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化新闻  >  文化茶座

没有一辈子的摇滚青年

2017-08-07 09:29:20   来源:朋克   【字号:

  近期,译乐队和窦唯录制完了新专辑,邓讴歌的微博上,又放出了窦唯的近照。

  提起中国摇滚活成传奇的人物,绕不开窦唯。他曾经站在中国摇滚的巅峰,如今被奉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儿。不管他现在在做的是什么,即使做了这么多年纯音乐,依然会被摇滚青年无条件捧上天。

  他的一切行动会和摇滚乐产生联系。即使是最近和译乐队的新专《间听监》,因为里面穿插着老谍战片的元素,你又可以做一些过度解读,认为这是充满政治意识、反1984的真摇滚。

  ——可一个矛盾的现实是,窦唯说过:“我已经和摇滚乐没什么关系了”

  一边是大众娱乐消费着窦唯地铁照、吃面照;另一边,是自认为懂窦唯,以懂窦唯为骄傲标榜自己的摇滚青年。他那一句“清浊自甚,神灵明鉴”,不只是对世俗说的,也是说给非要给他捆绑其他意义的追捧者。

  他已经为中国摇滚贡献过自己的才华和青春,没有义务一辈子为中国摇滚代言。

  崔健要一直为中国摇滚代言。

  崔健几天前刚过完56岁的生日。换做常人,这是一个临近退休的年龄。但换做崔健,他还在像三十几年前一样为中国摇滚掌旗呐喊。

  他在不断地推新人。从《中国之星》到《中国乐队》,在认可了电视这个舞台之后,他不遗余力的用自己的影响力,把自己认可的摇滚接班人往大众面前推。

  他也一直在做音乐,而且在很多外人察觉不到的地方下足了功夫。只是他的音乐不再是曾经躁动、充满政治隐喻的摇滚、也不再是快节奏、什么都敢说的说唱,而慢慢回归了音乐本身,在音乐上更精雕细琢,在歌词的意义上更模糊难测。

  他依然再说自己“死不回头”,他依然是充满斗志的旗手,不过不再是以热血摇滚青年的形象。他依旧站在潮头,想为后浪开辟更宽阔的道路,但他不再是时代的潮流。

  像其他世界级老炮一样,他们享受的礼遇,是被当作活化石。

  今后人们提起他,更多会提起1986年唱出《一无所有》的青年,而不是甘居幕后的掌舵人。

  ///

  痛仰挨过的骂不少。他们被崔健请上《中国之星》时先唱了早期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评价为不是音乐,后来又唱了新专辑中的《美丽新世界》,又被评价为不再摇滚。

  他们自称是当前出场费最高的摇滚乐队时,意味着自己事业达到了巅峰,也意味着该卸下“摇滚青年”的名号了。

  他们从最开始的愤怒青年,转化为今天心平气和的爱心大叔,有的人跟上了他们的步伐。整个青春里,几年的愤怒,几年的深思,几年的平和,摇滚青年的几个阶段走完,也走完了痛仰这些年来的所有专辑。

  最后的结果就是,以自称摇滚青年为骄傲的人,成熟收割,换下一波。

  痛仰的官方说法是,“如果摇滚乐拒绝改变,那么我们就是它的叛徒。”

  真正终于自己的音乐人,应该忠于内心从激烈到平和的变化,写出当下的歌。一辈子慷慨激昂也是一种选择,但做一辈子的摇滚青年,未必是真实的。

  ///

  说到“摇滚态度”,最应该说朋克。

  朋克拥有最简单直接的宣泄方式,和无数以身死成就传奇的摇滚青年。Kurt Cobian 、Ian Curtis、Sid Vicious这些早逝的天才,都是死后封神的典范。

  中国的朋克也有标志性人物,比如脑浊乐队的肖容。自《无聊军队》合辑出道以来,脑浊乐队保持着最成型的朋克外壳,肖容的豹纹头则成为最经典的中国朋克标志。

  但2014年,肖容突然选择了解散脑浊。之后他发过《你说你不来》等个人的新歌,这些歌再跟朋克无关,反倒是像民谣一样的市井小调。

  肖容离队后,脑浊乐队仍然维持着朋克的形象,依然活跃着,但这更像是一场不愿放弃的生意。从一开始,他们的起步上,态度就是大于音乐本身的。就像张有待说的:“《无聊军队》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态度,跟音乐关系不大。”

  朋克成为一种守则,摇滚青年成为一种要扮演的角色之后,肖容不再自由了,但又要表现出自由。最后终于自己的选择,是离开脑浊。

  消失的摇滚青年,和自杀的摇滚青年受到的礼遇是一样的。肖容也会被一些人奉为仙儿。

  不过,当你问中国唯一的真朋克是谁,99%的人会回答大张伟。

  有人认为地下的才是最牛逼的,比如什么都黑过的云母逼

  他们用《万物死》《勇敢的肺》等一系列代表作恶搞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用“泡一杯提拉米苏放一点儿蒜泥,痛痛快快蹲下拉泡稀”之类的歌词专门恶心小清新。他们创造了自己的手势,和总是与狗相关的QQ空间。他们一直处在被和谐的边缘。

  后来,云母逼乐队解散了。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歌全平台下架是被和谐的时候,乐队发出了声明:歌是他们自己下架的。

  解散声明里说,“我们已然自我否定,一些抬举也偏离了我们的本意,所以大家不必去怀念什么的了”。

  那场反小清新的运动,更像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的一场青春狂欢。再最后决定还是融入社会,或者至少不那么反社会之后,那场摇滚青春也该谢幕了。

  什么阶段做什么样的事,而不是刻意说愁,才是真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

  做一个有始有终,自然生长的摇滚青年,讲一段有头有尾的摇滚故事,开头必然是质疑一切,结尾可能是否定自己。

  如果不是这样,故事反倒不像传奇。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