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胶东方言解词]:翕(xī)张(zhāng)

2017-10-11 09:48:00   来源:烟台山文苑   【字号:

  【前言】胶东是一个特殊的地理单元和人文类型,从太古代末期的四面环水的孤岛到后来的连陆半岛,从秦朝的胶东郡、西汉的胶东国到今日容涵三个现代城市——烟台、威海、青岛的富庶区域,历经元朝的海运、明朝的海防、清朝的开埠和今日的开放改革,岁月在这里积淀了许许多多承载历史的方言。方言的顽强滞留也许是人类学者的“幸运”,因为过往的时代及人物仿佛还活在今日,通过对方言的追溯,已逝的时代复活了,那些个人物也变得灵动起来,有筋骨,有血肉,有魂魄。现推出烟台山文苑的景芬解词系列,以供读者更好地理解胶东方言。

  胶东人说某人张狂或显耀自己曰“翕张”,“翕”被读做第三声。“翕”之原意为“起”,从文字的象形意义看,“翕”是“合羽”二字之合成,指鸟将羽毛合拢,然而“合羽”如何“起”呢?因为“鸟将起必敛翼也”,“敛”即合或收,鸟要起飞必先收紧翅膀,这是“合”与“起”的辩证关系。

  “起”也引申为鸟张开翅膀之“张”,翕张,即闭与开。据说孔雀开屏是为了与它类比美。比如动物园内的孔雀,看它的人越多,穿着越艳丽,越能激励其开屏,是为“张”;反之,若人员稀落,无“风头”可出,孔雀便兴致索然,收紧翅膀,是为“翕”。《老子》:“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去之,必固举之;将欲夺之,必固予之。”(三十六章)讲的是翕与张、弱与强、去与举、夺与予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荀子·议兵》:“代翕代张,代存代亡,相为雌雄耳矣。”讲的是军事辩证法。《论衡·死伪》:“本不病目,人不抚慰,目自翕张,非神而何?”是王充引用论敌的发问,以坚持唯物论,说明目之翕张,乃形与神之“偶应”,并非真的有神在。

  “翕张”,即收合与开张,词意并未特指开合之程度,更不含褒贬。可是胶东人在对这个词汇的长期使用中,有扬弃,有曲解,终而将其弄成了一个贬义词。所谓扬弃,即隐“翕”而显“张”,收合的意思被言语磨灭了,唯余下开张之意;所谓曲解,“翕张”乃一中性词,无有褒贬,内中并无价值制断,然而胶东方言将其作为一个贬义词,意思是张扬、显摆、招摇等,类似于青岛方言中的“张癫”。

  “翕张”一语长期被误用,终而成为意不逮词的流行语言,乃在于口语同文字之间的剥离,始作俑者抑“翕”扬“张”,且将后者扩大化,变异而成今日流行的意思,而“百姓日用而不知”,口耳相传,代代如是,“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我日与胶东人相往还,说起xi zhang一词,无人不晓,但也无人知道如何写,仅止于口耳。假如孟夫子活至今日,必云“此非君子之言,齐东野人之语也。”(《孟子·万章上》)按理说,“翕张”作为方言的正确使用,首先应该让“翕”字复活,与“张”对应,以臻完整,不能只“沦落”为一个口头上的“副词”;其次,民众惯习对“张”意膨胀的部分,应该与前者合解为收放无度,恣意开合,不能只偏向作张扬、显摆、招摇解。但是,文化不是是非,而是事实,既成的语言定式是强大的,尤其是民间的口头语言,惯习已成,难以阻挡,只能雅、俗并行,文、质杂糅,任社会生活去自然选择。

张景芬

  作者简介:

  张景芬,笔名景雰,山东文登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哲学史和文化人类学。

编辑:赵利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85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