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昆嵛

张枫:党纪在我家

2017-08-09 09:13:00   来源:昆嵛文艺   【字号:

  昆嵛文化传媒

  原创散文·大赛征文

  【首届“彭氏菜根香杯”“我的家风故事”原创散文大赛征文】张枫|党纪在我家

  党纪在我家

  文/张枫

  我一直认为,父亲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但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父亲是62年的兵,当兵时入的党,复员转业回到村里,当了村干部。按理说,父亲当干部,我们家的日子,应该比同村人过得宽裕。可是我跟着他生活了近四十年,四十年的时日里,我竟然没有丝毫的优越感可以对人炫耀。

  不光我没有,我的母亲也没有。

  土地归集体时,他管着集体上千亩的果园,上千亩的林业,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们家却没有柴烧。秋季来临时,母亲强拉上我和姐姐去了父亲的果园,用耙子归拢树下的落叶,从早晨干到日上三竿,我和姐姐饿得前心贴到了后背,央求母亲放我们回家。母亲不许,我们只能硬撑着干,终于装满了一排车,准备往家赶时,正好碰上了父亲。他先是训斥母亲,不该随便动公家的东西,接着就一包一包往下卸网包里的树叶。那一包包的树叶,凝聚了母亲、我和姐姐一上午的心血,母亲心疼,我和姐姐更心疼,为了它,我们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母亲不许,父亲强卸,他们俩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父亲争不过母亲,干脆挡在了地排车前面抽烟,边抽边教训母亲:“这不是小事,违反党的纪律,全村两三千口人,谁家不缺柴烧?都来弄,这林业一天就能抢光!”“那是你们的党纪,我只知道没有柴火烧,今天孩子就得饿肚子。”母亲说完就流泪,她流泪,我们姐弟俩也陪着流泪。到今天,想起那一幕,我心里都五味杂陈,酸酸地痛。父亲的党纪,苦了母亲,更苦了围在母亲身边嗷嗷待乳的孩子。

  麦收季节,村里组织了抢收抢种小分队,专门帮助没有劳力的家庭抢收麦子,种植玉米。父亲任小分队的队长,麦子一开镰,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坡上坡下地在别人家的地里忙开了。这更苦了母亲,我们家七口人的麦子,全由母亲带领着还没有成年的我们去收割。那一年麦子被风刮倒了,不好割,我们顶着烈日,汗流浃背地干上一上午,往往也割不出几分地来,母亲派我去找父亲,找到他时,他说:“分队这么多人,我走了,这活咋干?回去告诉你母亲,慢慢干,等支部派人来替我,我立马回去。”回来我把父亲的话,对母亲一说,她老人家不干了,扔下镰刀,就要亲自去找父亲,我们怕她去了,又跟父亲吵架,拼命拉住她。她去不了了,坐在麦垄间哭,边哭边数落父亲:“放着自家的活不干,跟人家干去,有本事往别人家吃饭,跟你那个支部过去,别回家!”

  母亲说得没错,一直到麦子割完,往场院里运时,他真没有回家。运麦子时,母亲特意避开父亲,直接找到村里的拖拉机手,让他帮忙,把麦子给拉回家。正当我们把麦子装上车时,父亲气喘吁吁地赶来了,他先是训斥拖拉机手无组织无纪律,接着就自个跳上车往下卸麦子,可怜那些麦子啊,经过这么一折腾,麦穗上的麦粒儿便所剩无几!父亲这次是真生气了,暴跳如雷,不停地骂人:“麦收就是战场,这要是在部队,哪个王八蛋敢不听指挥,擅自脱离战场,我非毙了他不可!”这一次,母亲没敢发作,他知道父亲军人的性格,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去亵渎。后来的结果就是,母亲被父亲气病了,父亲趁着月色,叫上我,拉着地排车到地里,把那些麦子拉回来,疲惫困乏,加上麦芒针刺一般地痛,我在心里对父亲充满了怨恨,这种阴影,一直盘踞在心底,几十年都挥之不去。

  父亲临终的前一年,村里通公路,需要拆迁大伯家二哥的房子,并占用我们家的一块地。二哥执拗,嫌集体给的拆迁补助少,硬要上访。父亲不许,把二哥叫来,语重心长地给他做工作,“按理这话不该我说,可是没你父亲了,这话只能我说,共产党对咱不薄,你爷爷是佃家,咱家没有房子没有地,所有的房子和地,都是打了土豪,集体分给咱们的,咱不做忘恩负义的事。咱们家是本分人家,没打过官司,没告过状,你奶奶一辈子给人接生看病,没要过别人半分钱的东西,积的就是一份仁义,要说吃亏,没有人比她吃的亏更多的了。”交待完二哥,又交待我,“占用咱们家那块地,占就占了,不许向村里提任何补偿!”

  二哥没有听父亲的话,还是走上了上访的路。因为这事,父亲临终时都觉得对不起组织,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没能管好家人,违反了党的纪律,给组织增添了那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父亲走后,邻居家们因为拆迁,一处宅院变成了两处、三处,而我们家却一小再小,我曾经向母亲提议,重新向村里索要宅基地,母亲说:“你父亲用他的‘党纪’,压了我一辈子,让我吃了一辈子的亏,一辈子没占到集体半点便宜。要说恨,我比你还恨他的执拗,可是反过来想想,如果违背了他的意愿,他这辈子不就白活了吗?”

  从母亲改变的态度里,我隐约觉得,父亲虽然走了,可是他却把他的“党纪”传染给了母亲,只是父亲的“党纪”严厉,母亲的“党纪”委婉罢了。

  遵从母亲的意愿,我再也没有向村里提过任何过分的要求。因为我知道,我也是党员,也应该遵守党的纪律。

  作者简介

  张枫,济宁市泗水县华村初级中学语文教师,文学爱好者。有近百篇文章在全国各级各类报纸杂志上发表,擅长亲情文的写作及指导,著有长篇小说《六嫂的城市情人》《被偷走的内脏》等,作文指导《让写作跟上时代》等,其作品《娘的端午节》入选山东省首届青年精短篇散文大赛。

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汪承红:差一点点最好 2017-08-08
孙焕华:记得您的好 2017-08-08
张京会:母亲的泪 2017-08-08
凌寒:葳蕤的绿萝 2017-08-08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