胶东人在使用这句常用语时,撷取的是其深层结构,即:蛤蟆伏人脚,于人无大碍(不咬人),唯惹人心烦(硌硬人),而“怠慢”了表层结构。久而久之,胶东人“得象而忘言”,“得意而忘象”,抓住了语意而扬弃了语词,只求达意而无心究其软、“硬”了。

  中国有许许多多这类成语或歇后语,百姓会用,但根本不知其原意,比如成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原出自宋陆游《老学庵笔记》中讲的一个故事:

  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于是举州皆谓

  “灯”为“火”。上元放灯,许人入州治游观,吏人遂书榜揭于市曰:

  “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这则故事的深层结构乃是:不许小人物有小不轨之事,大人物却可以有大不轨之行。然而,用此成语的人十有八九不晓其原意,对于什么“登”(灯)呀“火”的全无了解,却能对此成语运用自如。这即是乔姆斯基(N·Chomsky)所说的语言能力与语言运用之不同,前者是对语言的内在认识,后者则是具体使用语言之行动。用索绪尔(F·Saussure)的话说,前者是语言,后者是言语。

  经年累月的言语,胶东人说得口滑,把“硌硬”一词发音为“硌yang”,如果此yang是“痒”的话,倒是和“蛤蟆在脚背上”有同感——但与“硌”却不相干,因为被硌的滋味绝不是痒。怎么办?如果硬要另觅一词与胶东人所说的ge yang相符,可以选择“胳痒”。“胳”(gē)即腋,一般指人的胳肢窝,其第二声又可组成动词“胳(gé)肢”,有此二义,经阐而释之,便堪匹ge yang这胶东方言了。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烟台山文苑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胶东方言解词]:叱(chì) 嗟(jiē) 2017-11-09
[胶东方言解词]:糗(qiǔ) 2017-11-08
[胶东方言解词]:童子 2017-11-07
[胶东方言解词]:没处歇 2017-11-07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